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三百四十章 你猜我看见谁了?
    感谢宴吃到很晚,临结束时,李牧喝了不少酒,都是跑来主动敬酒的人,他刻意没喝白酒,以啤酒应对,但还是感觉到头有些晕乎。∑。∑

    散场之前,李牧低声对身边的苏映雪说:“亲爱的,待会你开车吧。”

    苏映雪说:“可我没什么经验……”

    李牧便说:“没事,我在旁边给你指挥。”

    听到这句话,苏映雪也没多想,点头答应下来。

    散场之前,李牧端起啤酒再次敬了大家一杯,杀青之后,拍摄工作就全完成了,后面就是后期剪辑、效果和混音这些幕后工作,这里面大部分的人都不会参与,所以基本上以后除了再次合作之外,不会有机会再见面了。

    敬完酒,大家酒足饭饱后散场,李牧走之前拉过宁昊,嘱咐他尽快筹备电影的后期工作,尽量这两天就开工,宁昊现在跟打了鸡血一样根本停不下来,所以立刻答应李牧,说:“我明天一早就开始筹备。”

    李牧说:“不用这么着急,好歹给自己放一天假。”

    宁昊摆摆手:“我闲不下来了已经,一口气把咱们这部电影全部搞下来,过年再好好休息吧!”

    李牧见他工作的热情这么高涨,也就没再多说,只是嘱咐一句:“别忘了写本子。”

    宁昊点头说道:“你放心,我脑子里故事有好几个了。”

    说着,宁昊低声问李牧:“老板,你有发行、院线方面的资源吗?如果没有资源的话得抓紧找了,电影的收益基本全靠发行和院线赚钱,这方面如果资源不足,就算是片子再好,都很难做到高票房。”

    李牧微微一笑,心里知道自己这方面资源狗屁都没有,但是他却早已经有一个宏大的蓝图,想要自己建自己的院线,现在国内的电影产业还不够发达,这个时候建院线的成本最低、市场最空虚,如果提前在电影票房井喷之前掌握了院线资源,就相当于掌握了所有电影在国内市场的命运,毕竟院线是从消费者口袋里掏钱的最直接、最关键环节,对电影行业的重要性,和支付宝、微信支付对电商行业的重要性一样。

    日后,一个万达院线就市值近千亿,还不算他对娱乐行业潜在的影响力,所以,投资院线肯定是一个好买卖。

    不过投资院线也有一个尴尬的地方:投入成本太高、初期收益缓慢,李牧自己是决然没这个财力的,不过将来可以把牧野映象的一部分股份转让给牧野科技,这样就能从牧野科技套一笔钱进来,然后再持续不断的用牧野科技来养活这个子公司,同时,牧野映象自己也可以赚钱,自己可以投拍一些知根知底的热门影视剧集,如果操作的好,肯定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酒足饭饱,大家一同走出酒店,李牧和苏映雪手牵手站在门口等车,星级酒店代客停车的服务人员把车开到两人身边,随后从车里下来,将车钥匙递到了李牧手上。

    李牧一扭头,把车钥匙递给了苏映雪,说:“你来开吧。”

    苏映雪点点头,接过车钥匙便绕到驾驶室,李牧也拉开车门坐上车,苏映雪还算娴熟的发动汽车、挂档、送手刹,随后缓缓起步离开。

    这时,一个中年人陪同着一个白发老者,也走到了李牧与苏映雪上车的位置,中年人盯着李牧那辆gl8发呆,旁边的老者开口问道:“少华,看什么呢?”

