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零八章 就连谎言也被一同欺骗(下)
    成了。

    罗兰左手伸开,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左手手指。

    只见五根修长的手指莹白如玉,中指的第二指节一圈荆棘一样的黑色痕迹浅浅的烙着。

    一直等了好久,罗兰也没有发现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刺痛感闪过,嘴角愉悦的翘起。

    身为选民,如果他做了神明所不愿意看到的事,他的左手中指就会开始抽痛,那圈黑色的痕迹就会收紧。

    那是来自灵魂的拷问。不会让他的指尖充血坏死,却会受到七倍的痛苦。

    这代表“背约”之罚。

    但现在,罗兰利用长眠导师的洗礼催眠克劳迪娅——这种毫不遮掩的残害同僚的行为,却没有被长眠导师所惩戒。

    这代表她并不排斥,甚至赞同这种行为。

    “大概这就是为什么告死鸦之间打的厉害的原因吧……”

    虽然意料之外的逃过一劫,但罗兰心中却为此敲响了警钟。

    他必须成为长眠导师的教宗。只有这样,他能在短时间内组建出忠诚而强大、足以干涉王国战略局势的武装力量。

    但如果罗兰真的成了教宗,如何约束这群桀骜不驯的告死鸦们又是一个难点。毕竟长眠导师是完全不管这些事,他又能以什么样的名义插手呢?

    ……不过,之后的事暂且不提。

    罗兰把双手收回,看着双目无神的克劳迪娅,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

    克洛德对克劳迪娅的威胁显而易见……当务之急是赶紧把这件事搞定,然后立刻去白塔和艾斯特汇合。

    之前罗兰和他已经定好了。艾斯特需要给罗兰顶上一段时间的罪。简单来说,就是让他以赫尔兰或者奥兰多的身份在白塔行走。给罗兰引走一些不怀好意的人的目光。

    比方说,即将和罗兰结下死仇的战争女神教派。

    要知道。罗兰从来都不是一个大方的人。

    现在克劳迪娅已经完成了洗礼,罗兰已经理所当然的把克劳迪娅看成他的人了。

    他现在正缺人,就算加上卡卡里特那边也不够他大闹一场的。

    难得遇到一个演技这么好,自己又难得看着顺眼的,罗兰又怎会放她被克洛德那个老头子干掉?

    说句不好听的,一边摆个年轻多金机智的美丽少女,一边摆个双手染满异端和无辜者的鲜血的老头子……就算罗兰对两边本来没有任何主观倾向,也得给整出相当主观的个人倾向来。

    所以,罗兰又怎会让克劳迪娅就这样毫无用处的死掉?

    再不济……当个炮.友也好啊。

    这么想着。罗拉脸上不由的露出了相当愉悦的笑容。

    之前罗兰已经测试了克劳迪娅在催眠情况下的服从性、逻辑性、记忆力和对不了解事情的反应,得到了足够让罗兰满意的结果。

    “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吗?”

    “不记得了。”

    “你印象中最后的画面是什么?”

    “玛肯队长笑着对我挥手。”

    “你有离开过队伍吗?”

    “没有。”

    毫无预兆的,罗兰以极快的语速对克劳迪娅发问。

    克劳迪娅只是跟着罗兰的问题快速回答,却让罗兰微微皱起了眉毛。

    ……不对。

    那个“笑着的玛肯”,毫无疑问是卡巴拉之敌没错。

    但如果说克劳迪娅从来没有离开过队伍,那行克劳迪娅的脚印又是谁的呢?

    略微思索,一道灵光在罗兰脑海中闪过。他不禁脱口而出:“是那个卡巴拉之敌!”

    是了……如果说克劳迪娅是被卡巴拉之敌直接带过来的话,她就不会留下脚印了。

    可是不对——她的手环又是怎么掉在野外的呢?

    “那种银质的手环,你一共有几个?”

    “两个。丢了一个。”

    “什么时候丢的?”

    但克劳迪娅的回答却让罗兰悚然一惊:“我那个手环在六岁那年就丢了。”

    ……卧槽姐姐你别吓我。

    而且六岁那年你手腕有那么粗吗……

    但转念一想,罗兰就明白了过来:“这是你们家的传家宝?”

    “是。”

    那倒是不奇怪了。

    但是话又说回来,为什么一个世袭子爵的传家宝是一对破银镯子?

    罗兰能看得出来,那手环上绝对不存在什么法阵。也没有神祇的祝福。那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银镯子,甚至做工也不是很精细。

    不过,这不是重点——

    “谁教你的巫术?”

    “哥哥。”

    “那么。身为巫师,你为什么能施展神术?”

    “哥哥给我了一个欺神手环。他说戴上这个就能了。”

    ……欺神手环是啥?

    罗兰一脸茫然。

    这个世界的装备罗兰基本都见过,可他从没有听过哪个装备是叫这个名字的。

    他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决定把这个问题深入一下。

    “那个欺神手环什么样子?”

    “水晶木制成,很漂亮,上面刻有神纹。”

    “你都能施展什么神术?”

    “鼓舞,光亮术和稳定伤势。”

    合着你就会仨神术啊大小姐。

    慢着——

    罗兰这时心中一跳,一个想法在他心中迅速形成:“这三个神术是你一开始就会的吗?”

    “是。”

    “你能感受到神明的存在吗?”

    “不能。”

    “你施展这些神术有什么约束条件吗?”

    “每个神术一天只能使用三次。”

    “哈……”

    罗兰轻笑出声。

    他已经确定了下来。

    不过是一个附魔装备而已。

    但反过来说,一个附魔装备是怎么欺骗这么多人这么些年的?

    不,等等……

    “你现在戴着欺神手环吗?”

    “我每天都贴身保存。”

    “你不觉得这东西很像附魔装备吗?你身为一个巫师连这点分辨力都没有吗?”

    “但……那是哥哥送的。”

    克劳迪娅的语气如同孩子一样幼稚,却让罗兰不由得一哽。

    顿时,他的心情平白无故的糟了许多。

    让罗兰心情更糟的是,他心头隐隐形成的一个可怕的想法。

    “克劳迪娅,把你的右手给我。”

    罗兰伸出手去,把她伸出来的右手握住。冰凉而柔软的触觉让罗兰眉毛一挑。

    ……这孩子还真的冻得不轻。

    他伸手把克劳迪娅的袖子向上掀起,露出一个样式古朴的银质手环。

    “呵……”

    罗兰把自己的右手一扬,露出了手腕上戴着的手环,仔细的对比了一下——

    ……是一对。

    顿时,罗兰的嘴唇紧紧抿了起来,他的脸色凝重了许多。

    “你确定你哥哥在这里吗?”

    “确定。哥哥用了只有我们两个知道的暗语……但爸爸他们就是不相信我,不让我来。”

    可怜的克劳迪娅啊……

    你爸爸不是不相信你,而是因为太相信你说的话了才不敢让你来啊。

    罗兰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很明显,最近这些日子克劳利子爵大约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克劳迪娅的哥哥爱德华很有可能不是被黄昏种假扮,而是他本人在很早以前就和黄昏有着密切的联系。甚至他本人就是卡巴拉之敌所取代的也不一定。

    而且,罗兰有八成的把握,“爱德华”此刻就在附近——甚至很有可能就在路德镇中。

    克劳迪娅现在不能离罗兰太远。不然的话,万一在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遇到克洛德,以她的口才和见识根本想不出能把她头上的徽记圆过去的谎话。

    可如果克劳迪娅和自己在一起,一旦遇到爱德华的话,罗兰又该如何是好?

    “你这是让我怎么办啊……克劳迪娅……”

    罗兰喃喃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