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九十六章 被歪曲的圣像
    此时穹顶大教堂中的气氛无比沉重,几近绝望。

    城外的光景,即使从这里也能看得见。

    不如说,正是在这个离泰尔最近的地方,从这个被数千阶的、如同牛角般螺旋上升的阶梯高高抬起的圣殿里,他们才更能看得清自己的敌人的数量。

    此时正是正午,阳光充沛。

    黑压压的肃立在城外的军队在灼烈的阳光下反射着金属的冰冷光泽。他们身上的盔甲闪烁着巫术的灵光。被结界巫术削减了重量、提供了变温能力的重甲足以给他们带来步兵级别的机动力,而他们手中的一锤一斧则表明了他们的身份。

    这是班萨的狂战士。

    班萨人的血脉并不适合就职狂战士真正适合就职狂战士的还是常年在及膝的冰雪中漫步的苏泽人和天生体格健壮动作敏捷的山民。

    但是,作为一个主流职业,狂战士在各**队中都无疑是主力中的主力。

    如果是由其他职业组成的军队,死伤达到三分之一就会开始溃败。如果友方有巫师团和战地牧师在场的话,这个数字可以缓冲到二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二。但如果是由狂战士组成的军团,那么在他们解除狂化之前,用任何方式都无法将他们从战场上拖下来。

    一群不畏死亡的士兵总是会让指挥者欢喜的。如果这群不畏死亡的士兵在方便训练的同时还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的话,那么没有任何职业会比狂战士更适合在第一时间入场。至少他们能保证绝对不会溃败,不会回过头来冲散友方其他部队的阵型。

    但班萨人的思路却和苏泽和法拉若不同。

    因为班萨人总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高贵的种族。他们拥有一种奇异的向心力。这种向心力让他们不允许在纸面上出现“炮灰”或类似的概念。

    每一个班萨人都是勇士。每一个班萨士兵都是英雄。

    因此,班萨的上一位王、也就是如今班萨女王的父亲当时大笔一挥。决定武装一批世界最强的狂战士。

    那时班萨刚刚从白塔偷窃到了一些不完整的巫术传承。他们得到的仅有结界系的大半传承和战斗系的部分传承,剩下的则根本就没有。但即使如此。对于班萨来说也完全够用了。

    军工厂的技师得到了王立巫师的培训,紧急学习了简单的结界巫术的铭刻方法。他们每个人仅仅学会一样巫术,也不懂除了自己掌握的那个巫术外任何巫术的使用方法,但一群人凑在一起,便可以分别给盔甲附魔轻盈、坚固、绝缘、透气或是变温之类的简单巫术,也能给武器附魔上锐锋、切断之类的特性。

    于是,班萨就有了世界上装备最豪华的军队。这些不过只有黑铁阶的狂战士装上了这种级别的装备,狂化之后甚至同阶之内以一敌五都轻而易举。

    而站在这些疯狗对面的,是一群穿着镶金边硬皮甲、手持各类不同武器的佣兵。

    而在佣兵的后面。则是一大片穿着暗红色长袍,低声唱着怪异颂歌的灰烬之徒。

    加哈拉德站在虚空中,神色紧张的俯视着那些人,嘴里轻声念叨着什么。

    然后他便直接飞上了神殿顶端,无声无息的落在跪在黯淡无光的泰尔圣像前低声祷告着什么的罗兰身后。

    “回您的话,陛下。他们大约有五万人,”加哈拉德紧皱着眉头说道,“所有人都在黑铁阶以上……达到白银阶的强者至少有三位数。”

    若非他没有心脏,此时他的心脏大约已经开始紧张的砰砰直跳了吧。

    容不得他不紧张。

    对面出动了五万人来围剿法兰克福而事实上。整个法兰克福加起来也不到五万人。

    而且,如今泰尔的牧师几乎完全失去了施展神术的能力,可以说完全派不上什么用场。与废物没什么两样。

    但罗兰却丝毫不慌。

    他没有回头,只是轻声问道:“也就是说。这就是他们的主力了对吧”

    “是的,陛下。如今契约之神的全部雇佣兵和大半个班萨的主力步兵团都集中在这里如果他们精诚合作,甚至能直接推平整个卡拉尔。”

    加哈拉德叹了口气。有些犹豫的提议道:“罗兰陛下……在这种规模的围剿中,能成功逃生也是一种荣耀啊。”

    “哦?你是这么想的吗?”

    “没错。陛下。如果您张开冥土结界,我就可以暂时召回我生前的身躯。如果全力全开的话。我大约能带着您冲散千人级别的战团。”

    加哈拉德语气平静的说道:“我毕竟只是英灵。就算回到了导师的国度中也可以被您再次召唤回来……”

    “你以为我是谁,加哈拉德?”

    罗兰的声音毫无波动:“在没有被权杖许可的情况下强制复活到人间?谁给你的权利?你就不怕被告死天使扔进末日熔炉中吗?”

    “但……”

    加哈拉德一时哑口无言。

    他这才想起,背对着自己跪在圣像前的银发少年本身就是长眠导师的选民。

    谁都可能违背生与死的律法,但唯独他不会。因为他就是导师的律法本身。

    “但如果不这样做的话,说不定您会死啊!”

    加哈拉德声嘶力竭的大喊着,毫不犹豫的跪在了地上。他膝盖处金属的盔甲在地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求您恩赐,让在下再次沐浴在生者的世界中,哪怕一个小时也好”

    “不准。没有权柄在手,我没有权利给你法外开恩。”

    罗兰闭着眼睛,平淡的答道。

    “陛下……!”

    “行了,加哈拉德。”

    大约是实在有些不忍心,罗兰轻轻叹了口气:“你睁开眼看看吧,我到底在跪拜谁。”

    不就是泰尔吗?还能是谁?

    加哈拉德顿了顿,看向了手持利剑的黄金人像……

    不对!

    加哈拉德的瞳孔瞬间收缩。

    虽然背影还是泰尔、身材也没有什么区别,但正面圣像的姿势已经发生了改变。

    原本泰尔的圣像是单手微微抬起十字剑,向前虚指。但如今,那十字剑已经变成了小了一号的十字架。而圣像的姿势也变成了祈祷状,双手同时握住十字架的长柄。

    更重要的是,圣像的脸不知何时起却是变成了罗兰的脸!

    “所以,我再问你一次……加哈拉德,你以为我是谁?”

    罗兰的声音淡漠,他微微转过头来,盯着加哈拉德。

    这时加哈拉德才注意到,罗兰翠绿色的瞳孔中被银灰色的符文密密麻麻的写满。光是直视那符文就会让加哈拉德心中猛地一颤。

    “你以为那些牧师的神恩流到哪里去了?你以为他们现在究竟在信仰谁?”

    罗兰的声音带上了重重叠叠的回音,显得越发虚无缥缈:“你以为泰尔陨落之后,他们神术的威力为什么没有立即下降?”

    “加哈拉德,我要在这里,把神迹显给你看。”(未完待续。)(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