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七十章 起舞的红莲(上)
    在那一瞬间,连环的轰鸣声在碎骨大道的各个地点响起。

    大地在哀鸣,空气呼啸着席卷着尘土和砖石向四周炸去,人们的尖叫和怒骂声淹没在轰鸣声中。

    这时当然不会有人注意到,那些在空中不断闪现的碎喉之杖的实体拟像瞬间消失了一大半。剩下的那一半的实体拟像也开始因为魔力的乱流而开始变得半透明,如同信号不稳一样噼啪的闪烁着电光。

    施术者的缺少直接导致了仪式的崩溃。在空中的银灰色节点一个个熄灭的时候,狂暴的电流立刻开始在乌云上爬行,带着微微臭味的飓风在空中席卷着,气压瞬间降低,让极少数还能保持冷静的人也开始有些心慌。

    就在这时,银灰色的光芒闪过,一个披散着微卷长发的高大中年男子瞬间出现在了整个仪式场的正中间。

    魔力紊乱造成的狂风在空中随意吹拂,将男子棕褐色的长发狂野的吹开,露出在北地很少见的古铜色皮肤。最引人注目的,是男子那仿佛含过刀刃一般,横向贯穿嘴唇一直蔓延到两边脸颊的纤长刀疤。

    那人正是马库斯。

    这位曾经尝试接触起源的黄金阶巫师出现在空中之后,也不见他做声,仅仅做了简单的两个手势,周围逐渐暗淡的银灰色光晕就瞬间被更闪亮的银色覆盖。

    被他接过仪式的主导权之后,这些魔力不光停止了消散,反而聚拢起来,伴随着一种如同呼吸的频率一明一暗,以一种缓慢而坚定的速度不断增殖。

    仅仅是一人加入了仪式,效果几乎堪比近三十人的碎喉之杖。

    可他也被仪式牵制在了原地,无法抽身。

    至少在仪式完成四分之三之前,无论发生什么,它都必须进行下去。不然光是倒流的魔力就足以让仪式的参与者对巫术的控制力下降。对于他自己来说,这不过就是让他在一定时间里施术成功率大幅下降而已;可对于本就在使用超越控制极限的魔力的碎喉之杖来说,这几乎能要了他们的命。

    马库斯恨的牙都快咬碎了。

    也不知道最近得罪了什么人,先是陛下亲自下令要照顾好的两个人被青果之锁的人抓走,然后自己的街道因爆炸陷入了混乱。

    他本以为那是一次意外,可没想到这次爆炸变得特别精准,几个藏在地下的巫术阵地带着二十多名他精心培养的随军巫师被炸上了天。

    因为他对碎喉之杖的改造,这些使用狂乱魔力的巫师已经无法使用普通的立场护壁作为防御了。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被这种级别的爆炸覆盖在爆炸的核心区域,可以说死无全尸是肯定的了,能不能找到沫就要看他们死前的站位了。

    可除了愤怒之外,马库斯对爆炸的筹划者还有着一丝无法忽视的恐惧。

    他对引起这场爆炸几乎一无所知。无论是使用的爆.炸物、安放的时间和地点、如何查明自己设置的的巫术阵地、究竟是有奸细还是被上层出卖……一切的一切他都毫无所知。就连引起爆炸的人想要什么他都不知道。

    与此同时,他几乎有一种预感式的恐惧缠绕在胸口,而且随着时间流逝越发明显:

    被引爆的巫术阵地数量实在是太险了。完全是刚刚好。

    在保持自己对外界的感知和维持自己身上的防护巫术的情况下,马库斯至多只能替代六个巫术阵地。假如让马库斯强行代替七个巫术阵地完成仪式,那么在短时间内他会完全失去对奥姆之墙的感应——也就是完全失去施术能力。

    马库斯恐惧的是,既然对方已经查明了他的五个巫术阵地,没道理查不到剩下那四个。

    如果在他引导仪式的时候把剩下的阵地中的一半——不,哪怕是其中一个引爆,那么马库斯几乎就是被死死的缠在了这里。

    可青果之锁那边又不能放下不管。不知道是谁偷偷传过去的消息,青果之锁似乎已经在事先就了解到碎喉之杖想要一场战争。马库斯的巫师之眼已经远远地看到,自从碎喉大道上空出现异象以后,青果之锁那边就已经开始备战了。

    该死的!

