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七十九章 提兰斯大坝(上)
    众神历916年,13月3日,下午六点整。

    太阳低垂,阴云密布,天边的黄昏已然迫近。

    在罗兰的决策下,众人在前面挖掘着下水道的顶端,希望能从这类直接挖到肋刃街的中心,打那个亡灵一个措手不及。

    而戴克则主动请缨,和罗兰一起留在后方给后面下来的一个屋顶的人埋设陷阱。让他们不至于耽误罗兰一行人的“正事”。

    “下雪了。”

    罗兰抬头看了一眼下水道顶端的指示灯颜色,低声说道。

    “阴影之月到了……又有人会冻死了吧。”

    跟在他身边的戴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他本是顺口接了一句,但没成想罗兰却霍然转过头来,黑袍之下的双眼紧紧盯着他。

    “不会有人冻死的,”罗兰重复道,“今年,不会再有人冻死了。”

    戴克皱着眉毛看向了罗兰,紧紧盯着他。罗兰也毫不畏惧的反过来一直看着他。

    过了很久,戴克终于妥协的后退一步,向罗兰微微鞠了一躬。

    “好吧,今年不会有人冻死了,奥兰多先生。”

    也至多就是给自己街道的流浪汉发送一些棉衣而已——

    说实话,戴克就连给他们送棉衣都不想。能冻死最好。

    在他看来,这些流浪汉简直就是败类中的败类。从不工作,什么也不想付出就想滋润的活着。

    但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就当养狗一样养着他们也无所谓。

    可最令人憎恨的,是他们那可笑而自大的流浪汉式的智慧。

    这些可怜又可恨的小东西在某些事上反而比其他居民要敏锐的多。他们总能发觉一个区域管理者究竟是真正心怀怜悯,还是把狰狞的面目隐藏在慈悲的面具之下。

    随后,他们就会组团寄居在那些仁慈的管理者的街道里,撒泼打滚无所不用,敬业的吸干这些街道管理者的每一滴血,或是干脆逼迫他们舍弃仁慈,心硬如铁。

    而没有理由,他们又不能杀掉这些流浪汉。在财富之城这个混乱之地,规矩非常重要,自己定的规矩自己必须要遵守。

    于是他们只能花钱请血手指把这些流浪汉无声无息的杀掉,扔到下水道里。

    但流浪汉实在是太多了。

    实在是太多了,想杀到他们退出自己的街道需要相当大的一笔数目,而且他们出去之后还会拼命说这个街道管理者是多么多么的不好,之前的义举赢来的名声很快就会被他们败个干净。

    这些杂碎烦人的要死,欺软怕硬,可以说存在本身就够让人头疼的了。

    “不,”出乎意料的,罗兰摇了摇头,“我指的不是这个。”

    还想怎样?

    戴克用力的叹息,深深的皱起眉头看向罗兰。

    如果不是很过分的要求他是无法拒绝的,毕竟碎喉大道的子民还需要“奥兰多”先生的帮助,才能在教授的阴谋下求生。

    毕竟,他已经无法回法拉若了。

    戴克也听说了,老山王委托沉默巫师保护的两个小家伙被青果之锁的人抓走,那位和小山王关系很好、以后很有可能成为山民的王后的小女孩还被套上了奴.隶项圈——可以说,马库斯一定会死,区别就是他自裁或是由山王亲自为他套上绞索而已。

    如果戴克回到法拉若,一定也会被一同问罪。但实际上,老山王并不想放弃财富之城的这块势力,同时,一位训练有素的诡刀巫师也是相当珍惜的资源。

    他有自信,如果自己装傻不回去的话,法拉若绝对不会派人来传唤自己的。

    但是,马库斯大师却是一定会死了。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才能保住自己的这块地盘。

    “我只是想说……”

    罗兰很苦恼的样子,用手按了按额头。

    “那些有房子有工作的居民想必不会对凛冬过于畏惧,而那些没有房子的人……今年的爆炸说不定会把某些人都炸死了呢?”

