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八十五章 无戒的左手(中)
    轰——

    罗兰一行人刚刚从小巷中走出,便看到了肋刃街的亡灵居住的房屋在巨大的爆破声中轰然垮塌,一层层的向下落去,高达五层的高楼在重力的影响下一段段的塌陷,激起尘土发出巨大的声音。

    然而,这场声势如此浩荡的爆炸却看不到光和火。

    从这个角度分析,这颗炸.弹大约是在房屋的正下方引爆的吧。整个房屋的地下结构被直接炸塌,无可奈何之下便向下一层层塌陷。

    可是,那里应该是肋刃街的监狱所在。

    教授到底是怎么把炸.弹安在那里的?

    众人心中满是疑虑。

    可还不等众人赶向那里,巨大的火球便从废墟中升起,将建筑物的碎片直接炸飞,极高的初速度下把周围的建筑物打成了筛子。

    可这还没完——

    那些向上飞去的建筑物碎片裹挟着浆一般浓稠的火焰,如雨一般在天上自由散落着,把周围的房屋引燃。

    路上的行人更是不用说。从几百米的高空坠下的碎片缠绕着足以将人瞬间烤焦的火焰,又或是连看都看不清便把周围的房屋打出蓬蓬烟雾的高速碎片都把街上的行人屠杀殆尽。

    两次爆炸密集在一起的威力竟是如此可怕——

    即使隔着三个街区,众人也能感受到那近乎天灾的威力。

    不知由谁带头,他们纷纷向罗兰垂首致敬。

    要不是罗兰突然让他们放弃在肋刃街的下水道一直打穿到地面上的计划,改从青果大道下面上去。恐怕现在他们已经避无可避,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弄的死的死伤的伤。

    不过现在。看那个亡灵的房子被炸成了那样,似乎已经用不到罗兰他们去杀了。

    如果说炸.弹就是教授弄出来的东西的话。那也就是说教授已经亲自出手把那个亡灵杀死了一次。

    现在就算罗兰他们把那个亡灵抓过去送给教授,恐怕也不能起到什么作用。

    跟何况,以那个爆炸的威力计算,现在去找那个亡灵恐怕还得想办法把它从墙上扣下来……

    “奥兰多大人,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戴克恭敬的垂首问道,其他人也纷纷投来了期待而顺从的目光。

    如果说无法用那个亡灵换取教授的宽恕,那么财富之城仍然会处于无法被消弭的危机中……

    ——然而,没有任何人发现,不知从何开始。他们的愿望已经从保全自身被扭曲到了更加广阔的层面上。

    罗兰不作回应,只是定定的看向街边奄奄一息的流浪汉们,突然好像发现了什么一样轻笑出声。

    “打起精神来,孩子们。我们不是毁灭者,我们是拯救者,”罗兰的声音沙哑而温和,带着显而易见的善意,“现在救世主们该去拯救他人了。不是吗?”

    迎着众人不解的目光,罗兰伸手指了一下街道上随处可见的流浪汉们。

    “告诉我。你们看到了什么?”

    “一个流浪汉?一个濒死的人?不,不是——他们是信使。他们是传达希望的信使。”

    “现在财富之城被战火和爆炸声所充斥,变得不安定、危险、充满混乱。”

    罗兰抬手指向了那个亡灵被爆炸彻底摧毁的房屋,语气渐渐激昂起来:“在爆炸的威胁下。这街上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在下一秒暴毙,家也不在是安全的代名词,泥石和土木的结构在炸.弹面前并不能比纸安全多少。”

    “再守规矩的乖孩子也不能让炸.弹不去他们的家。而哪怕是死囚,也有可能在被炸毁的监狱中逃生。”

    “——在这种情况下。财富之城的规矩与笑话没有任何差别。凡过来说,我已经用事实向你们证明了。只要你们服从我的命令,我就能拯救你们。”

    罗兰的嘴角一扬,白皙的下巴上刻出一个令人不安的弧度:“所以说,我们大可取而代之。”

    所有人的呼吸纷纷为之一滞。

    取而代之——

    他们眼前一亮。

    没错,肋刃街的首领一旦死去——或者说死去一次,他的势力几乎就会被瓜分干净。但并没有人说,瓜分这些势力的只能是那些其他街道的统治者。

    假如奥兰多大人能替代那个亡灵的地位,占领肋刃街,那么最早跟随罗兰的他们也将一跃从财富之城中最底层的普通人变成权力的执行者,成为货真价实的特权者!

