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九十二章 法琳娜之死
    卡卡里特话音落下,周围的告死鸦立刻向周围散去。

    他们沉默而迅捷的行动着,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和之前那群乌合之众不同,他们每一个人的眼中都安静的燃烧着两簇银色的火焰,手上也没有持有任何武器。在他们的兜帽下面,银白色的发色显露出来。

    告死鸦的视野中,任何具有温度的人都会被暴露出来。

    这些带着乌鸦般的鸟嘴面具、身披黑色长袍的杀手们迅速的无声的接近了每一个藏匿在树洞里或地下的灰烬之灵们。

    甚至在他们的手按在了树上或者地上的时候,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发出。

    “安息吧”

    下一刻,所有的告死鸦同时低声祷告着。

    水银凝成的利刃瞬间便从他们的手心刺出,直接将他们完全贯穿。

    负能量形成的剧毒结附在水银上,沿着血液渗入他们的身体中,轻而易举的将内脏冻结。

    在嘎吱嘎吱的脆响声中先是心和肺、然后其他内脏,在数息之间就完全冻结起来。

    伴随着水银剑刃的抽回,这些被冻结的内脏直接爆裂开来。然后告死鸦们才将地面的浮土踢散、或是将树干砍倒,把一脸惊骇的死去的灰烬之徒和灰烬之灵的脑袋砍了下来,并且在他们的额头上用水银的剑刃刻下了一个大大的十字,用手将他们的眼皮合上,才站起离开。

    这样寂静而高效的杀戮持续了半个多小时。但直到告死鸦陆陆续续的全部回到卡卡里特身边之后,他们给出的答案依旧是没有找到法琳娜。

    “卡卡里特大人,是真的没有了。”

    一位告死鸦低着头遗憾的答道:“因为顾及到德鲁伊传闻中可以变形成动物的能力,我们不仅连魔化生物,就连普通的动物也全部杀干净了。整个长者之森现在已经不存在任何比昆虫还大的生物了。”

    “也许你是对的。”

    卡卡里特却摇了摇头:“但是。法琳娜她就在这里。”

    “大人……”

    “我想,你们需要改变一下思维方式,”卡卡里特眯着眼,缓缓说道,“不要去找‘生命’……去找和你们一样的告死鸦吧。”

    “您是说”

    告死鸦们顿时一脸惊骇。

    “没错。”

    卡卡里特微眯着眼睛,视线从告死鸦们身上一个个缓缓掠过。那温和却又带着几分威势的目光让人不敢直视。

    “法琳娜虽然是德鲁伊。也是灰烬之徒,但她确实也是一名告死鸦。她体内依旧流淌着水银之血,就如同你们一样。”

    “但是,和你们不同法琳娜的存在却无法给导师带来半分荣光。她以导师的名在各地行恶事,以告死鸦的能力为自己谋利。甚至……”

    卡卡里特沉吟许久,终于还是决定开口:“甚至,这场瘟疫,这场席卷多个国家、名为血痕综合症的瘟疫,便是法琳娜依靠告死鸦的能力开发出来的。”

    “如今。罗兰陛下与赫尔加殿下的御命已达,我们定要将法琳娜讨伐于此,以其亵渎之名”

    “不用找了。”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包含笑意的动听声音毫无预兆的在卡卡里特身后响起。

    卡卡里特扭头看去,终于见到了被罗兰和赫尔加念叨了许久的法琳娜真正的样子。

    棕褐色的柔顺卷曲的长发一直披到腰间,黑色的纤薄长袍强调着她完美的曲线并更显皮肤的白皙。她那清澈透明的茶色眸子一直饱含某种含蓄的笑意,就这样俏生生的站在那里看着卡卡里特。

    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就是那个酿造了夺走数万人性命的可怕瘟疫的罪魁祸首?

    一时间。卡卡里特竟是有几分茫然。

    “不用找了,”法琳娜轻声重复道。“我就在这里。你们要杀的尽管来杀吧。”

    “但是,你如何证明你就是法琳娜?”

