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八十七章 如敬神明
    “这是一个罪恶的城市!”

    “你们有祸了!”

    一个身着破衣的人,脖颈密布伤疤的人站在高处,扯着脖子声嘶力竭的喊道。

    受惊的人、迷茫的人、心怀鬼胎的人围拢过来,密集成群。

    见到这里的人这么多,金手指们不怀好意的聚拢过来,眼神不自觉的瞄着他人的腰间。

    然而,就算这么多的人聚拢在一起,也没有任何执法者前来驱散众人。

    或者说,他们已经不再注意这些东西。

    战火、爆炸和遍地的混乱中,生命的意义变得无比脆弱。

    在也许是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里,工作和义务这种东西已经被拖出了他们的意识。

    相比较那种无意义的东西,美酒、美食和美人反而更让他们留心。在现在已经完全停止交易活动的肋刃街,钱币和权利也没有任何价值。

    肋刃街的秩序在那个亡灵死后,仅仅过了一个小时便彻底崩毁,仅仅剩下强者为王的丛林法则。

    凡是不适应或是不喜这种秩序的人纷纷逃到了其他区域——哪怕是以奴.隶的身份苟活,也好过被一群人形的野兽虐杀致死。

    一时间,邪教徒、野心家、强盗、小偷、杀人狂等这些平时总是呆在阴沟里的杂碎也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钻了出来。和这些人相比,仅仅宣扬不知所谓的“财富之城的救主”的卡卡里特可以说是一点都不显眼。

    不过又是一个演讲家而已。

    妄想上位的平民,只会动嘴皮子的蠢货——

    一些手持染血的凶器路过的人看到卡卡罗特,仅仅只是不屑的瞄了一眼便立刻离开。

    也许他是想宣扬某种邪教。又或是单纯为自己谋利,也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管他呢?弄清楚这些也不能让他们多吃一块肉。多喝一口酒。

    他们甚至懒得浪费力气杀死这种杂碎。

    每当其他街道陷入这种程度的混乱之时,这种型号的杂碎每天都能死上一条街。

    也许现在坐在下面专心的听着演讲的听众中的某一个。突然就对他的演讲的某一句话感到了深深的不满,站起来就把他砍死了也说不定。

    不过也正因如此,这些人也失去了他们最后的一次机会。

    “这城里满是不义之人——你们只需看他们的脸色就能得知他们的不正。他们将罪恶视作平常,并不隐瞒分毫,反作为夸耀的资本。”

    “这并不是他们的罪过,因这些罪行只是来自他们自己的愚昧。”

    “这些愚昧人所得到的只是他们已经拥有的,他们却为自己的罪行自得,殊不知他们正抱着手吃自己的肉!把每一天当成最后一天,把每分钟当成最后一分钟——”

    “——岂不知。救主已经降临!”

    闻言,台下的人议论纷纷,声音骤然大了起来,但总之议论的风向还是偏向职责与怀疑。

    卡卡罗特的声音突然变大,更加嘹亮,正气凛然,如同自己此刻正站在教堂中为信徒传教一般,却没有丝毫不适。

    他曾发过誓,要将罗兰要将罗兰视若神明祭拜。

    纵使因此而被阴暗之主所厌弃也无所谓——他早已从罗兰身上感受到了某种比阴暗之主伟大十倍的存在。

    卡卡罗特从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这样教育:

    卡卡罗特只是工具——

    卡卡罗特只是兵器——

    而工具是没有罪的。有罪的是行驶工具的人。

    硬要说名为卡卡罗特的工具有什么过错。那么就是他的功能实在是太少、太浅薄了。连杀人这项机能都不完善。区区青铜阶而已,有太多太多自己杀不掉的人了。

    工具无用便是罪。

    可从更高的角度上来说,自己绝对没有错。

    他的想法从最初开始就从未改变。

    卡卡罗特只想为了他人而杀人,这是他唯一的愿望。他曾经以为阴暗之主那只能收取不义之财的教义可以帮助他合情合理的实现自己的愿望。

    但事到如今他才恍然发觉。如果杀人必须收取钱财,那么他究竟是为了别人杀人还是为了钱而杀人呢?

    他已经偏离了最开始的道。

    如果阴暗之主的教义挡了他的路,那么卡卡罗特宁愿背离阴暗之主!

