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五章 欺诈师罗兰
    罗兰在地球的职业并非是职业玩家。这件事甚至连他在水晶之火的战友都不知道。

    在明面上,他是一位网络安全顾问,一名网络社会工程学的专家。不过实际上,罗兰是一名网络骗子,还是相当高端的那种。

    当然了,每个人都有成长的经历。罗兰在最开始干这行的时候,甚至还有利用自己的天然优势伪装成女孩子网骗的经历,甚至他还专门为此学了伪声和表演……

    不过那都只能说是黑历史。就连一对一放长线的玩法罗兰也早就不玩了。

    在他那个年代,这方面的立法已经完善,这种明显的欺诈行为非常容易玩脱。

    最关键的是,收益并不能和风险成正比。

    后来,罗兰突然开了窍。

    他开始尝试着以自己高端玩家的身份写一些详尽且取巧的攻略,比如以某某药水可以越级挑战某副本之类。

    之后,那种药水的价钱一涨再涨,很快罗兰就借此赚了一笔。

    在那件事之后,罗兰立刻发现这一块的立法依旧是空白一片,且没有其他人插手利润相当高。

    于是他果断舍弃了那个游戏里所有的“客户”,改头换面在新开测的众神之地里全力发展,凭借自己的天赋罗兰很快就成了众神之地知名的高玩之一。

    随后,他开始写有罗兰特色的副本攻略,并在发布之前肆意的收一些与他自己副本攻略有关的材料和物品,用各种方法将物价炒高之后再卖出去。

    借此,罗拉拿到了相当数量的本金。

    但很快,罗兰就发现有一批敏锐的商人发现了物价的异常变化,在寻根究底之后,他们也开始雇用一些相对比较贫困的大神写一些不尽不实的攻略以此和罗兰一起哄抬物价。

    罗兰立刻意识到了竞争。

    于是他果断开了很多不同职业的小号,并将大号隐匿了一段时间。

    凭借自己之前的经验和技巧,再加上罗兰不眠不休的练级,这些小号很快都在一些圈子内小有名气。

    在用某个小号本身收了大量本职业的优秀武器防具和道具之后,罗兰便开始以那个小号的名义在论坛散布详尽到接近傻瓜式的职业综合性攻略。那攻略详尽到,只要按攻略上的做,稍微刻苦一点就能成为一个职业玩家。

    于是一群抱有职业玩家梦的想太多或是家里不差钱就图个乐呵的傻多速就让这种职业的数量急速增长。引起该职业各种必需物价钱一路上涨。

    这时候,罗兰就脱手把之前收的货全部甩了出去,然后再在另一个能有效克制当前最热职业的不同职业那边重复收货——炒作——再卖出的过程。

    此时罗兰的大号也没停下。

    他把自己伪装成不同时区的人,让不同的小号进入不同的大型敌对公会在不同的时间段活跃,并借着攻略等事件不断擦火。

    最终在两个公会全面开战之后用大号卖出一些战争物资,再把两个小号删号,并再重开两个小号。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在罗兰的第四个职业刚刚满级,得到了背棺者的转职并加入水晶之火这个二流公会之后,他就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这个世界。

    好在那段时间的经历让罗兰了解了这个游戏的大半隐秘和近乎所有副本的攻略,以及各种职业的应对和克制方法,不客气的说,此刻的罗兰便等同于半个移动的大图书馆。这样的经历让他来到这里之后也并不虚。

    只是,为了应对以后黄昏入侵等灾难,罗兰就不得不消解各方战端,为和平而战——过去挑起战争的战争贩子如今却成了为和平在各方呼吁的仁人志士,这种身份的转变不由得让他哑然。

    ——以后是不是还要由我重组和平议会啊。罗兰心中满是调侃。

    不过话又说回来,消解战端是一回事,但为了自己的迅速成长舍弃几个NPC的生命,在罗兰心中又是另一回事。

    说起来,罗兰还并没有调整好心态。

    在他的眼中,这些活生生的生命离“NPC”这个词的概念并不遥远,让他能毫不留恋的把他们送至死地。

    其实罗兰自己认为,就算调整好了心态,该下手是他还是能下手的。

    当然那些话暂且不提,和克劳迪娅在原地等了接近一刻钟,那个带着眼镜的年轻巫师才扶着颤巍巍的一个老爷子慢悠悠的晃了过来。

    那位老爷子满头白发,卷曲着如同地球上的法官一般,他的胡子跟头发一样长,只有那对滴溜溜不断乱动的眼睛珠子才让他显得稍微年轻了一些。

    他已经衰老到了一个极限,就算身边的巫师手一松他就瞬间塌成一地骨头架子罗兰也不会对此感到奇怪。而这个老人的右手紧紧握着一个略显老旧的铁木手杖,骨骼和血管在消瘦却没有老人斑的皮肤中凸显出来。见到他手杖的末端缠着三圈细细的铁皮,罗兰见此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