    中年人这才猛的一回神,视线从那辆gl8身上抽离,急忙对身边的老者说道:“没看什么曹书记。”

    老者微微点了点头,这时,司机开着一辆奥迪a6来到近前,司机亲自下来为老者打开后排车门,老者上车前对中年人说道:“少华,让小张先把你送回去吧。”

    中年人急忙说道:“还是先送您吧曹书记,等您到家之后,再麻烦小张送我一趟。”

    老者笑着摆摆手:“我记得你家离这不远啊,先送你吧,你就别推脱了,上车。”

    中年人一听老者竟然记得自己家住的离这不远,心下一喜,嘴上也不再坚持,说了一声:“谢谢曹书记。”随后便坐进了副驾驶。

    中年人的家离这家五星级酒店确实不远,奥迪车不过十分钟就开到了他家所在的小区,随后中年人感谢了老者一番,又嘱咐司机把老者送到家,这才下了车,往自家走去。

    回去路上,他又想起了刚才离开酒店时看到的那一幕,心里不由着急,脚下就更快了几步,飞快的回到家中,老婆正在客厅和女儿一起看电视,中年人一进门,就对沙发上的老婆招了招手:“月华,回屋我跟你说点事儿。”

    正在看电视的苏月华正看得入神,忍不住说道:“哎呀你有事就现在说嘛。”

    中年人正想开口,但一想到女儿还在老婆身边,便又放弃了,继续说道:“哎呀你还是来房间里吧,我有点事情单独跟你说。”

    “哎呀真烦。”苏月华无奈,只好站起身来往卧室走,一边走一边嘀咕:“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的,还非得到房间里说……”

    沙发上的女儿也笑着说:“对啊爸,你跟妈有什么悄悄话不能告诉我啊?”

    中年人对沙发上的女儿摆了摆手,笑着说:“看你的电视!”

    随后急忙进了房间,关上门,对苏月华说道:“我刚才陪曹书记去温斯顿赶个应酬,出来的时候你猜我看见谁了?”

    “谁啊?”苏月华皱着眉头,一脸的好奇。

    女人都是天生爱八卦的动物,尤其是老公说话的这种语气,实在是有些吊人胃口。

    这时,苏月华的老公王少华压低声音说道:“我看见映雪了!”

    “映雪?”苏月华更惊讶了:“映雪的学校在中关村啊,温斯顿在咱家附近,离她学校至少二十几公里,这么晚了她怎么会在这边?当时是什么情况,你跟她说话了吗?”

    王少华犹豫片刻,说:“我跟你说你可别着急,我和曹书记从温斯顿出来,正好看见映雪和一个男孩上了一辆车走了。”

    “走了?”苏月华追问道:“你的意思是,她跟一个男孩从温斯顿走了是吧?”

    王少华点点头:“你这不是问的废话吗。”

    苏月华白了他一眼:“映雪是我侄女,我肯定得问清楚啊!”说完,苏月华有些紧张的问:“她这么晚跟一个男孩从温斯顿出来,这是什么情况?”

    王少华摊开手来:“我也不知道啊,他俩上车之前,我看到他俩的背影是手拉手,那个时候我还没认出她来,后来服务生把车开到跟前,那个男孩把车钥匙给了映雪,映雪绕过车头去驾驶室的时候,我才认出她的。”

    苏月华表情一下变得更加紧张:“你是说,映雪和一个男孩从温斯顿出来,两个人开车走了,还是映雪开的车?”

    王少华连连点头:“是的。”

    “那个男孩有多大?”

    “看起来跟映雪差不多大。”

    苏月华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她慢慢坐在床边,自顾自的说道:“车肯定不是映雪的,也就是说,车八成是那个男孩的,年纪轻轻就有车,不管是他的还是他家里的,这个男孩的家庭条件都应该算是不错,而且两人从温斯顿出来,那里的消费又那么高……”

    说到这里,苏月华一下子站起身来,急促的问:“你说映雪这孩子……她不会……她不会误入歧途了吧?!”

    王少华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老婆这个疑问,如果说不会,那今晚的情形又实在是有些说不通,如果说会,估计老婆要急疯了。

    苏月华见老公半晌不说话,忍不住说道:“不行,我得给映雪打个电话问问清楚。”

    “别啊!”王少华急忙拦住她,说道:“你现在打电话问映雪算是哪门子事儿?你指望她在电话里怎么回答你啊?”

    苏月华说:“我得问问她,跟那个男孩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么晚了到底在做什么!我二哥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她在燕京,二哥也是委托我照顾她,二嫂还专门跟我说过,要我帮她留意着点,别让映雪在学校早恋,这么大的事儿,我不得问个清楚啊?”

