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七十四章 深入地下(中)
    “进入地下?下水道吗?”

    “不是有炸弹吗?万一塌陷了怎么办!”

    “那样我们绝对跑不出来啊!”

    罗兰的话几乎是瞬间就引起了所有人的反对。

    “抱歉,阁下……我是说,就算那伙狂徒藏在下水道里,我们是不是也要稍微……我是说,谨慎一点?”

    老约瑟嘴角一抽,挤出难看的笑脸挤到了罗兰身边,低声说道。

    “哦?”罗兰似笑非笑的说道,“那你的意思是,你要违背我的命令咯?”

    在被罗兰盯住的瞬间,如同被毒蛇缠在脖颈上的危机感顿时让老约瑟一个激灵,定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然而,那却不是罗兰自身所带来的危机感。

    一眼望去,罗兰身后的空气似乎都扭曲了起来,一只好几层楼高的巨大扭曲眼珠沿着罗兰的目光饱含恶意的注视着自己。

    仔细望去,那眼珠中分明还滚动着数不清的像虫又像脑髓的白色小蛇!

    老约瑟不自觉打了个寒噤,后背瞬间被冷汗浸透,然后才发现那只是自己的幻觉。

    可他却丝毫没有因此而松一口气,反而大惊之色——

    这种情况他并非没有见过。

    至今为止,他已侍奉痛苦与欺骗之神萨特五十余年。在他还是一名黑铁阶牧师的时候,曾以窥探神术远远地亵望过一次战争女神的圣女,那时他也曾受过类似的伤势。

    在感知神术触碰到她的那一瞬间,老约瑟的双眼几乎被暴烈的圣光灼瞎。

    在视野陷入一片昏暗之后,老约瑟不光是看到了巨大的车轮将自己碾碎的幻影,就连他的精神也被瞬间撕成了碎片。

    他曾经是萨特的所有牧师中,最有希望在三十岁前进入白银阶的天才。可仅仅被希维尔无意识的反击了一下,他进入白银阶的时间足足向后推了二十多年。

    那种情况叫做亵望之罪。如果一个神术职业者的灵魂过于脆弱,却试图窥探一个无时无刻不被伟大存在注视着的人就会受到这样的伤害。

    但是,没道理啊……

    早在两年以前,他进入白银阶灵魂异化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了。别说是窥视战争女神的圣女,他甚至远远的用神术看了一眼太阳与正义之神的枢机主教也没有再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老约瑟在幻境中醒来以后,感到全身害冷,抖若筛糠,像是不知不觉间得了疟疾一般。

    这次的亵望之罪看上去似乎要比以前的要轻,但老约瑟却知道,这次的神罚甚至一击击穿了自己白银阶的异化灵魂,直接作用在了肉体上。

    莫说别的,光是平时与神明间稳定的联系都已经被打断。老约瑟估计,自己起码在三个小时内连个光照术都施展不出来。

    至于罗兰身后的神祇比泰尔还要强大——这样的想法他压根就不敢有。

    可无论如何,他是不再敢试图窥探罗兰了。连带着,就连质疑他想法的勇气都一并打消了。

    准确的说,失去勇气并不只有老约瑟。

    依仗自己的能力在之前对罗兰施展各自的探测能力的人不在少数。可他们要不然就是什么回应都没收到,要么就是受到了强烈的精神打击。

    甚至就连那三位明面上的白银阶也不例外。

    顿时,那些心怀鬼胎的人变受到了重重的一次打击,一下子就老实了许多。

    没有人带头捣乱,所有人都被压制在群体之中,不敢发出一言。

    于是罗兰就这样率领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从被震开的大地裂缝中进入了下水道,看上去丝毫不担心余震的情况。

