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零五章 窃取血脉
    因为卡拉尔厌弃巫师的原因,千首墓的地下室并没有法阵来提供光源,整个地下室都理应是漆黑一片。

    但就在隧道一样的地下室的最深处,却有黯淡的血红色光芒隐隐闪动着。

    那是一个圆形的祭坛。单论面积大约有五十平米。

    那个祭坛用黑色的石头作为基底,上面用水银描绘法阵,在法阵的五个角落放上雕刻成内脏的硫磺块,又在法阵上撒上了一层薄薄的盐。

    此刻,克劳迪娅正安静的蜷缩在法阵的正中心,面色苍白毫无血色。她的身上明明没有一个伤口,但法阵上不断缓慢流淌的水银已经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鲜红。

    “……果然。”

    罗兰眯着眼睛,眼中闪动着危险的光芒。

    现在,他终于明白克劳迪娅的敌人是谁了。

    之前得知克劳迪娅被抓到千首墓来的时候他就有所预感,但还不能确定。

    因为说不定克劳迪娅只是被抓到这里来,而非是放进了这个法阵里。

    但在罗兰看到运转正常的血脉剥离法阵的时候,他就意识到,克劳利家族危险了——可惜自己来晚一步,不然应该正好能逮住那个家伙。

    千首墓虽然只是一个黑铁阶的副本,但这个副本有一个相当重要的功能,那就是它是除白塔以外唯一能进行血脉剥离仪式的地方。

    这是古代的炼金术师们和巫师——那是还被称为法师的智慧的结晶。

    以硫、水银和盐分别来代替仪式举行者的身、心、灵,将比换血更难的仪式难度大幅降低,变成了输血一样的简单手术。

    简单来说。就是把牺牲者投入法阵,在巫术仪式完成以后。受术者的血脉就会被认为改造成牺牲者的血脉。

    虽然他们一开始想要起到的作用是窃取白银种乃至黄金种的血脉,增加自己的寿命。但他们显然发现自己失败了。

    白银之血的传承并非只是体现在肉.体上,它在精神上也是同步的。如果只是把自己的血脉改造成白银之血,却没有同步的修改灵魂的纯度的话,那么最后只会变成可怕的怪物。

    也就是所谓的上古狰狞者。

    那些具有纯粹的白银之血甚至黄金之血的可怕怪物几乎个个都觉醒了起源,加上从血脉深处得到的战斗经验,它们的单体战力甚至远远超过同等级的恶魔。但它们已然失去了灵识,变成了一团纠结的肉块。

    可是,这个仪式却依旧有它存在的意义,那就是窃取同种族生物的血脉。

    ——比方说。把一个家族的所有继承者全部杀死,然后窃取他们的血脉,以家族仅存的私生子的身份理所应当的取得家族的继承权。

    虽然卡巴拉之敌的变形能力很可怕,但却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他们的变形究其根源是根据“幻想”决定的形象,别说模仿血脉了,就是比如说私.密的地方有一个胎记之类的变形,如果他们不知道也无法复制。

    那么,把现在得到的讯息全部传来起来——两个互相不认识的卡巴拉之敌、黄昏种盘踞的森林、三年以后差点被黄昏种从内部毁灭的班萨、明明是世袭伯爵却低调的吓人的克劳利家族、过时了一个月的克劳迪娅的复制形象……以及最后的。窃取血脉的仪式台和失踪不见的仪式主持者。

    罗兰眯起了眼睛。

    毫无疑问,在班萨掀起毁灭风潮的黄昏感染者们埋下的棋子无疑就是克劳利家族了。而手段就是让卡巴拉之敌窃取克劳利家族的血脉,以克劳利家族作为钉入班萨的楔子,从内部毁灭这个庞然大物。