    想到这里。卡卡罗特的灵魂都颤抖了。一片片纤薄的刀片恶毒的刮过他的全身,如同凌迟般的痛苦让他全身颤抖。

    那是阴暗之主的愤怒。他在惩罚自己的背叛者。

    可纵使遭受到了如此折磨。卡卡罗特的眼睛却无比闪亮,声音也洪亮。

    他如同得了某种天启。一些他之前想都没想过的话大片的出现在他脑海里,而阴暗之主那回荡在脑海里的恶毒咒骂也被挤在了一边。

    卡卡罗特没有丝毫疑虑,便顺应着本意念出了那些突然出现在心底的话:

    “我从幻境中看到,救主身穿黑袍,从巴兰山而来。”

    “他的荣光遮蔽诸天,颂赞充满大地。”

    “他站立,使罪人震动。邪恶在他面前跪伏,有罪的必将得热症而死。”

    “你们要听从他,如同听从你们的神。”

    “他有着宽恕你们的权柄,可以让你们不致死于灾厄。”

    周围的听众中有几个人的脸色变了。

    那绝不是邪神的信徒。话语中充斥着神圣的力量——

    那分明是被奥姆的法则认同的圣言。这说明他绝未说谎。

    “难道这个土佬的身后真的有一位真神吗?”

    有人在人群中呻.吟道。

    这时,终于有人按耐不住,如猎鹰般几个跳跃翻上高台。从腰间抽出弯刀便要向卡卡罗特砍去。

    可就在这时,他的脸色却骤然发紫。捂着心脏缓缓倒地,没有任何预兆便突然猝死。

    就在这时。一道灰白色的光从天而降,将卡卡罗特笼罩在其中。

    顿时,刚才喧嚣无比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

    ——那是白银阶牧师的就职仪式。

    “怎么可能?”

    有人惊疑不定的看向了他。

    一位白银阶——那是许多人一辈子都见不到的强者。但在财富之城,白银阶的强者并不罕见,可一位白银阶的牧师就无比罕见了。

    牧师怎么会进入卡拉尔?牧师怎么会进入财富之城?

    最关键的是,牧师为什么能够在卡拉尔的大结界内部进阶?

    难道大结界失效了吗?

    人群骤然混乱了起来。

    但有人比他们还要吃惊。

    “天启者?”

    罗兰不自觉脱口而出。

    “大人,你说什么?”

    一旁的老约瑟疑惑的问道。

    他的确是很关心卡卡罗特的情况。

    罗兰却只是连连摇头,满脸尽是喜悦。

    能够被长眠导师直接提拔到白银阶,在所有的惯例中也只有一个答案。

    那就是卡卡罗特已经触摸到了起源。成为了一名天启者。

    天启者——那是除了马可这类的唯一性npc之外。最强的npc模板。

    他们是奥姆的法则所青睐之人。这些在正式阶就能触摸到起源的存在,一旦突破白银阶,就能畅通无阻的前进到至高尖塔的层面。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人都是天之骄子。可他们正因接触起源实在太早,意志力过于低下,根本无力抵抗起源的同化。导致自己行事无比怪异,因此,这些人都是平常人眼中的怪人。

    他们甚至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的天赋,并为自己的怪异的个性而自卑且内向。下意识的认为自己只是个凡人,连黑铁都突破不了。潜意识的催眠下,他们反而很难进阶到白银阶。

    可在罗兰的印象中,凡是能突破白银阶的天启者只要没死。一个个的都成了阵营首领级别的人物。罗兰甚至能对他们的成长史倒背如流。

    在罗兰的计划中,等他到了白塔,主要目标就是交好各个未来的天启者。

    但是现在。罗兰却碰到了一个野生的天启者。

    而且还宣誓对他效忠。

    好好培养的话,这是一张足以抗衡马可的王牌。

    罗兰并不担心卡卡罗特转职的时间比自己要早就压不住他。长眠导师的青睐也会被抢走。要知道,卡卡罗特没有换过血。所以此刻他只能转职成悼亡者,比告死鸦的地位要低上一阶。

    而且,卡卡罗特只是被指定成了一个白银阶的牧师,可罗兰自己做的却是选民的试炼。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以后可能还会做教宗的试炼。

    虽然现在卡卡罗特的感知大约没有超过十点,没法在通常的情况下和长眠导师保持沟通。要不然的话,一旦罗兰能和长眠导师搭上话,他的试炼就会简单很多。不过就算是现在这样,罗兰手下凭空多了一个比戴克靠谱多了的白银阶战力,顿时心里就不慌了。

    所以说,无论从任何角度上来说,罗兰对于卡卡罗特都是势在必得。

    罗兰此刻无比感激自己在让卡卡罗特演讲之前就把水坝打开了。

    如果结界正常运行,长眠导师很有可能感受不到卡卡罗特的才能,就没法赐给他白银阶牧师的身份,罗兰也就不可能知道卡卡罗特已经接触了自己的起源,有极大的可能会在他的价值失去之后顺手干掉他。

    不过现在,现在罗兰有一个近乎疯狂的想法——

    反正长眠导师不需要信徒的崇拜,而仅仅需要实干——那么能不能让效忠自己的这些长眠导师的信徒们,崇拜罗兰自己而非是长眠导师呢?

    就从卡卡罗特开始试验好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