    王少华说:“这也不是一个电话就能问清楚的事啊,要不改天咱们把映雪叫到家里来吃饭,然后你再私下里当面问她吧,你现在打电话过去,怎么可能问出真实情况,反而会让映雪心生抵触。”

    苏月华情绪有些激动的说:“映雪跟一个男孩开车走了,这大晚上的,万一他俩有点什么,映雪再一糊涂,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事,你说怎么办?”

    王少华看了看时间,说:“他们走了也差不多二十分钟了,从这边开车到人大估计要半个小时,要不你再等一会儿,再等一会给映雪的寝室打个电话,看看她回没回寝室,她们应该十点半就熄灯了,还有不到半小时,等到十点半要是她还没回寝室,你再给她打电话,不管怎么样、不管用什么借口,今晚咱俩得把她接到家里来。”

    苏月华思忖片刻,轻轻点了点头,老公的这个办法应该是最理智也最恰当的,先赌映雪没有早恋或者一切都有分寸,会在熄灯之前赶回寝室,如果没有,那事情就有些过火了,自己就直接打她的手机,像老公说的那样,不管用什么办法,先把她弄到家里来。

    ……

    此时此刻,李牧和苏映雪还在回人大的路上,苏映雪虽然没怎么上过路,不过晚上车少,她开的还算比较顺畅,李牧在旁边时不时给她指指路,对她开车倒也放心。

    苏映雪一边开车,一边问李牧:“你没事吧?头还疼吗?”

    “还有点儿。”李牧揉了揉太阳穴:“啤酒喝多了就是头疼,其他倒没什么。”

    苏映雪说:“那你今晚还回寝室吗?”

    “不回了。”李牧说:“我得洗个热水澡然后好好睡一觉,寝室没这条件,还是去裕城花园吧。”

    苏映雪犹豫了一下,问他:“你喝这么多酒,自己能行吗?”

    李牧借坡下驴:“肯定不行啊。”

    苏映雪便下意识的问他:“那怎么办?”

    李牧笑着说:“你陪我啊,起码能给我倒个水什么的,我要是不舒服,你能送我去个医院,或者帮我打电话叫个救护车。”

    苏映雪紧张地问:“有这么严重吗?”

    李牧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我酒量也就一般,今晚属于超常发挥的,晚上要是哪里不舒服,身边又没人照顾,搞不好真会出问题,比如万一洗澡的时候脚一滑摔倒了,不省人事怎么办?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你今晚陪我一起住裕城花园。”

    苏映雪略一思忖,见李牧确实喝的脸都红了,生怕他自己在裕城花园真出点什么意外,便答应了下来:“那行,晚上我陪你。”

    李牧等的就是这句话,听苏映雪答应了,便急忙说道:“你可不许反悔啊。”

    苏映雪知道李牧多少也有些小心思,便略带几分羞赧的点点头,说:“我不反悔,不过你也不能太出格。”

    李牧就问她:“怎么算是出格?”

    苏映雪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跟以前一样。”

    李牧忍不住追问:“老板娘,不能给点优惠吗?”

    “不能。”

    李牧嘿嘿一笑,能不能的,嘴上说没用,得靠实际行动来争取,反正他今晚打定主意了,不分房睡,再不济也要抱着苏映雪美美的睡一晚。

    苏映雪把车开到裕城花园,两人一回到家,苏映雪便催促李牧赶紧去洗个澡精神一下,李牧自己也意识到自己满身酒味,便一头扎进卫生间冲澡,苏映雪便顺手替李牧把房间收拾了一下,把一些随手摆放的杂物归纳好,又帮李牧把卧室里攒着的几件衣服放进了洗衣机里。

    十点半的时候,一个电话准时打进了苏映雪的寝室,她的室友接通电话,听到电话里一个女人问:“你好,我找一下你们寝室的苏映雪。”

    室友下意识的回答道:“噢,映雪今晚没回来,可能去她亲戚家了吧……”(未完待续。)( 重生完美时代 /0_330/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