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九百三十二章 不共戴天
    一向极其淡定的蔚澜,被李牧的一句调侃闹得脸颊绯红。???

    关于夸赞自己的话,蔚澜不知道听过多少,但惟独李牧这句,让她感到羞怯。

    李牧夸赞自己的话说的太讨女人欢心,他那话里的意思,几乎就把自己说成了全燕京最漂亮的女人,虽说不至于自负到这种地步,但听到分量这么重的夸赞,她心头自然是欢喜的。

    更何况,这夸赞来自于自己心上人的口中,这便让她在欢喜至于,不免有些紧张了。

    蔚澜也是个见惯了各种场面的成熟女性,本应在这种浮夸至极的夸赞中表现的古井不波,但她心底那一汪清水,却不可抑制的因李牧而泛起涟漪。

    有些慌乱的把包放在李牧的办公桌上,趁着李牧的眼光被自己的包所吸引的瞬间,蔚澜伸出右手,用手背贴在脸颊上,感觉手背一阵烫,心里便更慌了。

    原本只是觉得心里羞赧,脸上有些热,但没想到竟然都有些烫手,眼下没有一面镜子,她还真担心自己脸红的太厉害从而被李牧看见。

    蔚澜不怕李牧知道自己喜欢他,只是单纯的不想在这个小了自己好几岁的大男孩,表现的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

    他身边一定有很多那种羞答答、娇滴滴、经常脸红惹人怜爱的小姑娘,自己可不想在李牧眼里沦为跟她们一个序列,那实在是太违背自己一贯的风格了,用燕京人常挂在嘴边的话说,自己的有自己的范儿才行。

    任何时候,都要保持一定的骄傲,那才是她蔚澜的作风,哪怕眼前这个年轻的大男孩有着呼风唤雨的能力,哪怕他只是一通电话、几句话,就能让自己的爸爸赚了两千万美元,哪怕自己心里早已经被他的魅力所折服,自己也要在他面前,尽量保持自己一贯示人的形象与风格。

    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蔚澜调侃李牧:“没看出来,你竟然这么会哄女人开心,平时没少哄女孩子吧?”

    李牧哈哈一笑:“我天天忙的,连刮胡子的时间都没有,哪来的工夫哄女孩子。”

    蔚澜点点头,李牧最近有多忙,她不用听李牧说,光看与他相关的新闻就能猜出个大概。

    一边是海外快展的局面,一边是淘宝网929大促销铺天盖地的宣传,这两方面的事情,国内互联网行业除了李牧,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完成其中之一,而李牧却一个人同时经营者这两件大事,必然要忙得不可开交。

    “太忙就稍微缓缓节奏,身体最重要。”

    李牧微微一笑:“也就忙完这一波,等929大促之后,趁着国庆节,给自己放个假。”

    蔚澜好奇的问:“准备去哪度假?”

    李牧笑道:“海州。”

    “啊?”蔚澜一愣,说:“回老家?我还以为你要出国度假呢。”

    李牧笑道:“对我这种人来说,回家才是最好的休息方式。”

    蔚澜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随即神情间闪过一丝落寞。

    她也知道,哪里都不如家里最能让人放松,即便住在马尔代夫的豪华酒店,三五天、十来天之后也会厌倦于海岛的狭**仄,以及24小时不停的海浪声,真正能让人最大程度放松的地方,就是家,这个家,不是自己在燕京或者其他城市的居所,是自己从小生长的城市、是在父母的身边。

    蔚澜也想回沪市,但不是现在的沪市,而是父母都在的沪市,只可惜,眼下自己还没有与父母在沪市重聚的可能,甚至不知道未来几年之内能不能有这样的机会。

    李牧这时抬起头,看出蔚澜眼中的伤感,开口安慰道:“俊成地产的案子一旦开庭,我一定会去尽全力保证关于你爸爸的审判公平公正,只要依法判处,基本不会有牢狱之灾,根据以往判例,最多也就是个判三缓五。”

    蔚澜面带感激的轻轻点了点头,李牧这时候岔开话题道:“不聊这个了,说点其他的,国庆假期你有什么打算?是在燕京还是去外地?”

