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七十二章 大地崩塌
    还不等那些幸存下来的人用自己的浮夸的肢体语言表达出对罗兰的感激之情,异变就进一步的发生了——

    大地在震撼。

    大地在咆哮。

    和之前任何一次都不同。复数的炸.弹同时引爆,发挥出了一加一远大于二的力量。

    连环的爆炸之下,一些平衡能力比较差的人甚至连站都站不稳,光是巨大的轰鸣就足以震破人的耳膜。

    在可怕的冲击和轰鸣声中,周围的房屋被从地底飞起的火焰击成碎片,燃烧着的建筑物残骸四散着在天上陨落,带着高温的余烬落在了人群中。

    就像是世界毁灭一般的景象。燃烧着的碎石和雨一样的灰烬从天而降,在哀嚎和惨叫中散布着毁灭和恐惧。

    但这还并非结束。

    罗兰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的一脚踹在墙上,接着反作用力一下就跃到了不高的房顶上。

    “快!都上来!”

    迎着迷茫的人群,罗兰用阳光清澈的声音大声喊道:“用建筑物作为缓冲,至少不会被直接炸死!”

    瞬间,很多人眼中都露出了了然的神色,纷纷跃上了屋顶。

    能在财富之城活的很滋润的,大多数都有一个不错的脑子。之前下意识的跟着人群走只是作为人的惯性,同时无时无刻填充在空气中的死亡危机让他们的思维多少变得模糊。

    现在冷静下来想想,之前这些爆炸似乎有着某种共同点。虽然不清楚炸.弹究竟是埋藏在哪里,那个埋设炸.弹的狂徒又是如何设置的起爆方向——但到目前为止,所有炸弹都是自下而上的摧毁目标的。在那之后,崩碎的建筑物碎片裹着橙红色如液体一样的火焰从天而降,才造成了大面积的杀伤。

    如果他们在房顶上的话,就算发生爆炸,首当其冲的也是直面爆炸的建筑物主体。先不说爆炸的威力在将整个房屋炸穿之后还能剩下多少,而且有了房屋阻挡那么一瞬间,就有相当数量的人能够逃走,而不是被从盛开的巨大红莲直接吞噬殆尽。

    毕竟财富之城不缺强者。光是跟着罗兰一起跳上来的这群人中就有三个白银阶强者。如果他们在外界组成一个小队,几乎能无伤屠杀一支百人以下的正规军。

    他们就实力而言,远远超过看起来大约只有黑铁阶左右的罗兰。

    但因为罗兰之前“马上后退”的提示险险的救了他们一名,现在他们也开始下意识的跟随着罗兰一起行动,而不是像其他的白银阶强者们那样跳上了远离罗兰的房顶,开始想办法弄到一些炮灰。

    并不是说这些人有多怕罗兰,正如这三个和罗兰在一起的人也从没有信任过罗兰。从财富之城中养成的根深蒂固的思想让他们从内心里鄙视弱者的存在,并能心安理得的掠夺弱者的一切。

    如果说罗兰的忽悠技术好到了连这种人都能立刻毫无保留的相信他,那么罗兰现在直接就能去开教立派,先忽悠几百个青铜阶牧师过来做个血祭给自己提升一下属性再说。

    他们跟随罗兰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服从罗兰,而仅仅是一种思维的惯性而已。就和之前他们跟着人群走没有任何区别。

    现在和罗兰在同一个房顶上的几十个人隐隐与罗兰为首,可一旦当他们反应过来,罗兰只是因为脑中灵光闪了又闪——而不是因为自己的强大或是如何而保护着他们的时候,那么罗兰好不容易建立的临时统治地位就会立刻崩塌。

    所以说,罗兰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加深自己领导者的印象,直到这种印象根深蒂固,成为一种默然的常识为止。

    “各位,听我说,”罗兰回过头来,语气严肃的冲其他人说,“我是苏泽的天祈卫士,刚才看到了未来的一些片段。”

