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八十六章 无戒的左手(下)
    将卡卡里特从深沉的昏迷中唤醒的,是右肩传来的温暖感觉。

    那种感觉有点像是一只手拍在自己的右肩,却又有一股暖流缓缓地流遍全身,被冻伤的躯体被暖流冲刷着,发出难忍的瘙痒。

    莫名的,卡卡里特想起了那位仁慈的大人。

    当初,他的手就是这样拍在了自己的肩上。

    他曾经说——

    “你没有错。”

    宽厚而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没错,他就是这样……

    ——不对!那不是幻觉!

    卡卡里特猛然一下睁开了双眼。

    果然,那熟悉的、仁慈的、宽厚的身影就这样静静站在他眼前,仅仅立在这里,那身朴素古旧的黑袍就仿佛将身后的混乱世界与此处分隔开来。

    ……是那位枯萎者大人?

    顿时,卡卡里特热泪盈眶。

    他感受着身上伤痕的快速愈合,感受着那只温暖的手将自己硬生生从地狱的边缘拽了回来,不由得痛哭失声。

    “你得救了。”卡卡里特眼前的黑袍人温和而低沉的说道。

    “谢谢,谢谢……”

    卡卡里特跪在了地上,声音也颤抖。

    他一口咬住右手的三枚钉子,猛地将它们拔下,发黑粘稠的血液快速的从伤口中流去。

    卡卡里特感受着手上的肉芽扭曲着缓慢相连,发出剧烈的瘙痒,心中却感到无比的幸福。

    贪婪的吸了一口冰冷却隐约带着几分焦糊的空气,双目泪流不止。

    这就是……活着的感觉吗?

    他抬起头来看着罗兰。感觉他是如此的亲和伟大,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一个冲动——

    “大人……我可以亲吻你的左手吗?”

    “当然可以。孩子,”罗兰的声音沙哑而轻柔。如同一位慈祥的老者,“你可以亲吻我的指尖。”

    “——等到我的左手带上戒指,我将给你亲吻我的戒指的权利。”

    ——————

    “施法成功,消耗四点自然能量,当前自然能量26/30”

    “再次释放治愈之触。”

    罗兰心中暗暗念道。

    于是浅绿色的灵光在他的左手掌心二度亮起,却因为他的左手紧紧按着那个流浪汉的右肩而不被外人看见。

    事实上,在罗兰看到这个“流浪汉”的脸的时候,他几乎要笑了出来。

    这个明显接受过严刑拷打的可怜人,正是当初他在青果大道拷问的那个阴暗之主的牧师。

    谁都知道。牧师因为要把自己的精神与神明同步,导致低阶牧师的意志极度脆弱,根本不可能在拷问之下藏住东西。

    这个情况一直要持续到牧师进入白银阶,精神异化以后才能得到一些弥补。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各区的区主教一定要白银阶以上。不然的话,他们根本没法从一些迷惑心灵的巫术和神术中得到豁免,很容易就会被敌对势力控制。

    所以罗兰选择了那个牧师,让他给青果大道的人泄露食脑妖的消息。

    说实话,罗兰真的以为这个牧师已经死了。

    可他却没有想到。青果大道的首领竟然蠢到了这种地步,拷问完了居然不顺手杀掉。

    就算担心预言神术找到自己,大可找一个手下杀掉他,然后把那个手下干掉就是了。

    不过就是一个手下的性命而已。连这个都舍不得。活该成不了大事。

    阴暗之主就算掌管的领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他毕竟也是正神,不是邪神。而折磨一个正神的牧师。无论在任何地方都属于极大的罪,判一个异端然后注水银都算是轻的了。

    在罗兰第三次使用治愈之触以后。终于让这个被折磨的业余刺客醒了过来。

    后面的对话也丝毫不出罗兰的所料。

    罗兰用力按着这个牧师的右肩不光是为了遮掩巫术的灵光,还有着其他的原因。

    那是在心理学上被称为“心锚”的技巧。

    具体细节不做赘述。总之就是罗兰因为之前放走他的时候按压过他的右肩,在罗兰以同样的力道按压他的右肩的时候,他就会不自觉的想起当时的心情。

    为了防止他下意识的攻击离他最近而且有肢体接触的自己,罗兰甚至还把好不容易才冷却下来的友好术也一并使用了。

    果然不出罗兰所料,这个牧师在冷静下来之后就立刻提出了效忠。

    在法恩斯,左手是有着特殊意义的。

    一般来说,所有的附魔戒指都必须戴在右手,凡是戴在左手的戒指都有他特殊的含义。

    比如说,把戒指戴在小指说明自己丧偶,戴在中指说明自己禁.欲等等。

    同时,亲吻左手手背有求婚的意义,亲吻左手的指尖代表效忠。

    而亲吻左手的戒指,就意味着效忠者必将得到主人的最高馈赠。

    比方说亲吻贵族的戒指就意味着能够得到骑士之位,亲吻主教的戒指甚至是见习牧师转正的一个仪式。

    可对一个牧师来说,他的效忠具有特别的意义。

    如果他只能亲吻指尖,就意味着他是把罗兰与阴暗之主放在了同等地位上。这样的话他便会被阴暗之主厌弃,牧师等级也不会再提升。

    可如果他能够亲吻罗兰的戒指,就等于是罗兰给了他更高的地位,他也能够继续得到阴暗之主的青睐了。

    所以在罗兰那样说了以后,那个阴暗之主的牧师便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神色。

    “那么,你叫什么名字?”

    “卡卡里特,我叫卡卡里特,大人。”

    阴暗之主的牧师亲吻了罗兰的指尖,然后立刻匍匐在地上,恭敬地答道。

    “那么,卡卡里特,你现在要在这个城市里宣扬我的名。”

    罗兰嘴角微微一样,以温和却又不失威严的苍老声音说道:“就以你的亲身经历,在人民中宣扬我的名。你要让他们相信在这里还有仁慈与怜爱存在,让他们知道,这里有人可以宽恕他们的罪。”

    在卡卡里特恭敬的低头称是,领命离去之后,藏在人群中的老约瑟才神情复杂的走到了罗兰身后,轻声问道:“大人,你是怎么做到的?”

    他对卡卡里特莫名其妙的效忠感到不解。

    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罗兰只是笑笑,然后对他问道:“你听到水声了吗?”

    “什么?”

    老约瑟迷茫的问了一句,虽然对罗兰强行把话题转移感到几分不满,但他还是听话的侧耳聆听。

    出乎他的意料。

    真的有某种水声——而且并不算很小。

    就仿佛是瀑布一般,有什么东西在奔流着。

    听声音……好想是从地下水道传来的?

    “的确是有水声……怎么了,大人?这个水声……代表了什么吗?”

    老约瑟意识到了有些不对,压低了声音向罗兰问道。

    罗兰却只是摇摇头,轻轻的笑了:“它大约代表着……毁灭与救赎吧。”

    在那一瞬间,老约瑟似乎听到了银铃般的笑声在虚空中一闪而逝。

    浓烈的不安如毒蛇一般,紧紧地缠住了他的心。(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啊……各位抱歉,十弦今天有点事,一直到现在才回家,所以更新稍微晚了一点。

    明天二更好啦,求打赏求订阅~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