    马库斯眼中瞬间被血丝充满,来自父亲的野性血脉让他的理智几乎沸腾。

    本来自己这边应该占据绝对的主动来着。可因为这场莫名其妙的爆炸,就算其他的巫术阵地没有被引爆,让他安心的引导仪式直到结束,先手却是已经丢了。

    如果让他把这个巫术成功放在青果大道的范围内,先不说具体杀伤力如何,单就瞬间燃烧起来的街道就足够打击士气的了。以财富之城雇佣兵的平均节操水平来说,可以说先手一轮落雷轰炸之后基本上对方的杂牌军就直接溃逃了。

    但现在敌人已经反应过来,并做出了反应,他的巫术就算立刻完成,也已经失去了其中的战术价值。

    马库斯发誓,如果找到了那个在自己街道安炸.弹的混蛋,他一定要给他穿上内层满是刀刃的铁外套,然后用扭曲立场把那个混蛋连同外套一起揉成一团。

    居高临下的看着逐渐平静下来的民众,马库斯心里勉强有些安慰。

    别的不说,起码自己这些天在这里没有白待。

    这些人是如此的相信自己,那么至少,也要和他们坚持到底!

    抱着类似的想法,罗兰身边原本胡乱奔逃的居民们纷纷停下了脚步,抬头紧紧地盯着浮在空中的马库斯。

    虽然他们对现在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但至少清楚,假如马库斯大人能把局势稳定下来的话,说不定他们还有希望?

    这群普通人对巫师毫无了解,但他们觉得,就算巫师再怎么厉害,也不至于五十多个巫师打赢三百多个身手矫健的人吧?

    尤其是其中一部分的巫师老爷们似乎在爆炸中出了什么状况……

    但看着马库斯的平静的脸色,逝去已久的勇气似乎又在胸中慢慢回荡起来。

    说不定,能赢?

    不,就算不能赢,难道要在开始以前就认输吗?

    他们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的豪言,想起了因为违反了各种乱七八糟的规矩就失去了生命的亲戚朋友,想起了——

    就在他们还在继续逃走和留在这里之间矛盾不已的时候,一个激动无比的年轻声音从旁边传来:“马库斯大人,要加油呀!”

    “是啊,马库斯大人,加油啊!”

    “加油!马库斯大人!”

    “妈的,我不逃了!我不会逃了!”

    那个年轻的声音仿佛是一根导火索,这些居民纷纷受其所感,激动地大喊了出来。

    人们心中的情绪互相交缠,许久不见的勇气就像是阳光一样温暖了乌云之下的居民的心。

    那是希望的颜色。在绝境之中竟显得如此美丽。

    带头喊完以后,罗兰清了清嗓子,不着痕迹的脚下轻移,离开了刚在站着的位置。

    没错,情绪激昂满怀希望自然是好事。只有这样罗兰才能完成长眠导师的期许。

    可是,现在的希望过于脆弱,和幻觉没有什么区别,只需要轻松的一个打击就能让他们“清醒”过来。那种绝境中的希望就如同琉璃一般美丽却易碎。只有把这种脆弱的希望百锻成钢,才有拯救他们的可能性。

    那么,用什么才能锤锻希望呢?

    罗兰露出一个灿烂到炫目的笑容。

    “自然是绝望,唯有淹没到窒息的绝望才会让难得的希望变得美丽,变得感动人心,所以……”

    “以团结、互助、平等、繁衍的名义,六号,立即引爆!八号延迟三十秒引爆,九号至十二号,延迟五十秒引爆!”

    ——————

    今天上三江啦,求一下三江票~(鞠躬)

    但是和这么多大神在同一期上三江我觉得压力山大啊……同区的虫子就不说了,还有幻雨和老魔等好几个LV3LV4以上的老作者……感觉前五都悬啊(扶额)

    不知道怎么投三江票的请去作品相关~(茶)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