    这位老牧师一看到罗兰,先是飞快的转了一圈眼睛,才干干的咳了一下,眯着眼睛,把那双如孩童般灵动的眼睛藏在了皱纹之后,对罗兰开口道:“这位……”

    “您好,希维尔的牧师,向战车致敬。还有,我不是黑袍,是一名督依德。”

    罗兰稍微有些不礼貌的抢先说道,这是为了阻止对话的形成,以防老牧师有机会开口问罗兰督依德是什么。毕竟人老成精,万一他的宗教知识等级太高,通过督依德这个职业的描述意识到他不该出现在班萨的话,又是一个不好解决的大.麻烦。

    “我的名字是罗兰,罗兰.白槲。您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

    罗兰用轻柔而沙哑的声音不快不慢的说道。大约控制在每秒五个音节,是最不容易引起他人反感的对话节奏。这还是他一开始网骗的时候学到的东西。

    “嗯,罗兰先生,我想我们最好还是不要耽误太多时间,”老牧师笑眯眯的看着罗兰,不急不慢的说道,“我想,小玛肯那边一定也挺着急的。”

    ……完全看不出你哪里着急了。

    罗兰心中碎碎念着,脸上满是自信,挂上一个完美的笑容。

    “请放心,克洛德神父。我对这里还是很熟悉的……毕竟曾经我进入班萨的时候就是走的这条路。”

    “哦,这样啊……”克洛德也慈祥的眯着眼睛,把右手收回到胸前,两只手拄着手杖眯着眼打量着罗兰,“年轻人还真是拼啊。想当年啊……”

    “您现在也是老当益壮。”

    罗兰不漏痕迹的应对着。脸上露出一个自信的表情,随后带头向着某个方向大踏步的走去。

    “请大家跟我来,这里我可是很熟的。”

    第二次的强调这件事让老牧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也眯着眼睛和安若思一起跟了上来。

    “等、等等我啊……”

    克劳迪娅见没人理自己,气鼓鼓的跺了跺脚随后有些害怕地跟了上去。

    马车所在的位置离正在战斗的前方并不远,大约只有百步左右的距离。可是在德尔拉莫斯的呼吸中一片漆黑,离自己超过十步远的地方便看不清了。

    一行人虽说要快点赶过去,却因为各自的原因不紧不慢的行进着。当然,在罗兰口中是“为了照应克洛德神父”——他可不管这老爷子信不信,只要两个年轻人信了就行。

    “看起来,玛肯队长应该是在哑光小道那边遇到的掠影,这里距离最近的哑光小道的分界线只有十几步,但我们最好还是尽量走远路为妙。”

    “掠影这种生物对光影的变化极为敏感,在陌生的亮度中他们什么都看不清。要知道,凡高级一点的掠影都是在哑光小道以内出现的,它们一辈子也绝对不会踏入晦光丛林。所以如果只是单纯的逃走的话,只要让玛肯队长他们撤回来就没问题了。但你们如果想要以最短的时间穿过顽橡迷锁进入卡拉尔的地盘的话,甚至我们还要短暂的进入无光之痕。”

    “看来玛肯队长他们应该是来过顽橡迷锁,但是从来没有如此在德尔拉莫斯接近醒来的时候进入过内圈。每年十二月底的时候这里的掠影会变得非常狂暴,一切并非纯粹黑白色的敌人都会受到它们强烈的攻击。正确的应对方法应该是紧贴着哑光小道的边走,这样的话只要晦光丛林的掠影来袭,我们只要进入哑光小道,它们就会变成瞎子;而哑光小道的掠影接近的话,我们就要退到晦光丛林中。这才是哑光小道的正确走法,也是它被称为‘小道’的原因,因为正确的路很窄很窄。”

    在这短短的路上,罗兰仗着自己有天然魅惑特性不会因为一两句话就被他人反感,尽量找安若思和克劳迪娅搭话顺便装个逼。明显超乎这个年龄段的见识唬的两个年轻人一愣一愣的,而克洛德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笑眯眯看着并不搭话。

    克洛德至少能看出,无论是不断强调“我们”的说法,还是罗兰首先走向哑光小道的行为,都是为了增强自己的可信度,以此增大在两个职业佣兵手中获得指挥权的机会。

    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自称并非黑袍的德鲁伊如此关注指挥权——这个名为罗兰的青年谈吐不凡,看起来并非是利欲熏心的人。而且这种临时队伍的指挥权没有任何好处,还要担不少责任。无论如何克洛德也看不出他图什么。

    他当然看不出来。

    因为指挥NPC作战,是前期唯一不动手就能拿到经验分成的办法。

    ——————

    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