    “不太可能。就算是他们……”

    戴克话说到一半,突然卡壳。

    不,他明白了。他知道罗兰的话什么意思了。

    一股跟之前的潮湿目光类似却微弱很多的带着湿意的恐惧将他慢慢包围。

    但同时,他也被罗兰的话语深深的吸引。不得不说,罗兰的说法非常具有诱惑力。

    都知道碎喉大道和肋刃街是流浪汉喜欢居住的两条街,聚集了相当多的流浪汉。

    如今,这里发生了可怕的爆炸……

    那么,如果这些流浪汉大批的失踪也不会有人在意的吧?从来没有人关系他们,谁又能知道究竟有多少流浪汉是被炸死的呢?

    是了……之前马库斯就表示要找个借口把这些流浪汉清理出去,眼下这场爆炸正好是非常好的时机!

    戴克此刻已经下意识的把自己当成了下一任的碎喉大道管理者,并以一个区域管理者的思维角度细细思量罗兰的说法。

    也许可以派人把他们全部杀死,丢进下水道……不,如果完全没人逃出去也不正常,这对自己的名声无益。

    对了,先要把碎喉大道的那群臭乌鸦彻底干掉。这样的话除了自己这些诡刀巫师就彻底没人知道碎喉大道的损失究竟有多少了……

    一个个的想法快速的在戴克脑海中浮现,他甚至从未想过万一接任区域管理者之位的不是自己该怎么办。

    不对。更准确的说,那种念头就算在脑中飘过戴克也会不屑一顾的把它丢掉吧。

    连如何清理暗鸦那些惹人生厌的臭虫聪明的戴克巫师也已经想到了很好的办法,接任首领之位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我明白了!”

    他激动的点了点头:“谢谢奥兰多大人的指教!”

    “你现在还不用谢我,戴克。”

    戴克只见“奥兰多”大人微微倾过身子来,一股隐约带着鲜血和花椒味道的花香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充满了自然的芬芳。

    ……奥兰多大人,是个女人吗?

    戴克脑中隐约露出这样的想法。

    就在戴克思索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了哪里不对。

    背后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你是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你名字的吗?”

    “奥兰多”大人纤细的食指点在戴克的额头上,那指甲并不很长,却锋利的吓人。仅仅只是轻轻的一戳,戴尔就感觉到自己的额头已然被戳破。

    “当然是,”“奥兰多”的声音沙哑如蛇,掺杂着低沉的笑声,形成了近乎可怕的疯狂的和声,“在你临死前,求我给你祷告时说的啊——”

    在那一瞬间,戴克似乎看到了那黑袍下水银的光泽一闪而过。

    水银的瞳色?人类怎么可能拥有那种颜色的眼睛……

    但很快,这样无关紧要的细节就被戴克忽略。

    “您是说,我很快就会死?”

    “正是。”

    “奥兰多”大人断言道。

    “你的两个同事里有一个心狠手辣之徒。那个叫罗琳的人找到了一个教授的炸.弹,打算顺手把你炸死在这里,以夺取首领之位。”

    罗琳?

    她竟然想杀我?

    她竟然敢杀我!她怎么能——

    戴克瞳孔缩小,心中怒火顿时涌了上来。

    既然“奥兰多”大人能得知那个女人的名字,就肯定是在未来里见到自己如何称呼她。要知道,诡刀巫师和星象巫师的名字属于绝密,这是他们一身力量的来源。也是他们最大的弱点,绝不会对外人泄露。

    那么,预言的真实性就毋庸置疑了。

    现在戴克无比庆幸自己能找到一个预言系的职业者,并和他交好。

    现在他想要的,就是利用“奥兰多”大人的预言先下手为强,找机会把那个婊.子弄死。

    “请您帮我!奥兰多大人!”

    想到这里,戴克非常果断的直接立刻跪了下去。

    “别这样——”罗兰把他接住。

    戴克顺势改拜为半跪,低头亲吻了罗兰的左手手指,然后抬头一脸真诚的望向罗兰:“不!请您救我!奥兰多大人,我还不想死!”

    “当然,你不会死的。前提是你得听我的。”

    黑袍的“奥兰多”大人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但此刻戴克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

    “我当然会听您的!我什么都会听您的!”

    “很好。那么现在,和我一起到前面去,”罗兰俯下头低声对戴克说道,“我会证明给你看。”

    五分钟马上就要到了——

    “——你那亲爱的同事引爆的第一颗炸,弹,就会在你现在站的这个位置。”

    ——————

    第二更,求推荐啦。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