    呆在其他房顶的人见状,心中纷纷起了疑心。

    想了想,他们还是决定让几个人先跟下去看看情况。

    另一边,罗兰暗暗舒了一口气。

    ……可算是糊弄过去了。

    以自己区区正式阶的位阶在一堆青铜白银的环绕中强行装哔,罗兰表示自己压力有点大。

    就算天祈卫士具有洞悉未来的能力,可只要他们冷静下来想一想,那和罗兰成为他们的暂时首领并没有任何直接的关联。

    好在,因为他们的疑心,罗兰反而吓住了他们。

    在他们发出意料之中的反对声的同时,罗兰立刻就预判性的开启了希格斯的注视。

    果不其然,罗兰这边立刻就看到了刷屏一样的反制神术的提示。

    值得注意的是,有四个八环以上的侦测类型的术法被罗兰成功反制了。

    ——换言之,白银阶的人不是这明面上的三个,而是起码有四个!

    “克莱因、戴克、罗莱雅,还有……约瑟吗?”

    罗兰微微眯上了眼睛,黑袍之下潮湿如蛇的气息逐渐蔓延。

    有些出乎罗兰的意料,希格斯的注视和游戏里的效果并不一样。

    在使用了希格斯的注视之后,罗兰明显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变的清晰了好多。

    但他知道,这只不过是错觉而已。就如同力量属性突然增长就感觉到自己力大无穷一样。

    可是,要说是感知属性增加了又有些不对——罗兰打开属性页之后,并没有看到自己的感知增加了哪怕0.1的数值。

    大约是视野被希格斯污染的原因吧。

    而且不出意外的话,恐怕自己又要接受一轮意志检定了。

    罗兰深深的叹息着,呼出了一口带着潮湿腐臭气息的黑色气体。

    他似乎能看到自己呼出的这口气在空气中燃烧起来,流动着化成带着翼的漆黑小蛇,在空中不断扭曲,发出可怕的尖叫,然后破碎成黑紫色的蝴蝶和触手缠向了自己。

    那是潮湿、粘稠而阴冷的触感。让人联想到蚯蚓、花椒、洒在身上的可乐还有干枯的葡萄皮……

    黑色的长袍之下,罗兰的瞳孔不自觉的向上翻动起来,瞳仁渐渐显露出一丝昏黄。

    这时,罗兰听到了一些模糊的低语。

    那种模糊不清、似梦似幻的错觉就像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听到的一样。

    就在罗兰意识到这低语的存在的时候,那模糊不清的声音便突然放大了许多倍,在耳边响起,将罗兰从即将迷失的边缘唤回:

    “先生,先生……”

    眼前的世界如同烧焦卷起的油画一般燃烧着无色的火焰从罗兰眼前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貌似恳切的老约瑟。

    他清了清嗓子,投来了关切的目光:“大人,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什么?我特么在想为什么希格斯的注视里藏了一个精神污染!

    毫无准备之下差一点就永远迷失在幻境中的罗兰几乎要骂出声来。

    但他忍了忍,脸颊微微抽搐了一下,最终还是把涌到喉咙边上的怒骂又咽了下去。

    “我在想,你们也许需要一个称呼,”罗兰先是做了一个深呼吸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绪,“奥兰多,奥兰多先生……你们就如此称呼我吧。”

    疯狂的奥兰多——罗兰清楚的记得,那是意大利诗人卢多维科的杰作。

    也许我已经疯了吧。

    罗兰心里想,嘴角无意识的上扬,露出一个温柔而虚伪的笑容。

    “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了下水道的内部。我们的危机来自狭窄地形中的爆炸、下水道建筑结构的塌陷、很可能藏在某地的敌人以及一些逐渐溃烂的尸体……”

    “奥兰多先生,不用说这么多,你就说我们要做什么就好了!”一个人在队伍里高呼道,引起了阵阵应和。

    “你们必须谨慎。正如我之前所说,保持队形,自由接战,见敌必杀。”

    罗兰用平静的声音说道:“好在下水道的连接处没有被炸.弹完全摧毁。我们如果把眼前这块巨石搬开,就会进入到财富之城的下水道内部……”

    还不等罗兰说完,就有人迫不及待的把面前一块一个高的巨石推到了旁边。

    顿时,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

    明天二更,求一波三江票!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