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九十一章 绝不应醒来
    在卡卡里特的带领之下,这些人聚在一起,往财富之城的东南方跑去。罗兰带着老约瑟一起默不作声的跟在人群的最后面,一起往那个地方跑去。

    那里是沐血大道,整个财富之城地势最高的地方。

    从那里再往南就是白银山脉,往南翻过白银山脉就到了法拉若——整个法恩斯世界海拔最高的地方。

    这里也是山民们进入卡拉尔最近的一条道路。不用翻越猛兽领、不用跨过贤者之湖,直接从国境的最北边再往北翻过一座山就到了卡拉尔的领土,甚至连国境线都没有。因为万一某一天法拉若举兵从白银山脉击向卡拉尔,光是财富之城就足以让山民的大军卡在这里不得动弹。

    无论是教授、受难之树或是其他的什么人,这些觉醒了起源的人在瘟疫复兴以前简直就是用来阐释什么叫“人力所不及”一样。他们和其他的职业者简直不是一种生命——他们甚至可以轻易击杀巨龙,如果神明放弃权柄,以血肉之身降临于人世至多也就是这个水平。

    也正是这些法恩斯世界的顶尖强者云聚于此,才让财富之城成了一个没有任何人敢动的地方。

    “奥兰多大人,我们是要直接去法拉若吗?”

    戴克拎着罗兰的手提箱,借助轻身和强化跳跃的巫术从屋顶上几个大跳就赶到了罗兰身边。

    然而他却面带忧虑之色:“这里可是血狮会的地盘。和沉默巫师手下的那群山民巫师不一样,这群蛮子可是根本不讲理的。”

    罗兰却只是轻笑一声,伸出手接过了戴克手上的箱子。

    “你把药剂都倒进去了吗?没洒在身上吧?”

    罗兰貌似关切的问道。

    “那边的水一直在喷根本倒不进去啊……我只好把药剂瓶用力丢下去然后用无形之刃把它砍碎了。”说到这里,戴克面露紧张之色。“说起来,奥兰多大人。这药剂到底是做什么的?那边的水已经到膝盖了,我站在那里这么久不能保证我身上没有沾上这些药剂……”

    “啊,你不用紧张,”罗兰的声音平和而安定,“我让你倒那些药剂下去是担心下水道的行尸,只要这些药剂撒下去,那些行尸就会燃烧殆尽……毕竟那些不怕水淹的东西要是被这大浪冲出来了就不妙了。”

    “……大人,你确定这药剂只是针对行尸的吗?”

    “是啊。这是太阳火药剂,你在白塔应该也见过——红褐或者深褐色。粘稠如浆,有刺鼻的香味。如果你问问应该能闻出来的。”

    罗兰坦然道。

    戴克皱着眉头回忆了一下,然后放松了下来:“我虽然没闻过……不过大人你这么一说,好像的确是太阳火药剂。”

    “就是啊,我骗你又没有什么好处。”

    罗兰哑然失笑。戴克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你也别笑,你要是平时好好学习也不至于会出现这种错误。”

    罗兰轻笑着,话语中若有所指。

    戴克却只是笑笑,耸了耸肩。

    话虽这么说,可戴克却依旧很谨慎的保持自己和身后逐渐蔓延上来的水之间的距离。

    他可是还没有忘记。罗兰对那个山民说的那句“小心水”。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小心无大错——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却突然传来了可怕的嘶吼声。而且似乎只有罗兰能够听见,戴克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一样照常向前奔跑着。

    所谓无知是福。感知属性低也并非没有好处。

    如果说那声音是嘶吼声未免也过单纯。那不是某一种声音的放大。而是多种声音的复合。

    那声音就像是树叶被风吹过的沙沙声,只是重复数千万次,再放大数千万倍——那种如同无数昆虫从地上爬行而过时发出的细微甲壳碰撞声足以让人不寒而栗。

    仅仅是听着那声音。就能感受到无数漆黑色的、光滑的、带钳足的微小生命从眼角爬进大脑,又或是被蜘蛛捆绑之后注射了化骨的毒液一般的惊悚。

    ——那是某种可怕的存在从睡梦中醒来的声音。

    罗兰却是清楚。正是受难之树醒来的声音。

    他全身颤抖,却露出了一个近乎疯狂的笑容。

    是的。受难之树——它将直接以阿卡玛-莉姆的扭曲姿态醒来,而非是不会说话、只能被动教授德鲁伊技能的阿卡玛。

    在水坝完全打开以后,卡拉尔大结界便破了一个大洞。至少在财富之城及周边地带,对神职强制降阶、隔绝牧师与神明联系的卡拉尔大结界已然是完全失效。

    这样的话,真理会的那群脑子有病的老鼠就能和他们敬爱的老书头子连上线。在真理与恐怖之神亲自出手之下,受难之树的自我封印就会被直接打破。

    到了那时,被黄昏感染的受难之树就会在财富之城露出它锋利而致命的牙齿。真理会的那群逗比正是想以此来告诉人们黄昏的不可战胜,宣扬世界的必灭。

    甚至他们为了避免受难之树过于强大,在极短时间内便把所有目击者全部杀死,导致消息传不出去的可能性,他们甚至还设计了另外一场诡计。

    比方说,用妖精之吻把一位潜入财富之城的泰尔的圣殿骑士杀死。

    这样的话,万一财富之城在受难之树的袭击下全灭,接到同袍的死讯,因那近乎亵渎神明的死法而浩浩荡荡赶来复仇的圣殿骑士大军就会与受难之树撞个正着。

    到了那时,受难之树的存在同样也会被泰尔的圣殿骑士宣扬出去。

    那便是瘟疫复兴的第一个版本“狂野之灾”的剧情了。在罗兰的推动下,受难之树比剧情中要提前了一年醒来——要知道,现在能够杀死受难之树的瘟疫可是还没有诞生呢。

    圣者与黄昏不共戴天。等罗兰完成了长眠导师的试炼,发现了黄昏种踪迹的长眠导师就一定会把能够杀死黄昏的瘟疫提前一年赐给罗兰。

    等到罗兰把瘟疫培养出来,亲手杀死受难之树也并非不可能。

    “那可是,杀死一位真理殿堂的全额经验啊……”

    罗兰的眼中闪着光。

    这便是罗兰在发现受难之树被黄昏感染之后所定下的计划——协助教授打开卡拉尔结界,利用真理会唤醒受难之树,然后用受难之树逼迫长眠导师提前增强罗兰的力量。

    而为了以防万一,罗兰甚至还在受难之树下方的下水道里砸了好几瓶流火之光。

    罗兰还记得,受难之树死于瘟疫以后,他的根系已经蔓延到了下水道里,把整个下水道填的满满的。所有站在下水道正上方的人都会被它刺破地面的带着倒钩的针刺直接刺穿内脏而死。

    而现在罗兰提前把和它根系相连的下水道炸塌,受难之树的根系就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蔓延到全城。

    那么,只要在削弱一下刚刚苏醒的受难之树的话——

    “以团结、互助、平等、繁衍的名义,四十七号以前,全部立即引爆!”

    受难之树正下方的地面立刻隆起,金色的火焰团聚成球,灼热而持续的燃烧着。

    复数的流火之光同时引爆的威力就刚刚苏醒过来的受难之树也无法忍耐。

    轰然响起的爆炸声中,那如同万千甲壳类的嘶吼顿时变成了哀鸣。

    被那惊天动地的哀嚎声划过,罗兰此刻只感到头皮发炸。兴奋开始从血液中奔流起来。

    真理殿堂又如何?

    我要杀,便能杀!(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