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八十一章 提兰斯大坝(下)
    “通往必至的毁灭的道路不可预测,因为黄昏之物的本质从未寄予在它的诉求里。”

    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回响在肋刃街的统治者的卧室里。

    这间足以用恐怖的色彩去描绘的卧室此刻充满了一种近乎艺术的疯狂美感。整整十七具腐烂的尸体身穿不合身的小孩的衣服,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全身关节松软如破娃娃一般散落在房间四处。

    也许是因为这种原因,明明现在只到黄昏,这位亡灵统治者就已经把整个房间的厚重窗帘全部拉上。

    而在整个房间的正中心,一个由鲜血勾勒出的简单法阵一闪一闪的发着稳定的信号,稳稳地摆在法阵正中心的一颗孩童的眼珠中伸出了许多触手,在空中组成一个嘴巴的形状,一开一合的说着什么。

    “大师,求您原谅我。”

    如果有外人看到这一幕定会显露出惊愕的表情。在财富之城占据一块区域的亡灵此刻正如一个虔诚的教徒一般跪在那个由触手组成的嘴巴面前,连抬头都不敢,就这样恭恭敬敬的匍匐在地上。

    “我身边皆是愚民,我竟不知如何向他们揭示世界的终结……大师,请您告诉我,我究竟是该用更温和一点的方式还是……”

    “你不应在此事上踌躇犹豫,卡萨,”那从触手中浮现的扭曲之唇微微一抿,露出一个不悦的角度,“虽然全知全能的恩佐斯给了我们解释,但我们仍有义务以更绝望的角度去解释必至的末日,因为这世界从无半点希望,能让愚民从迷梦中醒来即是我们最大的荣光。”

    “……是。”

    被称为卡萨的亡灵面色犹豫:“但是大师,我们真的要把那些行尸放出来吗?它们一定会摧毁财富之城的。”

    “恰恰相反,在受难之树的帮助下,这些行尸会重建财富之城的秩序。”

    那低沉沙哑的声音渐渐温和了下来:“过去在你的帮助下,我们真理会已经把法琳娜赶跑了。如今,这座城市再没有任何一个德鲁伊可以阻止这个仪式。”

    “卡萨,现在真理会需要你。”

    那个沙哑的声音温和如长者,充满了鼓励。

    “……我想想吧。”

    卡萨重重的点了点头,伸手打断了仪式。

    他就这样独自一个人跪在狭窄如刑讯室般恐怖而单调的卧室里,沉默了许久。

    然后他决定开始祷告。

    ——为即将被他杀死的人祷告。

    可就在他的悼词刚刚进行第二节的时候,空无一人的房间地板下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不,如果将其称为敲门声的话未免也太过轻浮——那只是单纯的碰撞而已。

    那是以肉体之躯重重轰在单薄的铁门上的声音。就像是有人掐着某人的脖子把他反复砸在门上一样的感觉。

    但细细分辨,似乎又不是……

    卡萨睁开眼睛,皱着眉头看向了自己房间的某个角落。

    那里是他设置的暗门。穿过这个暗门就可以到达下水道,他平时就是通过这个暗门潜入下水道给那些行尸埋放脊居虫的。

    虽然用行尸的脊髓养成的脊居虫所榨出的血腥臭又污秽完全不能使用,但好在这些脊居虫的样子和普通的脊居虫并没有什么分别,至少能顺利的卖出去。

    而卡萨他做的就是一锤子买卖。凡是敢找他要赔偿的都被丢在下水道养脊居虫了。

    这个暗道便是卡萨在这里最重要的资本,哪怕他在明面上的资本败得再严重,只要这条暗道没有被人发现,他既可全身而退又可东山再起。在必要的警惕之下,他甚至没有给自己最亲密的手下提过一句。

    因此,绝不能呼唤卫兵。

    卡萨紧皱眉头,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宝石项链,把它缠在右手手腕上,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暗门。

    但出乎他的意料。在暗门后面的并不是喝醉的流浪汉或是手持毒匕的刺客,而是一个脑门上贴着一张白纸的半腐烂的行尸。

    “……”

    卡萨第一感觉是自己被逗了。

    但当他看清楚那张白纸的质地的时候,他的表情立刻严肃了起来。为了防止行尸的嘶吼引来卫兵,卡萨先是伸出手来掐住了行尸的脖子,把支持它行动的负能量抽了个干干净净。

    在给自己加持了免疫毒素和诅咒的神术之后,卡萨伸出手来揭下了行尸额上的字条。

    然后他就立刻被字条上的第一句话震慑到了——

    “这里就不多做客套了,尊敬的卡萨先生。您可以叫我奥兰多。也许您并不认识我,但您只要知道,现在财富之城发生的爆炸都是我弄出来的就好。”

    “那么,您现在认识我了吗?”

    ……这人是个疯子吗?

    但是,他是从哪弄到我名字的?

    卡萨眉头一挑,接着往下看去:“我想要的很简单,只要卡萨先生您把提兰斯大坝打开就好了。是的——我知道那钥匙就在您手上。您也不用紧张,知道这件事的只有我,而我是不会泄露一位亲密盟友的名字的。”

    “虽然我认为,我们之间需要进行某种友好亲密的交谈……但出于某种多余的担心,我姑且还是把各种情况都解释一下吧。”

    “——简单来说,就是如果您不按我说的做的话,从现在开始,我就每过一分钟就引爆您身边的一座建筑物。您的考虑时间大约有三分钟,如果三分钟以后我没有收到提兰斯大坝打开的消息那么那些可爱的大块头就会遗憾的让您提前见到至高的真理——”

    字条的字迹越到后面就越潦草,最后一笔甚至划破了纸面,长长的拖曳到了字条之外。

    卡萨脸色难看,端着字条的双手颤抖。

    绝对是个疯子。

    “这人绝对是个疯子……”

    卡萨不断重复着这句话,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的脑海一片混乱。

    就在这时,一声巨大的轰鸣声让卡萨脚下的地面剧烈的晃动了起来,他房间里那些穿着小孩衣服的尸体无规则的在地面上滚动着,时不时的掉下点零件来。

    和之前那些发生在碎喉大道的爆炸不同,最近这两次爆炸离自己的所在之地是越来越近。到这一次为止,卡萨终于感受到了爆炸的威力。

    终于,卡萨切身的意识到了,那个疯子是真的说得出干得出。

    “提兰斯大坝……吗?”

    第一次的,卡萨开始思考这个提议的可行性。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