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零九章 圣洁之印
    “爱德华最擅长的巫术是什么?”

    “是……”

    罗兰立刻看到,克劳迪娅脸上有一丝挣扎。

    他立刻吓了一跳,换了个问题:“那么,你最喜欢的宠物是什么?”

    “狮子。”

    “为什么?”

    “因为狮子很威猛,而且狮子代表正义,足够……令人信服。”

    “爱德华曾经打败过哪些敌人?”

    “有霜……”

    克劳迪娅刚刚吐出了一个字节,眉头就皱紧,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那个混蛋……

    罗兰暗骂一句。

    记忆锁——这明显是惑心学派的巫师常用的手段。

    他从一开始,就已经想到克劳迪娅可能会失控了吗?

    罗兰脸上显出一丝凝重。

    如果可能的话,他还想尽量从克劳迪娅的话中搜集一下“爱德华”的生活习惯。再不济,做个侧写出来也好啊。

    罗兰决定先随便问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分散一下克劳迪娅的注意力,免得她被疼痛从催眠状态唤醒。

    按照时间来算,现在洗礼应该接近尾声了。就算克劳迪娅身为一个巫师,意志属性不会很高,但罗兰也没有学过惑心学派的那些使用巫术。

    唯一能对克劳迪娅造成有效精神影响的友好术现在还在冷却中。

    罗兰只是按照地球上学过的催眠手法对克劳迪娅进行催眠。事实上,他之前只是在接受心理治疗的时候接受过几次催眠,他甚至还没有对别人用过。克劳迪娅是第一个。

    他显而易见的失败了。

    法恩斯世界的很多人都经受过精神控制抵御训练。除非是有“卸除防备”、“强制聆听术”之类惑心学派的巫术辅助,想要催眠一个意志超过一的职业者都是很不容易的。

    要不是克劳迪娅现在完全没有抵抗能力。被罗兰施展进行强制洗礼,罗兰的催眠已经失败了。

    而现在克劳迪娅额上的银色徽记已经开始蔓延。变成一个银色线条繁复勾勒的凯尔特十字架图案。零星的符文也开始从十字架内浮现。

    “圣洁之印?”

    罗兰倒吸一口凉气。

    那是圣者的圣女特有的标记,就如同罗兰左手的烙痕一样。

    他是想过克劳迪娅的素质绝对不低,要不然不会吸引到长眠导师专门下界,但没有想到竟然这么高。

    圣者的圣女和那些神明的圣女的意义不同。伪神所篡取的权柄中没有关于圣女的部分,他们的圣女只不过是一只随手豢养着用来取悦自己的鸟儿,被厌烦抛弃以后甚至直接能赐给自己教宗甚至枢机主教的仪式性“用品”。

    但圣者的圣女的地位比枢机主教还要高,她们是除了教宗和选民以外唯一能组建直系卫队的存在。

    在圣者没有选定地上代行者的时候,这些圣女甚至能以凡人之躯代行天意,在奥姆法则比较强的地方直接召唤圣者的力量降临。

    “老大你这是要怎样啊……”

    罗兰心里不免有点不舒服。

    之前还以为自己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秘书性质的克劳迪娅当手下。结果一翻脸就发现在某些事上克劳迪娅的权限甚至比自己还高……

    圣女负责的部分是权利的监督和制约,她额头上的圣洁之印让所有长眠导师的信徒对她不能造成任何形式的伤害。

    ……必须要拉拢一下克劳迪娅。绝对不能得罪。

    罗兰心中下定了主意。

    想要把告死鸦们团结起来,神殿的权利首先必须集中。像奥姆之眼那样把自己的选民和教宗对立起来,以可控的内部斗争促进教派的发展的策略不适合长眠导师。

    罗兰现在是长眠导师的选民,只要他再成为教宗,那么就等于是立法权和执法权都被他集中在了自己身上。

    到了那时,罗兰才有底气制约住那些桀骜不驯的告死鸦。

    在克劳迪娅拿到圣洁之印的时候,她就拿到了和罗兰同等的精英模板,而且感知和意志属性也绝对被推到了十点以上。

    顿时。克劳迪娅的催眠就开始变得不稳定起来。

    ……算了,讨好她就讨好她吧。又不是没做过类似的事……

    这么想着,罗兰问道:“那么,你除了狮子之外。第二喜欢的宠物是什么?”

    “狗,格雅萨犬。”

    “为什么?”

    “它们足够忠诚、坚强、很乖……而且很漂亮。”

    哦?

    罗兰一挑眉毛。

    还好,克劳迪娅没什么野心。

    据罗兰所知。双重动物测试的准确率很高。从测试结果上来看,她希望自己的另外一半足够强大、正义、威猛。有着明显的统治力,而她希望别人能认为自己是一个忠诚、坚强的服从者。

    典型的服从型人格。

    看来之前她对克洛德和自己说的那些假话都是爱德华告诉她的。一个没有野心的人是不会专门去想如何欺骗他人才能不暴露自己的。

    那么。到底是不是爱德华和他背后的存在意识到了克劳迪娅的潜质,才会着重培养她的服从性呢?

    不过你们的付出,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罗兰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反正他之前洗礼咏唱的时候就已经料到可能会出什么乱子,专门把第三段的“无忘咏唱、无忘祈祷、无忘长眠”改成了“无忘咏唱、无忘祈祷、无忘吾”。

    这样的话,克劳迪娅随着不断施展长眠导师的神术,对罗兰的印象就会越加深刻。

    只要稍微诱导一下的话,这种印象就会成为一种坚固的忠诚心。

    “克劳迪娅,在我用力的拉你的手之后,你就会把醒来之后的事全部忘掉。”

    罗兰想了想,还是补了一句:“下次在我以同样的力道拉你的手的时候你就会再次进入这种状态。”

    然后,罗兰突然把右手用力往回一收,克劳迪娅的身子在外力的作用下一晃,眼睛猛然睁开。

    “醒了?”

    罗兰若无其事问道。

    克劳迪娅用力眨了眨眼,然后有些不确定的问道:“……罗兰?”

    “啊,是我。不用担心,”罗兰温和的笑着,语气却平淡,“不用担心,我来了。”

    “等等……我的梦有点乱……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还有罗兰你……你的身份是不是选民?我不是说神明的选民……等等,让我理一下思绪……”

    面对克劳迪娅提出的一大堆的疑问,罗兰并没有立刻做出回答。

    他只是把克劳迪娅的左手抬起来,放在自己的右手上,把自己手腕上的镯子轻轻撸下,戴到了克劳迪娅的左手手腕上了。

    “你被卡拉巴之敌抓到了这里举行剥离血脉的仪式,克鲁维恩和我正好碰到,就一路追了过来,”罗兰脸上有一些恰到好处的疑惑,“这是我在那个卡巴拉之敌身上得到的镯子,好像和你右手上的是一对,我就给你拿过来了。”

    瞬间,罗兰就看到克劳迪娅的脸色苍白了许多,她和罗兰握在一起的双手温度顿时下降了很多。

    呵……真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

    罗兰浅笑着,轻飘飘的落下最后一句如同宣判的话语。

    “看来,你所熟悉的某人如今已经不是他本人了……你要坚强啊,我的圣女大人。”(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