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九十三章 变天
    拉向泰尔宣战了——

    一开始人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几乎都以为契约之神疯了。。

    拉和泰尔之间的差距,就像是善战的勇士和百胜的将军一般巨大。更不用提班萨本来就是泰尔的主场,又有希维尔这个强力援军在后支援。若是放在朱庇特四世在位的时候,在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前,拉的军队便会被泰尔的圣殿骑士团直接打残吧。

    但仔细想想,这个时机似乎的确是拉仔细的考虑过的。

    首先,泰尔的圣殿骑士有相当一部分被派遣了出去,至今仍被困在法拉若没有回来。而得之这个消息之后,便有几位团长焦心同僚的安危,率领军团冲了出去。

    因为朱庇特四世失踪,而掌管杀伐之戒的昔拉又被囚禁,可以说没有任何人能辖制这群骑士老爷。就算是其他的枢机,也最多就是让团长们稍微客气一点,没有命令他们的权利。

    如今的班萨,泰尔的实力正处于前所未有的空虚状态中。

    而泰尔的新任教宗却还因为环礼而被架空,没有办法率领枢机团对此进行任何准备。

    在一些人看来,甚至就算没有环礼也没有用。新任教宗的威望肯定不如前任的朱庇特四世。在罗兰将整个枢机团缓慢的换好血,把自己的人打进去替掉那些不老实的家伙之后,才能说他真正的享有了教宗应有的权利。

    教廷的权利被枢机团完美的分割,而教宗也是凡人,他不可能事必躬亲,不然迟早要类似,提前回到神明身边去。

    在法恩斯世界,教宗的权利是通过对枢机主教的约束而实现的。

    毕竟教宗具有革教权这个大杀器。他可以让任意一个主教立刻失去所有的神恩——但问题在于,他要的是统治,是团结。而不是毁灭和强权。

    过于强硬的统治必然会让信徒们心怀不满。连带着他们便会开始怀疑神明。因此在任何教廷,教宗都不能一昧使用自己的特权强制保证每条法令的实施。

    身为教宗。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一定要有人格魅力。一个无法让信徒们崇拜的教宗是不合格的,他的名字在被人谈起的时候,应该立刻让人意识到这是其忌讳才对。

    失去了教宗的教廷,便如同失去了牧羊人的羊羔一般,完全失去了方向和纪律。

    枢机团任何一位枢机只要成心捣乱,任何事都办不成。没有了教宗的管理和决策,十几位权利对等领域不同的家伙一旦吵起来能闹出什么样的乱子,光是想想就觉得可怕。

    环礼还有六天才会结束。在这六天里。枢机主教们甚至连离开穹顶大教堂都不行,而他们的随从也不可能得到进入穹顶大教堂的权利。

    这正是最好的时候。

    换言之,有整整一周的时间,泰尔教派是完全没有指挥,乱作一团的。如果契约之神的雇佣兵们巧妙利用的话,一周的时间还是有可能将圣城外的所有城市全部占领的。如果他们能将穹顶大教堂之外的部分全部占领的话,就算最后教宗选了出来也已然无济于事。

    杀掉信徒也好,逼迫他们改信也好,甚至逼迫他们不许祷告也行。一个没有信徒的神明脆弱不堪。在仅有十几位主教支持的情况下,就连教宗直接让神明降临在自己身上也发挥不出多大的作用。

    但如果仅仅只是如此的话。人们也不会对契约之神有多看好。毕竟泰尔的底蕴在那里呢,再加上出了名的善战的希维尔的协助,仅仅只是撑过五六天还是没问题的。

    不过这时却有两件惊掉人们下巴的事——班萨的疯狗女王宣布撤销泰尔和希维尔两个教派在国内的特殊地位。而是改立暴力之主艾尔萨克斯作为国教。并且取消所有阶位的牧师免除兵役的权利。

    换言之,班萨官方有权将任何等级的牧师——甚至理论上就连教宗也有可能被强制征召入伍。如果不同意的话那无疑就是叛国,会被直接处以极刑。

    这完全可以说是亵渎神明的行为。

    但更让人们看不懂的是,希维尔却在这次事件中保持了中立。默认了这条法律的生效,并且没有协助泰尔抵抗拉的进攻。

    是的,没错——她维持了中立!

    要知道,泰尔可是她亲爹!

    但知道的更多的人,却是明白她为什么拒绝救援泰尔。

    只能说,是之前封圣事件中被隐藏下去的问题重新被暴露出来了。

    诚然。朱庇特四世威望极高,但他毕竟只是一个凡人。

    区区一个凡人。居然敢威胁神明。

    从那时起,大约希维尔就意识到了。泰尔的威胁到了现在已然膨胀到无法忽视。

    现在大约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如果不趁现在反击的话,恐怕希维尔便要彻底沦为泰尔的附属。

    而且,实际上就算是班萨女王取消了希维尔的国教地位,最终的影响也不是很大。

    希维尔的护教者本身就属于战场职业。她的权能便是战斗和战争,在班萨这个对战争相当狂热的国家,她的地位绝对不会有太多下降。

    看看吧——拥有雇佣兵的契约之神,拥有人形破城机器的暴力之主,以及天生就适合战场环境的战争女神,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比泰尔更适合这个越发狂躁的国家。

    希维尔的护教者们没有与契约之神的信徒们进行任何冲突。在雇佣兵们聚集起来迫害泰尔的牧师的时候,他们自上而下的保持了沉默;在泰尔的牧师向他们求救的时候,他们依旧保持了沉默。

    终于,泰尔的信徒彻底绝望了。

    一夜之间,他们的地位直接跌落谷底。

    班萨军方派人来追捕他们,砸碎他们的神殿、抢走神殿中的金饰,将他们的信徒按在地上,抢走他们身上的钱和珠宝。而牧师和神父更是被跟在其中的雇佣兵从人群中揪出来,敲碎他们的头颅。

    仅仅第一天,班萨便有四分之一的教堂沦陷。沦陷的教堂则被暴力之主和契约之神对半瓜分,由军方亲自派人镇守。

    在教宗开始上赶着奉承王权的时候,其权威便已荡然无存。

    然而,此时班萨的东方却有一群人默然无声的穿过了边境线,并且受到了边境附近城市的热情接待。

    “请问,你们是告死鸦吗?”

    一个小男孩仰着脸,满是期待的看着卡卡里特。

    他银灰色的瞳孔中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