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九十八章 巫师处刑(下)
    “玛肯”径直往前走去,推开了千首墓前沉重的黑曜石大门。

    嘎吱嘎吱的声音传来,玛肯双手青筋暴跳,愣是一个人把大门推了开来。

    顿时,一股寒冷而潮湿的血腥气掺杂着苔藓和泥土的腥味涌了过来。

    罗兰的眼睛顿时犀利了起来——

    “罗兰,我先去看……”

    “玛肯”被千首墓里面的腐臭空气呛得咳了一下,拄着门一边扇着鼻前的空气一边对罗兰说道。

    可话还没有说完,他就被身后袭来的大片藤蔓捆住了嘴巴。

    “玛肯”大惊失色,双手无意识的抓住了缚住了脖子和嘴巴的四五根藤蔓,一时却拽不断。

    就在这藤蔓束紧了“玛肯”的喉咙,堵住了他的嘴巴的瞬间,这藤蔓立刻被巨力甩动,拉着他向黑曜石大门撞去。

    一下。

    两下。

    他的后脑在藤蔓的牵引下不停的砸向黑曜石大门的被磨钝了的门棱,发出沉闷的响声。

    那藤蔓用力非常重,仅仅只是三四下,“玛肯”的后脑便是一片血肉模糊。

    紧紧捂住他口部的几条翠绿的藤蔓被喷出的鲜红染满,滴滴鲜血沿着藤蔓的缝隙往下流。

    他的眼睛因为承受不住脑中的巨大压力,也是向外迸出,两行血泪从眼角流下。

    “玛肯”用惊诧的目光望向罗兰,却只看到了从黑袍的袖子抽出的密密麻麻的藤蔓。

    到底是什么时候……

    他心中的疑惑还没得到解答,他就被藤蔓牵引着向罗兰飞起,双手被两条藤蔓紧紧缚在身后。肩膀的关节因为藤蔓用力过猛而发出嘎嘣嘎嘣的脆响。

    只见寒光一闪,“玛肯”甚至还没有落地。就被一道苍蓝色的刀光没入了胸腔。

    如同最好的解剖大师一样,闪动着苍蓝色寒光的短刀闪电般进进出出。半秒不到的时间里就把“玛肯”的胸腔完全打开。

    里面赫然是与常人无异的内脏。

    但最不正常的正在于此——

    “不在这里吗……”

    那个清冷悦耳的声音在“玛肯”耳边响起,但在他听来却与恶魔无异:“也就是说,在脑子里?”

    她怎么会知道!

    “玛肯”呜咽的声音猛然加大,却因为被藤蔓仅仅缚住了喉咙和嘴,张的大大的嘴巴只发出了含糊不清的破碎音节。

    一道垂直落下的苍蓝色刀光如同陨星,将还没有落地的“玛肯”的左眼眼眶直接贯穿,带着巨大的力道把“玛肯”一起钉在了地上。

    那绝不是普通的“贵族小姐”能有的力道和技巧。光是力量就有常人的七倍以上,一般青铜阶的战士都没有这种实力。

    她到底是……

    左眼被有着苍蓝色刀刃的短刀穿过钉在了地上,从左眼眼眶开始。薄薄的霜以极缓慢的速度开始蔓延。被冰幕所遮挡,“玛肯”的视野开始模糊,眼前的一切都看不清楚。

    他感觉到了自己腰间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取走了。

    是那把重心很奇怪的刀吗……

    这时,“玛肯”感觉到束住自己脖子的藤蔓被解开了。他刚想大声求救,却发现被他模仿的这个人类的喉结已经被藤蔓挤碎,而他大张着被缚住,不断流出大量涎水的嘴巴也没有咬碎藤蔓的力量。

    人类真是脆弱的生命——他还来不及这样抱怨,就感觉身子一轻,自己的脖子被直接斩断。

    “别急……”

    平淡却透着几分温柔的声音在“玛肯”耳边传来。捆住他嘴巴的藤蔓也被抽走。

    “等等,罗——”

    他惊叫道。

    仅仅不到一个呼吸的功夫,他破碎的喉咙此刻已经修复完成,他的脖子开始生长起了昏黄色的肉.芽。如触手一般舞动着想要和被割断的胸腔相连。

    这就是卡巴拉之敌的力量。逆转进化过程的魔化生物,成长到最高级甚至可以通过想象衍化万物的可怕存在。

    “仅仅只是个幼崽而已,已经具有了相当的威胁性了吗?”

