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零六章 就连谎言也被一同欺骗(上)
    见状,罗兰立刻打开了战斗提示。

    【你对自己以外的目标使用了无伤咏唱……目标为克劳迪娅(17级战斗巫师),请求已提交】

    【长眠导师通过了你的请求】

    卧槽!

    克劳迪娅还真不是牧师?!

    不是牧师还能用神术……她是怎么做到的?她就不怕被烧死?

    罗兰直接就懵了。

    他被克劳迪娅施展过鼓舞,又见过她施展光亮术,还见到了她身边的克洛德,下意识就以为她是战争女神的见习牧师,怎能想到她甚至是连牧师都不是?

    就连当初在游戏里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罗兰甚至一度怀疑是不是这个克劳迪娅已经被卡巴拉之敌置换了。

    但他很快冷静了下来。

    ……至少先把无伤咏唱念完再说。

    不管怎么样,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把克劳迪娅治好。

    于是罗兰开口,接着上面的咏唱继续念道:

    “我神我主长眠导师,求你看顾她如同看顾我,使她眼中有光,不致永归长眠——”

    随着罗兰的无伤咏唱完结,那个嵌在克劳迪娅额头上的银色十字顿时绽放出了璀璨的光芒。

    在短短的一瞬间之后,那璀璨到刺眼的光芒变得温和了下来,但它的本质却并未更改。只是褪去了冰冷的杀意,以温和的面庞再次出现。

    要形容的话,就是猎豹与宠物猫之间的关系一样。

    在那温和如同牛奶一般的柔光中。克劳迪娅的脸色肉眼可见的恢复了血色,呼吸也平稳了下来。

    尽管无伤咏唱只有三句,但这毕竟是长眠导师唯一指定的辅助咏唱。效力无需怀疑。

    它所起到的作用不是生命女神的神术那样加快愈合,而是“夺走伤势”。伤势被夺走了,人自然就健康了。

    伤害和死亡同样是长眠导师所属的领域,长眠导师自然可以决定这些概念的去留。

    通常来说,对于一个悼亡者来说,他每天应该只能使用一次无伤咏唱才对。

    但罗兰收到的神术讯息中却没有这一条——这意味着他可以随意使用,让自己近乎不死。

    虽然这是长眠导师专门给罗兰用的保命能力。但只要长眠导师同意,罗兰也可以借助长眠导师的力量治愈他人。尤其是对那些没有信仰的人,长眠导师的伟力有极大的可能性可以感化他们。

    只要时机合适。罗兰完全可以人造一个大型神迹。

    ……比方说,在某个瘟疫流行或是地震频发的灾区,以救世主的身份降临,用无伤祷言瞬间愈合他们的伤势。

    这样的话。想必他们就会诚信跪拜祷念导师之名吧?

    毕竟。罗兰身为选民,他有一个其他牧师都完全无法比拟的优点——那就是他没有神恩值的限制。

    换句话来说,只要长眠导师同意,罗兰的蓝条就等于是无限的。

    像是各种祷言,都是耗费神恩的大户。

    罗兰现在是见习阶悼亡者,根本没开启悼亡者职业的特殊能量条,理论上是连一句祷言都唱不出来的。

    但他不光是能唱出来,而且还是直接唱的完整版祷言。而不是像克洛德那样的删减版祷言。

    能独立施展、重复施展需要一个圣歌团联合祷告才能完整唱出的祷言神术,这就是选民的战略威慑性。

    正因如此。罗兰才会说悼亡者是非常适合他的职业。

    只要罗兰的无伤咏唱能完整的唱出,他自己的伤势就会完全复苏。这种无限的完全恢复能力,才是现在罗兰最大的依仗。

    等到罗兰以后拿到了衰亡咏唱、沉默咏唱、绝望咏唱这些咏唱的时候,配合武器大师的反应能力和强大的攻击力,他应该就能应付各种各样的多发情况了。

    不过,说起来……

    罗兰低头看了看克劳迪娅的睡颜,微微皱起了眉毛。

    克劳迪娅如果不是牧师,又是怎么用出来的光亮术?

    当时罗兰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她指尖飘出的绝对是神语符文没错。

    而且,克洛德到底知不知道,身为一个区主教,他的直系弟子实际上连战争女神的信徒都不是?

    班萨可和卡拉尔不一样。和绝大多数的国家一样,那些没有信仰的人是会遭到一般民众的鄙夷厌弃的。

    在他们那比面条复杂不了多少的思维回路中,没有信仰就意味着不守戒律,也意味着很容易成为邪教徒——虽然实际上这两件事并没有什么关系。

    毕竟神明不是圣者,仅仅只是窃取了权柄的他们无法了解信徒的一举一动。信徒不守戒律是正常情况,遵守戒律已经算是优秀信徒了,而恪守戒条严以律己的……根本就活不久。

    如果说神明全知全能的话,马可的悲剧就根本不会诞生了。

    不过正因如此,神明才会对假冒自己的牧师之名,招摇撞骗的神棍施以苛刑。

    如果克劳迪娅并非战争女神的牧师这件事被抖了出去,被施以火刑都算是好的。

    只要审判官和克洛德稍微有点仇,老克洛德就得和克劳迪娅一起被施以注银之刑。

    “有意思……”

    罗兰眯起了眼睛。

    不出意外的话,老克洛德应该是不知道这件事的。

    要知道,被三大刑处死的信徒是无法进入神国的。

    再没有什么比这个对老克洛德更为残酷的惩罚了。他就是宁愿被活活煮死也不会想要得到注银之刑。

    为了避免这个可能性,克洛德很有可能会把克劳迪娅直接干掉灭口。哪怕是因为袭杀伯爵——现在还是子爵——之女,被斩首示众也比那种死法要仁慈的多。

    而且他身为区主教,地位等同于子爵。他甚至还有很大的可能性根本就不会有事。

    “所以说,还得瞒着克洛德吗……”

    罗兰低头再看了一眼克劳迪娅恬美的睡颜和她的额头上逐渐浮现出的银色十字徽记,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一把拦过她的腿弯,把她抱了起来往内殿走去。

    克鲁维恩一会就会找到这里来。万一要被他看见了,恐怕就得直接回到克洛德身边了。

    到了那时,克劳迪娅的身份被克洛德发现的概率就大多了。要知道,她现在已经是圣者的信徒了,一些低级的神术对她已经失去了作用。

    “老板你这做事风格是把老实人往绝路上逼啊……”

    罗兰再次深深的叹息了一下。

    就不能等到罗兰找克劳迪娅把事情问清楚了再加标记吗……这样是逼着自己和克洛德飙演技啊。

    罗兰可没信心正面刚过这些在神殿里玩了六七十年权谋的老东西。之前之所以能勉强占上风,只是因为信息失衡而已。一旦克洛德对罗兰接触多了,罗兰的一些谎言自然就会不攻而破。

    现在,罗兰必须把一切都和克劳迪娅说清楚,然后问清楚克洛德的底细。

    ——最后,直接解决掉他。

    罗兰半眯着的眼中,银色的寒光一闪而过。

    因为罗兰的关系,这个老牧师比既定的历史多活了一个星期……多少,他也该满足了吧?(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