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七十三章 深入地下(上)
    人们饱含敬畏看着罗兰。

    那并非是畏惧于罗兰的力量。一个黑铁而已,也许在其他地方足够混上个小队长,可在财富之城还远远不够看。

    罗兰唯一值得他们在意的地方只有一点,那就是他对未来的预知能力。

    毕竟,人最深沉的恐惧莫过于未知。而一个能够破除未知的迷雾的先知足以得到众人的敬畏。

    正如卡拉尔的督依德,或是白塔的星象巫师一般。

    “我听说,天祈卫士的地位等同于苏泽的子爵——”

    之前那个老者转了转眼珠,面向其他人严肃的说道:“我们有必要向这位大人献上忠诚。唯有团结起来,我们才有可能在这种天灾中得以生还。”

    呵呵。

    罗兰不露声色的冷笑一声。

    打算的真好。

    先把实力很差的罗兰捧起来,利用罗兰的先知的身份把其他人聚集在一起,用自己提议人的身份交好罗兰的同时,还因和罗兰关系的不同而拔高自己在其他人眼中的地位,最终在一个恰当的时机把罗兰取而代之。

    财富之城和其他地方最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财富之城的居民基本不可能对贵族有敬畏——你要是和一位贵族老爷一起在青果之锁里玩到凌晨,或者是和一位骑士老爷在肋刃街的酒吧里吹逼到天亮,你也不会对他们还保有多少敬畏。

    最纯净的敬畏之心来自距离,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一旦距离过近,这种敬畏难免要染上其他的色彩。

    因此,假如他在其他地方说了这一套,可能还真给罗兰拉来不少忠心的手下,可唯独在财富之城这个无法之地,罗兰那“等同于贵族的身份”反而可能招致他人的嫉恨和贪婪。

    先是辅助,然后篡位。多经典的套路,简单而有效。

    可这位老爷子明显忽略了一件事——这里是碎喉大道,法拉若将军的领地。就算他隐藏身份带进来的碎喉之杖们被炸死的被炸死,被困住的被困住……可是,巫师的身边难道就只有巫师,没有其他人吗?

    比方说,一个足以在隐藏在各方势力的探子眼皮子底下的精锐杀手组织。

    想想也知道,马库斯手下那批只会啪啪啪的劈雷的半吊子巫师又不会预言巫术,怎么可能精确的找到藏在街道里的每一个暗鸦的高层。能在野外找到游侠的只有游侠,同理,能在混乱不堪的城市里找到杀手的只可能是更精锐的杀手。

    更精确的说,是两个经受过严格训练的白银阶诡刀巫师。

    罗兰之前出声提示了炸.弹可能在拐角上——这件事立刻就让这些马库斯最信任的眼睛对罗兰提高了警惕。

    没错,天祈卫士的确是一个让罗兰先于所有人发现炸.弹的可能。但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罗兰本身就是安放炸.弹的人

    这件事毫无疑问是罗兰的危机,但同时也是一个机会。

    ——一个彻底让所有人的目光从罗兰身上移开的机会。

    被罗兰进行诱导分化以后,拥有起码的能爬上屋顶能力的、且具有基本服从能力的人占据了十三块屋顶,其中有八块屋顶的人因为地面塌陷而被杀死,剩余的五块屋顶是罗兰经过严密计算的——每一块屋顶的人都恰好不如罗兰这里的强,但如果两块屋顶的人联合起来就一定打得过罗兰这里。

    在这种制衡之下,罗兰的存在就逼迫着他们结盟,而且因为互相顾忌,他们的结盟无论如何不可能超过三方。

    无论是谁结了盟,都会吸引到剩下那个诡刀巫师的注意力。再加上罗兰这里的诡刀巫师,总会有至少一个区域的人是不被监视到的。

    在罗兰露出决定性的破绽之前,无论他受多大的怀疑,诡刀巫师们依旧不能确定他就是安放炸弹的人。换言之,只要罗兰能证明自己绝对无辜,那么以马库斯为首的黄金阶强者们就会把注意力投向剩下的那个区域。

    而现在的情况是,只要给罗兰很短的时间,他就能完成自己的布置。

    首先,第一步是证明自己无罪……

    心中念头电转,罗兰没有立刻对老爷子做出回应,而是先看了看那三个白银阶强者的表情:他们三个只有一个人脸上露出明显的不屑,还有一个人脸上隐约有一些怀疑。只有一个最年轻的男人一脸赞同的点了点头。

    ……看来,钉子就是最后那一位了。

    罗兰眯起了眼睛。

    “只要你们愿意相信我,”罗兰重复道,“只要你们服从我的命令,我就能带领你们走出这里。”

    “当然,当然。老约瑟服从命令听指挥。”

    那个老者一脸严肃,声音中气十足毫不发颤,语气却近乎谄媚。

    “那么,我先要向你们下达第一个命令——”

    罗兰嘴角微微翘起,毫无预兆的语气一转,立刻肃声念道:“白银阶的三人和我一起站在最前面,将老人、女人和小孩保护在队伍的中间!”

    “近战职业者自觉站在外围!由远程职业者进行督促!”

    “潜行类职业者立刻进入潜行,高于青铜阶的缀在队伍后面,黑铁阶和正式阶到前面来,站在我们四个人之间!”

    “巫师立刻开始沟通侦测用的法则,以三段降压的启动方式逐渐提高对奥姆之墙的连通性。”

    “着甲职业全部开启防御架势,感知敏锐的都给我把精神提起来!”

    “游侠将弓弩收起,拿出你们的近战武器来,展开攻击架势!”

    “所有人不得擅自离队,保持队形,自由接战,见敌必杀!”

    “——见敌必杀!”

    一开始众人还抱着或嘲讽或服从的心态听着罗兰说出的命令,但越听他们越是感觉到一种潮湿的恐惧感回响在心房中。

    不对。

    这个布置不对。

    ——这绝对不是什么抵抗天灾或是规避爆炸袭击的布置,而更像是某种对不可知敌人的防备和清剿。

    但就算意识到了不对,他们却已经下意识跟着罗兰的布置站在了该站的位置,进入了战斗准备姿态。

    “这位……大人,我们这是要和谁战斗?”

    面对那个混进来的诡刀巫师的疑问,罗兰表情一肃,一股淡淡的铁血气息铮的一下从他身上散发了出来。

    “我判断,安放炸.弹的人应该在下水道,”罗兰的声音铿锵有力,“我们不能把活着的希望全部寄托在凶手身上。”

    “我们必须先发制人!找到安放炸.弹的那伙人,然后把他们一网打尽!”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