    蔚澜说:“国庆我没法放假,万盈有很多事情,核心团队国庆正常上班,只休一个周末。”

    李牧说:“那怎么能行,该休息就得休息。”

    蔚澜笑着说:“算了吧,你看看你忙成什么样了,该休息的时候你休息了吗?还好意思说别人。”

    说着,蔚澜又解释一句:“加班是大家自的,大家心甘情愿,主动要求加班。”

    李牧自知自己本身就是个工作狂,劝别人休息自然也没什么说服力,便无奈的说:“行吧,你们自己决定就好。”

    蔚澜点点头,问李牧:“对了,刚才我听林总说,牧野科技今天申请签证的人有五六百个?怎么这么多人?”

    李牧说:“牧野科技下一步的重心要逐渐转移到海外市场,国庆之后会派出第一批赴美员工,往后6续会有更多的员工被派到美国工作,所以凡是一线员工,基本上都趁这个机会把签证申请了,因为这个商务签证,只要面签了第一次,未来几年内都可以免面签续签,而且通过率要高得多。”

    蔚澜说:“那以后你岂不是有可能在美国常驻?”

    李牧摇摇头:“不会,未来一两年的重点肯定还是在国内。”

    ……

    蔚澜没开车,在李牧办公室待到差不多八点,李牧便带着她下了地库,自己驱车载着她,去她已经提前订好的饭店。

    在饭店包厢里坐下之后,蔚澜点了一堆沪市口味的菜肴以及阳澄湖大闸蟹,等饭菜上来之后,蔚澜以茶代酒,敬李牧道:“我代表我爸爸敬你一杯,谢谢你能在那个时候想到他,给了他一个赚钱的机会。”

    李牧笑着说道:“不用这么客气,我不过就是分享了一个小信息而已。”

    蔚澜点头一笑,沉默片刻,格外诚挚的对李牧说:“真的很感谢你,从咱俩认识到现在,有太多事需要谢谢你。”

    李牧笑着说:“没必要说太多感谢的话,咱们两个现在是合作伙伴关系,你能把万盈做好,就是对我,以及对对你自己最大回报。”

    说着,李牧玩笑般说道:“其实ebay这件事,我本来是想自己抄底赚个短线的,但是操作起来太麻烦就作罢了,而且我也没什么在美国的朋友、熟人,后来一想你爸爸人在美国,就给你打电话了,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蔚澜一听李牧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心里倒是美滋滋的,这代表李牧把自己看成是他的自己人,起码证明在他心里,与自己并没有太远距离。

    心里喜悦的蔚澜对李牧说:“你那一个电话,就让我爸从ebay的股票上赚了一大笔钱,好像他这辈子都没有赚过这么简单的钱,这两天把他给高兴坏了,还一直说要重新在紫云山庄给我买套别墅……”

    李牧好奇的问:“一大笔是多少啊?”

    蔚澜说:“两千万,美元。”

    虽然两千万美元这五个字说的轻描淡写,但实际上是,时至如今,蔚澜也依旧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的不是两千万美元,而是李牧。

    李牧只是一句话,就释放出一个蕴含这么大利益的消息,在她看来,这简直就是李牧真正实力的最佳佐证,也是李牧身上最独特的魅力所在。

    几乎所有的女人都喜欢强大的男人,蔚澜也不例外,在她眼里,李牧就是她的世界里最强大的存在;在她眼里,李牧是最让她心生崇拜的对象;在她的眼里,李牧几乎拥有征服一切的实力,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她自己。

    这时候,李牧没有品味出蔚澜看自己的特殊眼神,而是颇为惊讶的说:“赚了两千万美元?你爸到底买了多少?”

    “一百万股……”

    李牧不禁感叹道:“买了一百万股还赚了两千万美元,这也幸亏是美股,要是在国内,散户敢吃进这么多,估计早被主力坑的套牢了。”

    蔚澜说:“我也没想到他入手这么多,现在想想还挺后怕的,他为了入手这些股票,还找朋友借了不少钱,看来以后还是别再给他透露什么消息了,他的风格就是永远重仓,如果不是这样,俊成地产也不会那么被动。”

    李牧点了点头,说:“以后等牧野科技上市,推荐他投资一点做条长线,到时候把他这次赚的两千万美元投进来,就足够他养老的了。”

    蔚澜笑着问:“牧野科技什么时候上市?”

    李牧说:“今年敲定a轮,有美国资本方参股,再和他们一起谋划上市,o3年上市应该没问题。”

    蔚澜说:“到时候纳斯达克敲钟,你肯定得到场吧?”

