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九十章 水深火热(下)
    大水蔓延。

    仿若神明降怒,使灭世的洪水从天而降,不知从何而来的怒涛顷刻间便将财富之城内地势最低的青果大道淹没。

    大约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水面便已及膝。

    街道上的街贩甚至还没来得及把东西收走,他们的财物便被不知从何而来的大水冲走。

    这座在法恩斯世界商业最发达的城市在连番的爆炸与洪水的光顾之下已然是满身疮痍。可以预见到,就算日后一切恢复正常,那些被吓破了胆的贵族和富商也肯定是不会再轻易进入财富之城。这里也不会再成为商人的天堂,只是会成为一个纯粹的无法之地。

    人们纷纷逃入家中,拼命拿着各种柔软的布料将门缝填死以求家里不被水淹;又或是机警的没有进家门,只是爬到了自己家的房顶无用的向外界呼救。

    顷刻间,街道上便已是空无一人。而水面已经上涨到了大腿的高度,人们在其中已然无法自由行动,冰冷的水足以让没有职业等级的普通人冻得双脚抽筋、皮肤疼痛难忍,数十秒的时间就已经失去了对双腿的感知。

    足以毁灭日常生活的可怕灾难没有任何征兆便已降临。

    仿佛是大海的一部分被直接召唤到了财富之城内部一样。

    淹没、碾压这种自然的伟力绝非人类所能抵抗——

    而在青果大道的街头,那些纠集成队全副武装的夜莺们也是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

    她们身上那刻着繁复炼金法阵的暴.露皮甲是暗精灵的手艺,在对抗人类的时候能起到意料之外的效果。在大幅强化抗打击能力的同时还能强化几分魅.惑能力。

    可被几个大浪打过,她们皮甲内层的里衣已然被打湿。硬邦邦的皮甲紧紧的沾在了她们娇嫩的皮肤上,又潮又冷。在十三月的寒风中足以堪比酷刑。那足以漫至大腿的冰冷河水混着天上的鹅毛大雪,更是让只穿了裙甲的夜莺们雪白修长的双腿冻得通红。

    任谁来看她们也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别说如何对抗碎喉大道的巫师们了——如果现在料理不好的话,日后那雪白无暇的皮肤上难免要多出几处冻伤。

    而那些青果之锁的护卫们更是凄惨。

    他们的靴子很快就灌满了水,本就沉重的全身锁甲被水浸没,里面的棉甲吸饱了水变得更加沉重。眼看着就已经逐渐迈不动步了。

    毫无疑问,青果之锁眼见着已经失去了全部的战斗力。

    “怎么回事?这见鬼的水是从哪来的?”

    在一个金发少年拎着身边一个星象巫师的领口,嘶声怒吼:“你他妈的不是说这次进攻一定会胜利吗!这水是怎么回事?”

    被这简直见鬼的洪水冲上两个来回,他的手下已经失去了锐气。本来财富之城的武装力量就没有什么纪律可言,现在他的耳边几乎已经被那群对他毫无尊敬之心的婊.子饱含怨气的碎碎念填满了。

    天可怜见——那些以为他每天都在法恩斯大陆最好的温柔乡里享受的傻子才不会知道。青果之锁根本不是他一个人就能说了算的。就算他是缇坦帝国的艾瑞克伯爵之子也是一样。

    谁都知道,能够训练并统率一群无情的婊.子的也就只有更无情的婊.子。

    在那只甚至能碾压黄金阶强者的可怕欲魔的压制之下,他充其量也就充当一下“锁”的作用,派遣手下把那些还没有被欲魔调.教好的见习夜莺们圈禁起来而已。

    在那只欲魔的禁令之下,甚至就连他不交钱也享受不了那些尤.物。

    这次,他好不容易才说动那只欲魔出动夜莺们对碎喉大道出手,又怎么能因为这种可笑的原因而退去?

    现在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他要对碎喉大道的那群披着巫师袍的山猴子们出手,如果他就这样灰溜溜的跑掉,岂不是会成为国内人的笑料?

    他几乎能看到。在这之后随便什么货色都敢骑到他头上来,还会这样对他指指点点——看呐,这就是那个连那群法拉若的猴子都对付不了的伯爵之子!一个无用的执绔!

    “我不管你用什么星象巫术或是什么,总之快给我把那群猴子弄死!马上弄死!把他们的舌头给我捅到他们的肺里!”

    不安和紧张如同一只无形的大手。用力的攥着他的心脏,让他感到无法呼吸。这种窒息感更是加剧了他的内心的暴躁,他的嘶吼甚至都已经破了音。

    “不要慌。艾瑞克勋爵。”

    而他的幕僚巫师却是不慌不忙的摁住了他双手的手腕,把年轻的艾瑞克勋爵紧紧揪住自己衣领的双手取了下来。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揉皱了的衣领,露出了一个让小艾瑞克感到有些陌生的笑容。

    那种笑容让人联想到饥饿的野兽。或是失去理智的邪教徒。

    “黄昏将至,万物无一幸存,”巫师露出了爽朗的笑容,两行血泪从他的眼角流下,“小少爷……不如在死前来看一眼吧?那至高的真理?”

    “你想干什么?喂,我说,你……”

    小艾瑞克还没有来得及反抗,他的脖颈便被一把无形之刃生生剖开。他背后的衣物自行裂开,一个流血的眼睛的图案凭空浮现在了他的背后。他的尸体栽倒在了水中,鲜血迅速蔓延。

    这不是星象巫师,这是诡刀巫师。

    突如其来的入水声引起了周围夜莺的尖叫惊呼,那些被冻晕了的护卫们也才刚反应过来,呼喝着围了上来。

    但那个巫师却是不慌不忙,他睥睨四周,将手持利刃的护卫们视作无物。

    “提兰斯水坝被打开了吗?真是让人意外……这本来应该是计划的最后一步的,到底是怎么被提前的?是那个亡灵意识到了我让他把行尸放出来的意图了吗?还是说……教授?”

    巫师喃喃自语着的脸皮如同蜡一般融化,一个密布皱纹的苍老面庞显现在了众人眼前。

    “你们现在才想起来给老人家挡风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算了,反正目的达到了就好……”

    年长的诡刀巫师最后看了一眼身边把自己呼喝着把自己围得密不透风的护卫们,深深的叹一口气。

    也不见他抽出仪式匕首,他身边的护卫们的身体便诡异的一个个凭空裂成几块,精铁的锁子甲如同纸糊的一般。

    他高唱真理与恐怖之主的颂歌,突入人群。

    ——那姿态之决绝,仿佛要用血把冰冷的河水温热一般。(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晚上还有一章,求打赏求订阅~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