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一十章 通关奖励
    看着面色苍白跪坐在地上的克劳迪娅,罗兰温和的拍了拍她的脑袋,起身站了起来。

    “领取奖励。”

    罗兰心中默念。

    顿时,一道浅白色的光晕在他的视野中横扫而过。

    一些物品被穿过之后没有任何反应,但还有三样东西在白光穿过之后闪耀起了绚烂的彩色光芒——

    一团浅绿色的,一团深绿色的,一团浅蓝色的。

    也就是说,这次副本的通关奖励是两件精良,一件精致。

    ……噫,这手黑的。

    罗兰脸色一僵。

    一次完美通关的千首墓最少也会有三件浅绿色装备打底,平均来说,也应该能拿到一件浅蓝色到一件深绿加上一件浅绿色装备。

    虽然看上去罗兰的手好像挺红的——但他这应该算是开荒,爆率是按三倍算的。

    ……是不是最近干的坏事太多了?就算罗兰在游戏里手也算不上红,但也不可能差到这种程度。

    为掩饰自己的尴尬,罗兰轻咳一声,走过去依次把这三件只在自己的视野中闪耀着光芒的装备拿了过来。

    那两件精良级的装备一件是一把蛇一样扭曲的匕首,另外一件则是罗兰很喜欢的【蛛网之护】——一件恶魔物品,样式是罗兰喜欢的带着兜帽的黑色长袍。

    而那件精致级的装备是一件女式的巫师内甲。

    如果若兰没有看错的话,那应该是【多余的爱怜】。它虽然不是巫师t1,但也是内测阶段最强的散件之一了。

    “给。”

    罗兰毫不犹豫的把它递给了克劳迪娅:“战斗巫师怎么可以不着甲呢?”

    但克劳迪娅看着这件装备。脸上露出了苦恼的神色。

    “虽然战斗巫师理论上应该着甲……但它太硬了我穿着它没法施法啊……”

    “哈?”

    罗兰轻笑一声。

    他也明白,不能怪她这么说。

    这件女式内甲从外观来看。是一件双层带夹料的硬皮甲。只要用拇指和食指揉捏一下就能感觉到,它在硬皮和软皮之间还夹了一张薄而韧的龙兽筋膜。

    那层质地优良的硬皮足以让穿刺性的攻击无功而返。而那层写满密密麻麻符文的筋膜则可以滤掉大半的震荡伤害。让钝器也无法伤害穿戴着的巫师。

    罗兰记得,【多余的爱怜】是一位炼金大师给自己的妻子——一位白银阶的惑心女巫精心制作的防御型法袍。他的妻子一度还因为这个乌龟壳一样的法袍而被同僚取笑,但最终她却成为了几位惑心女巫中活的最长久的一个。

    虽然它身为精致级的装备却没有加一个属性点,也没有其他的特效,但只要克劳迪娅防守好脖子以上的部分,光是这件装备本身的防御能力就足以让青铜阶以下的物理职业抓狂了。

    不说别的,光是罗兰——他高达七点的力量、就算加上聚力一击,他手头这两把武器也绝对破不了克劳迪娅的防。

    ——假如罗兰只攻击这件内甲的保护范围之内的话。

    如果罗兰没有记错的话,那位饱受爱怜的惑心女巫。最后就是被一位苍翼游侠用绞索割断喉咙而死的。

    但是,像是这种坚硬的内甲,对于一位身娇体弱的女巫来说,穿着绝对不会太舒服。

    所以当克劳迪娅看清了这件内甲的质地,顿时心情就变得更加复杂了。

    罗兰完全能理解她的想法,但他只是笑着对克劳迪娅说道:“克劳迪娅,你听过巫师内甲吗?”

    “巫师内甲?”

