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零二章 细节决定成败
    一分四十秒,千首墓全体冤魂清理完毕。

    【你驱散了1021名冤魂,抽取本源力量……你最终得到了612点经验】

    【你得到了特性悲悯之言】

    悲悯之言(个人特性)

    效果:你所有类型的驱散对亡者的伤害都会提高80%,并能对亡灵种造成50%的伤害。

    ——仅愿主怜此悲魂。

    ……还算可以。

    罗兰勉强点了点头。

    一口气驱散千名冤魂肯定会拿到特性,但罗兰个人还是比较想要能够在祷告完成前就发挥一半驱散作用的圣洁歌声,或者在驱散成功之后能够短时间内以小威力瞬间再次驱散一次的驱散大师的特性。

    最起码他拿到的是悲悯之言,而不是精通驱散或者精通叱喝之类的大众特性。

    悲悯之言对罗兰来说,虽然短期战力几乎没有提升,不过却让罗兰对亡灵有了灭口的手段。

    悼亡者的洗礼咏唱虽然号称是同级行尸读完条一波秒,但他在拿到这个特性之前,他的洗礼咏唱是驱散不到亡灵的。

    如果连造成伤害都做不到的话,他的悼亡咏唱特性根本就触发不了,也就没办法抹除掉亡灵的不死性。

    但现在的话,他已经可以彻底的杀死亡灵了。

    罗兰可是还记得,有一个亡灵牧师被自己打瘫了被法琳娜捡走了呐。

    别的亡灵姑且不提,至少那个亡灵,罗兰必须尽快处理掉。

    虽然有艾斯特帮罗兰顶罪,但罗兰在财富之城闹下的事早晚会被传的沸沸扬扬。罗兰也并不想阻止什么——或者说,他正是想让白塔的人认识到自己的凶残,尽快把自己弄死。

    毕竟悼亡者晋职到告死鸦的其中一个条件。就是让自己处于“被公认已死亡”的状态。换句话来说,罗兰早晚得假死一次。

    但身为长眠导师的选民,他不能给自家老板跌份——既然要死,何不死的轰轰烈烈一点?

    他计划着,等自己到了白塔就玩一把大的。先大捞一笔然后闯出名声来,最后再让自己被抓住处死。

    这个计划唯一的缺点。就在罗兰被“处死”以后的一段时间里,他几乎是与世隔绝的状态。万一外头出了什么事他也不太好管。

    这样的情况下,放任一个邪神的牧师——尤其是一个腐朽与疾病之神的牧师在外头到处乱跑,造成的危害实在是太大了。

    要知道,等罗兰以另外的身份回归社会的时候,白塔大约已经倾塌了。瘟疫复兴马上就要开始,罗兰第一个要清理掉的就是腐朽与疾病之神。

    他可不想让自己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瘟疫给别人挡了嫁衣。

    罗兰脑中各种想法转瞬即逝,他最后看了一眼正殿中间开始闪亮的鲜红法阵,却是毫不停留的直接往后殿走去。

    罗兰低头看了一眼挂在自己手腕上的银色手环。看了看上面的字体的浮现速度,确定了现在克劳迪娅还算是比较安全的状态。

    因为罗兰非常顺利的用洗礼咏唱一波清掉了所有的冤魂,现在意外的比他想象中的时间要宽裕的多。

    一共三百余步,罗兰就走到了后殿门前。

    这大门的材质和外面的黑曜石不同,是卡拉尔极少见的翼树。

    罗兰伸出手去,摸了摸冰冷的大门,神情复杂。

    在继承了翼树沉重的材质的同时,这扇大门也同样坚固如同钢铁。无论是从外观上来说还是从效果上来说。这都与一扇钢铁之门没有任何区别。

    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这扇大门不干脆的用金属呢?

    “当然是怕锈啊。”

    罗兰嘲讽的扬起嘴角,毫不犹豫的抬脚把门直接踹飞。

    瞬间。那门后积蓄的血液就喷涌了出来。大约半掌高的血液从门的下端向罗兰喷涌了过来,瞬间把罗兰黑色的皮靴冲的锃光瓦亮。

    金色长发的少女跪在地上垂着头。她的双手向两边张开,后面是一个横着的巨大木板,她的两手手腕被带锈的钢钉穿过钉在上面。

    而她的腹部被一把刃面破碎的卡拉尔斩剑穿过,钉在身后的木板上。随着她的微弱的挣扎和呼吸,一股股的鲜血如同泉涌从腹部喷涌到地上。

    从罗兰这个角度来看。她就像是被钉在了一个倒着的十字架上一样。

    “……罗、罗兰?”

    她疑惑的抬起头来,声音干枯而沙哑。

    “救我!救我!请快救救我!”

    她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极力挣扎着哭喊着,双手的血肉几乎被撕裂。

    那曾经璀璨如同流质的黄金一般美丽的长发此刻因为长久的折磨已经显得黯淡无光。

    金色的秀发凌乱着飘舞着,露出了身后的人的面庞——

    正是克劳迪娅。

    “我这就来——你坚持住!”

    罗兰大声喝道。

    他脸上满是着急之色。三步并作两步,近乎是一路小跑来到了克劳迪娅的面前。

    “罗兰,谢……”

    克劳迪娅的感谢还没有说完,她的喉咙就被一把苍蓝色的短剑贯穿,钉在了身后的木桩上。

    之后,罗兰毫不留情的一脚揣在了她腹部的那把卡拉尔斩剑上,让它捅的更深了一点。

    “……为什么?”

    “克劳迪娅”的喉咙被贯穿,却发出了如同昆虫一样的嘶鸣声。

    到了现在,她的脸上还满是憎恨、不解以及被背叛的痛苦——可以说是一身是戏。

    这时罗兰脸上的着急却已经完全散去。

    他的脸上一片平淡,嘴角微微上扬。

    “就演技而言值得夸奖,起码比外面的那只靠谱多了。”

    罗兰缓缓说道,右手慢慢按在了插在“克劳迪娅”喉咙的短剑上,一点一点的发力——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按理说我应该没有露出破绽才对。”

    “克劳迪娅”的声音满是困惑。

    罗兰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你太小看克劳迪娅了。她远比你想象的要聪明。”

    “克劳利家族有一片水晶木园林,这可以从克劳迪娅身上密密麻麻的水晶木饰品看出来。”

    “她在此行出发以前,就做了一些准备。很有可能她早就料到了‘会有一种能够变形他人’的可怕怪物会把她掳走,她就故意把自己的手环扔掉,戴上了一对普通的银质手环,并藏在了神官袍中。”

    “而之前,她故意遗失了自己的右手手环。就是我现在手上戴着的这个。”

    “也就是说,你现在应该只有左手上有一个银质手环才对。”

    “那么你解释一下吧,为什么你两只手都带着刻着神纹的水晶木手环?”

    罗兰一字一句的念道:“你是什么时候复制的克劳迪娅的形象?这位卡巴拉之敌?”

    想到了自己刚刚进入这个世界时克劳迪娅对自己的救助,罗兰银灰色的眸子冰冷无情,怒火却逐渐在眼底燃起。(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