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零三章 当阴谋交织之时
    “你就是因为这种可笑的原因发现我的吗?”

    “克劳迪娅”脸上完全没有惊慌之色,只是眯着眼看着罗兰:“万一我是不要了那个手环,而随手丢掉的怎么办?你就这么一剑刺上来不怕我真死了?”

    “当然。我相信我和克劳迪娅是有默契的。”

    罗兰笑着答道。

    因为系统是不会说谎的。

    无论是这个手环的名字还是属性下面的黄字,都告诉了罗兰很重要的信息。

    就在这时,罗兰没有任何预兆的拔出了苍蓝之牙,不等“克劳迪娅”趁机挣扎一下,那把短剑就直接没入了她的额头。

    顿时,薄薄的霜层就从刀刃与皮肉的交界处开始蔓延。

    “还有,你不要说‘我’怎么样怎么样,我听着恶心,”罗兰眯着眼睛,语气中是毫不遮掩的厌恶,“你们这群烂肉甚至还不如伊斯魔,起码它们的手段和你们相比更像是艺术。”

    “你懂得还挺多啊,还知道伊斯魔……不过你这话可不像是一个人类说出的话——怎么可能!?”

    明明这种程度的伤害根本威胁不到她,但正在嘲笑罗兰的“克劳迪娅”却惊慌的睁大了眼睛。

    “你终于感受到了,反应还真是迟钝,”罗兰嘴角一扬,眼中浮出了深深的嘲讽,“这短剑上有你同类的气息啊。”

    那何止是同类的气息——

    “克劳迪娅”从那把短剑上感受到了被虐杀的卡拉巴之敌的气息。它终于意识到了,眼前这个凶残的女人是真的具有可以杀死自己的能力。

    时间就是不久之前,地点就是附近。

    “不可能。哪来的同……”

    “克劳迪娅”的话刚说到一半就止住不言,罗兰却没有放过从她的口中冒出的只言片语。

    “你说同什么?”

    但“克劳迪娅”却像是聋了一样。闭上嘴不再说话。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吗……”

    罗兰的声音顿时沉凝了下来,之前堪称张狂的神态瞬间一敛。这演技看的“克劳迪娅”一惊一乍的。

    虽然刚才克劳迪娅脱口而出的话满打满算也才两个单词不到。但却是已经给了罗兰足够多的信息。

    罗兰之所以能如此简单的辨识出“克劳迪娅”的身份,和那些细节并没有什么关系。

    毕竟罗兰和克劳迪娅在一起相处的时间满打满算都不到两天,他之前也从来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一个伯爵之女的身上。

    在当时的罗兰看来,他是无法从克劳迪娅身上得到什么东西的。

    如果是其他国家的人还好说,罗兰多少也能骗个伯爵之位玩玩。但当他得知克劳迪娅是班萨人之后,立刻打消了自己的想法。

    班萨人虽然相对比较好客,但实际上这个国家的人却有极强的排外性,他们这种民族方面的排外性建立在一种非常浓烈且炽热的民族精神上。

    单就历史来说,班萨人是所有北地人血统最高贵的民族。他们的血脉来自于众神之战以前的阿曼达尼帝国。有记载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千年以前。

    在班萨,血统的纯度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指标,在承担一些重要工作的时候,如果荣光的血脉过于稀薄就会被贬为杂.种,连尝试一下的机会都不可能有。

    在班萨人看来,虽然苏泽人的血脉等级比他们高,但不过就是一些和冬精灵甚至和魔鬼杂.交出的杂.种,远远不如他们高贵;卡拉尔就不用说了,甚至缇坦人也不过是一群泥猴子暴发户。建国不到三百年,连荣光的意义为何都不知道就叫嚣着为荣光而战的白痴。

    在这种全国性的傲慢之下,他们的子民不承认任何非班萨人成为自己国家的贵族。这也是法恩斯世界唯一一个没有荣誉贵族的国家。

    也就是说,罗兰就算最后成功迎娶了克劳迪娅。然后把爱德华弄死,他也不可能得到伯爵之位。甚至就连他们的孩子也会受到他人的非议。

    因此,罗兰几乎是完全没有关注克劳迪娅。反倒是身为白塔贵族的安若思吸引到了罗兰的注意力。

    这只卡巴拉之敌不知道。但罗兰自己心里很清楚,他根本就不知道克劳迪娅的手环是什么材质的。或者说,他甚至都不知道克劳迪娅带了手环。

    他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因此才会捡到这个手环之后还要向克鲁维恩确定。

    罗兰之所以能认出这只卡巴拉之敌,是因为千首墓的最终波ss就是一只卡巴拉之敌。

    当然,在那个年代,并没有知道它们的学名。玩家们一般称其为“无名的幻象”。

    在所有的冤魂都被清理掉之后,这个怪物就会出现。

    罗兰之前还在想,是不是抓走克劳迪娅的那只卡巴拉之敌就是那个“无名的幻象”,但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首先,他虐杀那只卡巴拉之敌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它绝对刚刚出生不久,因为殴打起来和千首墓那只已经吞食了十余人的卡巴拉之敌打起来的手感明显不同。

    那么,如果先假设这并非是一只卡巴拉之敌,而是两只——那么会怎样?

    这两只卡巴拉之敌互相之前可能认识,也可能不认识。北方的卡巴拉之敌本就极其稀少,哪有这么巧合正好两只凑到了一块?

    罗兰刚才刻意的以只超过那只幼生的卡巴拉之敌一线的力道活活将它打死,除了发泄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看看能不能把里面的那只卡巴拉之敌勾.引出来。

    但是知道罗兰拿着它玩命砸门,里头还是没人应,被罗兰打着的那只也没有半分怨恨和不满的情绪。罗兰心里知道,这个刚出生不久蠢得吓人的幼生卡巴拉之敌够呛能隐藏自己的情绪——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了,它们两个之前并不认识。

    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那个幼生的卡巴拉之敌专门把克劳迪娅抓到这边来,却还要隐藏着不被里头那只卡拉巴之敌发现呢?

    而且,里面那只卡巴拉之敌为什么会有对罗兰的认知?按理说,以它复制克劳迪娅形象的那个时期,她身边的人应该都不认识罗兰才对。

    谁跟它说的罗兰的存在?

    毫无疑问,从最开始的晦光丛林,然后是无生之拳,再到现在路德镇埋伏的两个卡巴拉之敌,怎么看都是有什么人在监视着克劳迪娅,想她往死里弄。

    甚至不惜和黄昏同流合污。

    这完全触怒了罗兰。

    “我不管到底是谁在捣鬼,但我至少知道,人类绝不能和黄昏同流合污,这是身为人类最基础的原则。”

    罗兰脸上笑靥如花,双眼却冷静的如同冬天的湖面一般波澜不惊,仅仅十几秒钟的时间,他以近乎残酷的手法用自己那把钝了刃的卡拉尔斩剑将“克劳迪娅”完全肢解,从她的肚子里找到了这只卡巴拉之敌的本体。

    看来它还多少有点智商,知道等级高的职业者都喜欢爆头,就把自己唯一的弱点藏在了腹部。

    但这丝毫延误不了它的死期。

    “行了,经验大礼包,你可以死了。”

    罗兰浅笑着,拔出短剑将它刺穿:“——尽管你永不得安息。”(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