    罗兰之前怀疑的那些卡巴拉之敌到底看中了克劳迪娅脑子里的什么知识也真相大白了——他们想要的是克劳迪娅对克劳利家族的记忆和一些秘密。

    等到克劳迪娅的血脉被完全抽出。她必然会元气大伤,奄奄一息。这时候只要卡巴拉之敌把她的脑袋吃掉,它就能变成一个没有任何破绽的克劳迪娅。混入克劳利家族。

    这样的话,只要再想个办法把爱德华杀掉的话。克劳利家族就成了这些信奉黄昏的渣滓的掌中之物了。

    如果罗兰再晚来十几分钟,说不定他们还真能成功了。

    “……切。跑的真快。”

    罗兰凭借黄昏接触者的特性四处打量,却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共鸣感。于是他很快确定了下来,那个卡巴拉之敌应该差距到不妙已经跑了。

    这个仪式举办者应该和罗兰第一个杀死的卡巴拉之敌是一伙的,甚至可能是那头幼年体卡巴拉之敌的母体。

    而那第二个守在这里的卡巴拉之敌应该负责的是另外一件事,比方说欺骗玛肯和克洛德他们,让他们晚一点发现克劳迪娅失踪的事实。

    如果罗兰没有猜错的话,就在克劳迪娅一开始在顽橡迷锁那里带着的仆从中,就有黄昏打入进来的奸细。不然第二个卡巴拉之敌根本不可能知道罗兰的名字,却不知道他和克劳迪娅并没有熟到可以直呼其名的程度。

    ……当然,今天之后自然就可以了。

    罗兰走上前去,右手穿过克劳迪娅的腿弯,左手轻扶住她的背,把她抱了起来,移出了仪式环中。

    她虽然双眼依旧紧闭,长长的睫毛不住的颤抖着,还发出了痛苦的微弱呻.吟,但身体却明显的放松了下来。

    罗兰毫不紧张。

    这才是正常情况。

    在血脉剥离法阵中,人应该出现的感觉是全身麻痹不能动弹,血液一滴一滴从体内流走的冰冷感。那种感觉足以使人出现死亡的幻觉,如果意志属性不够高,甚至可能在失血达到致死量一起就被噩梦吓死。

    而克劳迪娅被移出了法阵,那种不断失血的绝望和恐惧顿时就会消失不见,她的意识开始苏醒,但因为身体过于虚弱,她会发上一段时间的烧。

    不过,如果罗兰现在稍微处理一下,她的痛苦就会减轻很多。

    罗兰把她小心的放在地上,不让她的后背碰到冰凉的地面,然后右手放在她的额上,闪烁起了温润的浅绿色光芒。

    ——治愈之触。

    温和的自然能量化作最温润的生命力,如同温牛奶一样从她的头部缓缓流入体内。这样的温暖足以让她不做噩梦,因失血而造成的疾病不会继续恶化。

    之后,想要治疗她,就需要长眠导师刚刚赐下的祷言了。

    罗兰现在才反应过来长眠导师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赐下无伤咏唱。一种被老妈.逼去相亲的哭笑不得的感觉在罗兰心里慢慢泛起。

    ……老板你别闹啊,我现在哪有可以谈情说爱的美国时间啊。

    不过虽然心里感觉很怪异,但罗兰还是面色一肃,右手食指按在了克劳迪娅的额头上。

    “愿荣光尽归于导师——”

    如同害怕吵醒克劳迪娅一样,罗兰以低沉沙哑的声音轻声念道:

    “您有能力坚固我,因我合乎您所传的福音,并合乎您所启的真理。”

    温和的银白色光晕从罗兰的右手食指上闪烁起来,罗兰快速的在克劳迪娅的额头上划下了一个十字。

    出乎他的意料,那银色的光芒竟如同贴在了克劳迪娅的额头上一样,闪烁着而非立刻消失。

    这说明她现在没有信仰,来自长眠导师的无伤咏唱如同洗礼神术一样对她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她不是战争女神的牧师?!

    罗兰吓了一跳。(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