    没听过天祈卫士的大名的人还是一脸茫然,可那些了解的人已然是双眼发亮。

    那是苏泽的特殊职业,地位基本相当于卡拉尔的督依德。

    天祈卫士和普通的圣殿骑士唯一不同的地方,就在于他们有着能够看到短暂未来的超自然能力。利用这种能力,天祈卫士基本不会被任何人偷袭成功,而且在每次攻击时都能瞄准对方最脆弱的地方。

    用罗兰的话来说,就是免疫偷袭伤害,同时在面对任何非碾压性攻击时,他的格挡、招架、闪避、回击能力都享有+7的先知加值。

    这是对玩家天祈卫士来说的属性,可对于NPC来说,他们甚至能在死亡危机来临前真正的“看到”一些片段。

    “孩子,你看到了什么?”

    一位气度雍容的老者语气万分激动,但其中还带着一丝弱不可闻的恐惧。

    毕竟在没有发生战斗时,天祈卫士的被动先知能力只在面对死亡危险的时候才会触发。

    换言之,便是他们到现在为止依旧没有逃离死亡的危机。

    “我看到了火焰从天而降,灰烬如雪一般把全城覆盖,大地摇动裂开,建筑和街道上的人被地底的恶魔所吞噬……”

    罗兰沉声说道。

    还不等罗兰说完,微弱的震动便在众人脚下传来。

    “发生了什么?”

    这样的疑问刚刚在众人脑海中浮现,甚至还没有来得及问出口,脚下的震颤便突然加大了十数倍,和罗兰在同一个屋顶上的人甚至有几人被生生抛了下去——不,那种程度甚至已经不能称之为震颤,而是摇动!

    大地摇动裂开,建筑和街道上的人被地底的恶魔所吞噬——

    不自觉的,这些人联想到了罗兰之前的话。不详的预感如蛇一般啃噬着心脏,如针扎一般的微弱疼痛在后颈毫无预兆的出现。

    那是死亡的预感——

    还不等他们有所反应,街道上的地面便突然以蛛网状开裂,还停留在街道上犹豫的人,和那些没有能力或是自矜身份不爬上房顶的人瞬间就被翻卷的大地吞了下去。

    这还只是一开始。

    在地面的裂纹蔓延到一定程度以后,周围的建筑物突然塌陷了下去。一些结构脆弱的房屋在被大地的臼齿咀嚼了一下之后就立刻碎成了残渣,而那些极少数的砖石结构的房屋也沉入了地底,在十数米的高度中砸出了密布的裂纹。

    “是恶魔!是地底的恶魔!”

    之前听到了罗兰说的话的人纷纷露出了恐惧的神色,大声叫喊着。

    “——恶魔出来了!地底的恶魔!”

    撕心裂肺的叫喊声掺杂在大地蠕动和骨骼挤压的咯吱声中,如同地狱中传来的呐喊。

    每过一分钟左右,塌陷就会往周围拓展一圈。那些远离罗兰站着的人们许多都被震塌的房屋吞了下去,还有一些被倾斜的房屋甩了出去,措不及防的落在了不断翻卷的地面上,瞬间一片血肉模糊。

    大地的暴动大约持续了七八分钟。每秒钟都有人哭嚎着被大地吞下去,或是被纠结蠕动的建筑物碎片撕咬成渣。

    在那之后,从碎喉大道的中段横着穿过肋刃街、金狮大道和白夜大道,大约五十多米的宽度全部碎成了渣,土地随意翻卷着,锋利的建筑物残骸就像灌木丛一样铺在地面上。

    而罗兰所在的房顶位置十分巧妙,正好巧妙的避开了最后一波的塌陷,和他站在一起的人面色苍白,呼吸粗重,但眼中冒出了极为璀璨的光芒。

    是了,他们终于意识到了一件事——

    “活、活下来了……”

    无需多说,人们不自觉地便把包含希望和信任目光投向了罗兰。

    唯有罗兰能带领他们从地狱中走出。

    这一点,毋庸置疑。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