    “罗兰大人!您需要我们怎么做?”

    就连一旁的老约瑟也是双眼放光,喘气都粗了几分。

    阴暗之主的牧师没有几个有钱的。限于教义,他们不能使用以正常的手段挣到的钱。

    这几乎让绝大多数的牧师都处于穷困潦倒的边缘。

    也正因这样的教义督促,很多牧师就算一开始心中还存有慈悲,很快也不得不放弃了所有的矜持,为了自己的生存不惜一切手段。

    不过这个教义也是有他的漏洞的。

    如果阴暗之主的牧师在其他地方挂闲职赚取工资是不会被允许的——但是假如他是被财富之城的某个区域统治者雇佣作为顾问,却可以因“为恶人谋划”的罪名把钱洗黑。

    可是,基本上是不会有人愿意雇佣阴暗之主的牧师的,在财富之城更是如此。

    那是因为欺骗和背叛同样是阴暗之主的领域。而越是在充斥欺骗和背叛的地方,人们反而会越在意这些东西。

    不过,现在老约瑟只是以一个普通的刺客的名义为罗兰献上他的忠诚,并没有暴露他的身份——至少在他看来,自己并没有暴露身份。

    出乎他的意料,他的“奥兰多”大人并没有理会他,只是摇了摇头,朝前面的一个流浪汉走去。

    可当老约瑟看到罗兰身前的那个流浪汉的面庞的时候,脸色不得不为之一变。

    “卡卡?”

    老约瑟惊疑不定的看向那边。

    卡卡里特——那是自己的同僚,和自己一起被派到财富之城里外驻的十二个牧师的其中一个。

    老约瑟记得他有一个七岁的女儿。卡卡里特就在前几天晚上的聚会里还给老约瑟他们看过她的照片。很可爱。

    “他怎么会……这个样子?”

    在所有人的没怎么注意的情况下,老约瑟收起了自己的嬉皮笑脸,眯起的眼睛中开始闪烁起猫科动物的寒光。

    仅仅只需看一眼,他也能知道卡卡里特遭受了怎样的折磨。

    他的脖颈开裂,鲜血淋漓。在伤口的附近有两圈带着血痂的灰黑色痕迹,附近满是水泡,甚至已经开始流脓。

    应该被撒过盐的缘故吧。

    那伤势大约是被烙铁仔细的烫了一圈——又或者是被套上了烤的发红的铁项圈。

    除了这种可能,老约瑟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究竟是怎样的伤害才能让人的脖子遭受到这种程度的烫伤却不致死亡。

    而他的十指的指甲都被人暴力的用钳子拔去,其中有两根还因为行刑人的手艺让指骨也一同被粗暴的捏碎。

    同时,老约瑟注意到了卡卡里特右手的食指中指拇指被人生生用满带锈迹的铁钉贯穿,根本用不上力,而且极易被感染。

    看到这里,老约瑟的脑浆几乎被澎湃的怒火煮沸——

    那群猪狗不如的畜生!

    本来卡卡里特的脖子上的伤势就已经很容易被感染,尤其是现在财富之城里爆炸尘乱飘,稍微大吸一口气就会呛得直咳嗽……

    老约瑟不由得把期待的目光投向了罗兰。

    虽然他也不认为一位“天祈卫士”能有什么治疗手段……不过说不定,罗兰也许会有治疗药水也说不定呢?

    第一次的,老约瑟无比期待罗兰能展现出他的仁慈——他曾经还以为,在财富之城里这种特性是完全的有害无益。

    只要能接受治疗,以卡卡里特的身体素质,就有活下去的可能!

    “请,一定要救救卡卡啊!”

    老约瑟无声的祈祷着。(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