    李牧笑道:“那么神圣的时刻,我不去岂不是要遗憾一辈子,不止是我,牧野科技所有的高官都要到场见证才行。”

    蔚澜忙道:“我提前预约一下,到时候给我留个名额,我也去现场见证一下历史。”

    李牧想起今天下午在办公室与她聊的内容,笑着说道:“放心,到时候如果真去美国敲钟,一定包机去,到时候飞机上给你留个位子!”

    ……

    饭后,李牧把蔚澜送回了她居住的小区,车停在蔚澜那栋楼的单元门前,蔚澜与李牧告别之后,临下车之前还不忘提醒李牧开车注意安全,到家个短信。

    李牧点点头,目送蔚澜进了单元门之后,自己才开车离开。

    王元朗三人驾驶的奔驰着跟在他的车后一齐出了小区,待两辆车都离开小区之后,单元门正对着的停车位上,一辆贴着黑膜的金杯面包里,司机位和副驾驶位上半躺着的两个人才坐起身来。

    司机对副驾上的中年男子说道:“磊哥,你要绑的就是这个娘们儿?”

    “没错!”中年男子咬牙切齿的点了点头,口中狠狠骂道:“这个臭表子,和别人联手坑了我半辈子的心血,这个仇,我一定会加倍从她身上讨回来!”

    这中年男子,就是当初俊成地产的另一个股东宋志磊。

    当初李牧和蔚澜联手做戏,连哄带骗的用一亿估值拿走了宋志磊手里2o%的俊成股份,宋志磊当时还以为自己终于甩掉了一个巨大的包袱、勉强挽回了一点损失,但当李牧用基金的方式拿出几十亿直接盘活俊成地产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是被李牧跟蔚澜给坑了!

    原本,自己2o%的股份至少值大几亿甚至十亿,但是最终两千万就出手了,这个巨亏让宋志磊心底一直把蔚澜视作不共戴天的死敌,无数次誓要让蔚澜付出生命的代价,而且几次有冲动欲除之而后快,但因为老婆孩子,他还是忍住了。

    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

    宋志磊因为在俊成地产身上吃里扒外、勾结外人鲸吞俊成资产、逼得俊成地产险些消失、创始人远走美国等等一系列的恶性,在整个沪市被所有人排斥,以至于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别说还想在沪市继续做房地产赚钱,就算是想在沪市找个建筑工地的活计,都没有工头会愿意要他。

    沪市混不下去,外地又没有门路,屡次受挫之后,宋志磊才意识到,自己在沪市甚至在国内已经无路可走,于是他和老婆商量之后,决定把沪市的房子卖掉,居家移民去澳大利亚。

    宋志磊早就在澳大利亚全款买了一套别墅,这年头澳大利亚移民标准相对宽松,他一家人也都已经拿到了澳大利亚绿卡,临走之前,宋志磊先安排老婆孩子带着几乎所有的家当,从沪市飞赴澳大利亚,而他自己借口要收回一些别人拖欠的尾款,所以便独自留了下来。

    宋志磊之所以要留下来,根本目的就是为了找蔚澜报仇,顺便再从蔚澜身上挖一笔钱出来。

    几亿资产最后变成两千万现金,宋志磊心里恨疯了蔚澜,而蔚澜不但去了李牧参股的万盈地产,甚至还拿到了李牧三年八亿的许诺,这让宋志磊心里更加的不平衡,他眼下只想一件事:在去澳洲之前,先绑了蔚澜,然后逼她找李牧要钱,自己尽全力从她身上多弄些钱出来。

    宋志磊并非鲁莽之徒,他来燕京之前就已经确定好了所有细节。

    先,他从沪市找了几个亡命之徒,许诺给他们绑票案2o%的提成,让他们跟自己来燕京作案;

    其次,他已经找好了洗钱的路子,绑架自然要拿现金,但现金很难换成澳元带去澳大利亚,而他找好的路子,对方可以收取4o%佣金帮自己洗干净这笔钱,把6o%折换成澳币打到自己在澳大利亚的户头上。说白了,就是自己给他人民币现金,他用澳大利亚的账号把6o%的澳元到自己账户上,而这笔赃款,对方有办法慢慢洗白、赚个差价;

    再次,宋志磊确定钱到账之后,就立刻买机票飞去澳大利亚,国内警方可能还没找到什么线索,自己就已经到澳大利亚了,两国之间没有引渡协议,就算国内警察破案,自己也可以在澳大利亚高枕无忧;

    最后,宋志磊还有一个额外目的:蔚澜必须死!8( 重生完美时代 /0_330/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