    一位告死鸦开口问道,本想斥责出声,但在开口的一瞬间,他的语气却是不由得软了几分。

    那是任何男性都无法抵抗的魅力。

    她身上绫罗花和榛子菊的幽香飘散在空中,笼罩在这片刚刚因为特拉达尔的殉教而被抹平的森林中。

    “我还需要证明我是我吗?”听到了那位告死鸦的问话。法琳娜不禁失笑。

    “行了行了,小乌鸦们。我和罗兰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们现在在想什么,我心里清楚的很呐。”

    法琳娜瞄了一眼卡卡里特,眼神中满是笑意:“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现在应该打算直接杀死我吧?不管我究竟是不是你们追杀的那个法琳娜。”

    “没错。”

    卡卡里特微微一愣,便毫不避讳的承认了:“罗兰陛下的命令必须得到实行。我身为武器。必将终生为陛下而战、为陛下而生、为陛下而死武器就是武器,武器的使命就是杀人。”

    “是吗……你们还真是一模一样呢。”

    法琳娜歪着头,苦笑着说道。

    “这是我存活的理由。”

    卡卡里特平静的开口道。

    “……真的,一模一样呢。”

    法琳娜定定的注视着他,突然露出了由衷的愉悦笑容:“能告诉我,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吗?”

    “此乃天性……”

    说到一半,卡卡里特突然一闪,猛然出现在了法琳娜身前,闪烁着冰冷光泽的右臂直接贯穿了法琳娜的胸口。顿时,漆黑的水银从法琳娜的胸口处迸射而出。

    然后,卡卡里特才慢悠悠的说出了下半句:“此义理已然明确,这天性昭然若揭。我生来就是为罗兰陛下而杀人,至死亦然。”

    “这样啊……咳咳……”

    法琳娜没有丝毫抵抗,只是愉悦的笑着,脸庞嫣红,一边咳嗽着一遍喃喃的说着:“真是……太棒了。你们真是太棒了……”

    但是,卡卡里特却只是盯着她的眼睛,严厉的问道:“你是告死鸦没错。但你为什么不接受导师的力量?”

    “啊……我还以为最后问我这句话的会是罗兰呢。”

    迅速的衰弱下来的法琳娜有些遗憾的喃喃着,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答案很简单……你没有看到我同样也没有接受黄昏种的力量吗?”

    “我呀……我最讨厌被他人控制了。光是想想那种感觉,我就……不寒而栗。”

    “我就是我,我就是我……告死鸦、灰烬之徒、大德鲁伊……我讨厌这种名号。我应该是独一无二的才对,为什么你们总是想把我归为某种类型呢?我谁也不想要成为,我就是我,我为什么要成为别的什么东西呢……”

    法琳娜喃喃着,迅速的衰弱下来。卡卡里特能够看到从她身体里流出来的水银如同强酸一般持续性的腐蚀着法琳娜的身体,却对卡卡里特自己无害。

    卡卡里特这才知道,为什么法琳娜没有进行丝毫反抗。

    她的血液中,早就已经饱含了仅仅针对她一人的诅咒。她的**和精神无时无刻都在被折磨作为偷窃了黄昏的力量却又背叛黄昏的代价。而导师也只是愉悦的观望着她受折磨,没有落井下石却也没有伸出援手。

    就算此时卡卡里特不杀掉她,不消半年,她也被诅咒完全吞噬,变成某种披着法琳娜的残骸的另外一种生命。

    “卡卡里特……你愿承受酷刑吗?你愿失去血肉之躯吗?你愿承受无端的仇恨吗?”

    法琳娜的双眼迅速变得无神,撑住最后一口气,以微弱的声音发问道:“如果……这与你存活的理由相悖呢?”

    “即使此身受尽万般折磨、被万民所恨,仅剩一缕孤魂,我也是陛下的长剑。”

    卡卡里特毫不犹豫的答道:“此身,宁折不弯”

    法琳娜愣愣的听着,突然,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

    她的呼吸越发微弱她的下半截身体甚至已经被消融殆尽,暗紫色的触手从她的下半截身体的残余中挣扎着诞生。

    “啊……真巧,我和你一样。祝你幸福,罗兰的小乌鸦……”

    说到最后,仅剩下头颅和半个胸口的法琳娜完全倾倒在了卡卡里特的怀里,枕着卡卡里特的肩膀,用尽最后的力气喃喃的说道:“奥威尔……我……”

    但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的上半身便化成了一滩污秽的黑色液体。以一点美感也没有的方式退场。

    卡卡里特挥剑将吱呀尖叫着爬起的触手斩断,然后在原地沉默着。

    突然,卡卡里特觉得自己好累。

    过了许久,他才僵硬的抬起似乎变沉重了许多的手,闭着眼睛毫无感情的念道:“安息吧。安息吧,法琳娜。”

    然后,冰冷如铁的火焰在此在卡卡里特眼中燃起。

    他急迫的需要下一场胜利、下一个强敌的鲜血安慰此时自己躁乱的内心。

    “法琳娜已讨伐”

    他回过身来,冲着告死鸦们高声呼喊:“是时候了!我们前往班萨!”

    “接下来,我们要讨伐神明!”(未完待续。)(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