    克劳迪娅有些茫然。

    现在眺望白塔还没有坍塌,在白塔的威慑之下,除了卡拉尔。其他国家的巫师都属于老爷级奶奶级的存在,别说是上前线了,就算是去历练都得签协议的。

    就像玛肯一开始对安若思说的一样。白塔的巫师绝对不能因为保护不力而死在乱七八糟的地方。对他们来说,一个巫师不应该死在遗迹和实验室以外的任何地方。

    甚至一些极端.分子还认为。巫师就不该钻研巫术,让自己有战斗能力。

    所谓善泳者溺——在这些天真的纯粹学者看来,如果不给低阶巫师们巫术。他们就会老老实实的钻研奥姆的法则,而不会因为自己有了那么点力量就去介入各种俗不可耐的争端。

    在罗兰看来。这种说法就像是发明了机枪来减少服役的士兵数量一样可笑。

    上一个受害者就是炼金术师。这些没有强大战斗能力的职业被苏泽大量的圈养了起来——虽然名义上是什么皇家炼金术学会,享有皇家学者级待遇。

    但不可否认的现况是。在苏泽,任何不属于皇家炼金术学会的炼金术师,都等同于犯下了叛.国重罪,是可以直接处以三极刑的。

    这种完全没有自由的“培养”,又与圈养有什么区别?

    和炼金术师们不同,巫师同样是具有强大研究能力的职业,却因为眺望白塔这个庞然大物没人敢招惹。

    这样巫师们完全没有一点对生存危机的思考。事实上,他们甚至没有研究出几个专门用来防御和保命的巫术。

    在这群“高贵人士”看来,如果一个巫师身边没有一个骑士和雇佣兵保护自己,那只能说这个巫师要么不需要人保护,要么就混的太糟了。

    他们甚至从来没有思考过,如何才能在围剿之中保护自己。

    因此,【多余的爱怜】才被称为一个笑话。但在白塔倾塌之后,这件装备的设计却让被众神的牧师四处搜捕的巫师们当做了珍贵的参考。

    它能如此的广受好评,甚至专门开创出“巫师内甲”的装备类型,自然不可能仅仅是因为它的防御力。

    不然的话,最适合它的应该是圣殿骑士或者护教者才对。

    于是罗兰接过了它,随口问道:“克劳迪娅,你用的是什么样式的内甲?”

    “我吗?我的内甲一般都是用绸子打底,内层加羊毛,用沙鳄鱼的皮做的夹层。请人画上抵抗冲击的炼金法阵就够用了。”

    克劳迪娅随口答道。

    “这样啊……”

    罗兰了然的点了点头。

    随后,只见罗兰毫无征兆的双手这件硬皮甲,用白塔语高声呼喊惑心学派的箴言:

    “幻觉之中藏真理——”

    顿时,浓烈的光芒从这件珍贵的硬皮甲上面绽放而出。

    等光芒散去,它已经变成了向克劳迪娅刚才所说的那样的纯白色柔软内甲。

    丝绸的料子,内层是柔软的羔羊毛。比起内甲更像是坎肩之类的华贵衣服。

    “我把沙鳄鱼的夹层也去掉了。这样你就算穿着它睡觉都没问题了。”

    罗兰笑着把它递给克劳迪娅,看着她目瞪口呆的表情,嘴角勾勒出了一个愉悦的弧度。

    “这是……”

    “虚假造型。只有外形改变,但内层的防御力却没有丝毫削弱——一个融合了惑心学派知识的炼金法阵。”

    罗兰轻巧的答道。

    “把白塔的知识教授给炼金术师可是死罪!”

    克劳迪娅一脸震惊。而罗兰只是摊摊手:“管它呢。”

    “反正它的主人已经死了,而且这件装备仅存一件,你不说我不说没人会知道这里埋葬着一位伟大的炼金术师,和一段忠贞的爱情。”

    罗兰敢把这件装备拿走自然是有他的底气的。而且万一事情败露,克洛德的强行突脸击杀克劳迪娅的话,罗兰还真心没把握能挡的下来。

    有了这件装备,他们的容错率就大了不少。

    “好了,走吧我的圣女大人——我们该去找克鲁维恩了。”

    罗兰轻飘飘的说道。

    ——当然了,万一白塔倒塌以后,流亡巫师们没有样本模仿,发明不出巫师内甲这种好用的东西而导致了巫师大范围的死亡,自然就不关罗兰的事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