    充满恶意的平淡声音从“玛肯”头颅的上方响起。带钉的黑色皮靴发力,把他的头重重的踢到了黑曜石的大门上。那血肉的头颅顿时破碎了一半,鲜血溅在门上。

    而那颗破碎的头颅被弹了回来。仅仅刚离开大门就已经生长完全。而那从下端的缺口伸出的肉.芽已经开始尝试着组成带着心脏的躯干。

    “我没有恶意!听我说——”

    “玛肯”极力分辩,但他的话仅仅刚出口就被罗兰所打断。

    “真是恶心,”那声音中是毫不遮掩的厌恶和憎恨吗,“你为什么要活着呢?”

    又是一脚,罗兰重重的把头踹在了门上,弹回来之后就再次踢回去。血色的花大片的在黑曜石大门上绽开。一层又一层,如同泼墨的水彩。

    仅仅只是两三个来回,“玛肯”就意识到了申辩是无用的,于是闭嘴不言,显露出了原型——一个如同鲜红色的花苞一样的头颅,花蕊由好几层向内的利齿组成,在花苞下面是几条生.殖.器一样形状的根。

    它开始大骂罗兰,用一种不可理解的语言,又或许是破碎的诅咒。那声音如同婴儿哭泣,又像是怨灵的哭喊或是虫子的窸窣。

    “你们为什么要活着呢?”

    “你们去死不是更好?”

    但罗兰毫无畏惧,他只是面无表情,一次又一次的将显露出原形的卡巴拉之敌踹在门上。没有血肉保护的魔化生物是如此脆弱,以至于每次与门碰撞都有大片的血肉炸裂开来,浓稠发黑的血浆一层层的在门上炸开。

    终于,最后一次那颗恶心的花苞弹回来的时候,苍蓝色的刀光垂直落下,将飞来的花苞贯穿砸入地面。

    那用力之大甚至让浅蓝色的短刀都剧烈的震颤,几乎要弯折断开。

    ——聚力一击!

    顿时,不断传来的砰砰声终于停了下来。

    可那花苞依旧没有死去,而是不断张大它布满利齿的口.器,向罗兰发出尖锐刺耳的噪声。

    罗兰却只是径直踏在了插在地面上的短刀上,把全身的力量都放了过来,用力向下碾动。

    卡巴拉之敌的幼崽终于第一次的发出了悲鸣。

    一股用钝刀割在了厚实的革子上的感觉从脚底传来,罗兰的表情终于平复了下来,恢复了一开始的平淡悠闲。

    “就沙包的作用来说,你干的不错。我现在心情好多了。”

    罗兰低下头,温柔的冲着被踩在脚下的卡巴拉之敌说道。

    从昨天晚上开始一直积攒到现在的委屈和压力终于通过殴打这货缓解了许多。

    罗兰不能容许任何失败。更何况是自己曾经夸下海口一定要圆满完成的财富之城的救赎。

    虽然救赎最后的确完成了,但那结果绝不能算的上是圆满,说是凑合也没有问题。

    最后罗兰所做到的并非是引人向善,而是逼人不敢为恶。

    长眠导师如果算作罗兰任务失败,罗兰反倒会鼓舞精神,准备到白塔再来波狠的——可她却偏偏算作罗兰成功了。

    这算什么?

    怜悯吗?还是安慰?

    从穿越到现在,生活环境急剧变化带来的躁动感终于在此刻爆发。混合着委屈和寂寞,一股邪火从罗兰心中迸发,但罗兰却不敢对自家老板发。

    罗兰心里清楚,如果那种戾气不发泄出去的话,迟早会对自己的行事风格造成巨大的影响。

    感谢这位不知名的卡巴拉之敌——

    “愿你长眠。”(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为了拿全勤,从今天开始,十弦以后要每天努力两更!

    虽然因为平时工作很忙不能保证qaq

    总之求推荐求订阅求打赏阿鲁!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