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有限的怜悯(上)
    在克洛德担忧的视线中,罗兰三人慢悠悠的登上了钟楼。

    现在千万别给我打招呼啊……

    克洛德暗暗叹了口气。

    如果罗兰给他打招呼的话,他肯定是没法回应的。

    假如罗兰他们对此感到疑惑,过来拍拍他的肩膀或是进行类似的互动的话,克洛德就倒霉了。

    毕竟,现在泰尔上神正在关注他。

    万一克洛德突然做出什么不合礼法的动作,或干脆打断了仪式,他肯定吃不了好果子。

    “别担心,我们不会打扰泰尔冕下的圣礼……请继续吧。”

    不过,听到罗兰沉稳优雅的声音的声音在身后传来,不断低声祷念祈祷词的克洛德终于是松了口气。

    还好。

    大概是因为克劳迪娅和罗兰他们说过了吧。

    知道自己在举行什么重要仪式的罗兰几人并没有毛毛躁躁的走过来和他搭话或是碰他的身体,而是静静的站在他的身后等待他祷告完成。

    ……还好提前跟克劳迪娅说了这件事。

    要不然罗兰和那个山民肯定不会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动弹——说不定就会向他所忧虑的那样上来打个招呼什么的。

    克洛德心中暗自庆幸。

    说起来……

    老牧师一边低声赞美泰尔,一边却不着痕迹的皱起了眉头。

    罗兰左手那边拿着的那团衣服是什么?

    之前在罗兰向着他走过来的时候,他就有所察觉。

    对他来说,罗兰搭在左手小臂上的衣服实在是太过显眼。无论是那如同人皮一样的质地。还是那带着鲜血和脂肪造成的油量反光的纯黑色主色调。

    在克洛德的视界中,一团缠绕着漆黑阴影的幽蓝色灵光在那份衣服的表面上不断吞吐着。

    那是宛如实质的负能量。

    别说是穿在身上——对于普通人来说。就算把这件衣服浅埋在他们家院子里,就足以让这户人家重病缠身。

    对那些不能驾驭负能量的人来说。穿着这身衣服和直接穿上自己的寿衣没有任何差别。

    克洛德心中满是疑惑。

    就算是对一个德鲁伊来说,这种程度的负能量也绝不是能直接无视的程度。罗兰没有任何防备就直接把它搭在胳膊上,他的身体肯定已经被这些负能量伤害到了。

    看来祷告要加快了——

    克洛德无奈的想着。

    因为笼罩整个卡拉尔的大结界,一名牧师在卡拉尔释放神术实在是太累了。光是维持区区一个三环的忽视结界一个小时就几乎能把克洛德一身的神恩全部榨干净。

    但他还不能把全部的神恩都消耗干净。

    事实上,克洛德至少要留出一次祝福术的神恩。

    只有一次祝福,才能让罗兰和克劳迪娅的所受的暗伤被完全治好。

    克洛德觉得,罗兰拿着这件受恶魔诅咒过的邪恶物品来找他,肯定是想让他帮忙把它销毁掉。

    但是……罗兰不是牧师,就算是他再怎么聪明。对负能量不敏感的德鲁伊也不可能知道销毁这种程度的诅咒物品需要多么强大的神术。

    以克洛德来说,身为白银阶牧师的他如果想要把这东西销毁,起码也要把当天所有的神恩全部倾泻进去才有一半多的几率。

    而且,他还记得,克劳迪娅到这里来是为了找她哥哥的。他虽然非常想要把这件邪恶的物品立刻摧毁,但克洛德想了想,决定还是先跟克劳迪娅找到她哥哥再说。

    更何况,与其这两天自己费劲力气的把这件衣服销毁,不如直接把它带回去浸在圣水池里净化为妙。

    “……因此。我将在人群中再次高呼我的喜悦。”

    “仅愿一切荣光都归于希维尔及父神泰尔。”

    终于,在罗兰他们静静的等待了一个多小时以后,克洛德的祷告终于是全部结束了。

    不,与其说是顺利结束。不如说是克洛德找了一段可以当结尾的祷告词就直接唱出了祭礼结束时的祈祷。

    他身上的神恩几乎已经要被卡拉尔大结界燃烧干净了。

    克洛德甚至怀疑,自己还能不能用出祝福术。

    不过当他回过头来之后,他立刻闻到了一种爬虫、毒物、食人魔物的混合起来的腐臭而辛辣的气息。

    那股味道来自罗兰抬起的左臂上搭着的衣服。

    在圣仪结束以后。圣氛散去,被压制着的诅咒气息顿时沸腾起来。

    光是看到这件衣服。克洛德心中就有淡淡的杀意泛起。

    ——就好像这并非是一件被诅咒的衣服,而是一个变化了形态的魔鬼一样。

    克洛德表情严肃的暗自决定下来。就算净化这件装备无比艰难,这件事也必须尽早处理。

    再回头去看着并排站着的罗兰和克劳迪娅,一种照顾自己孙子孙女的快慰在这个为神战斗一生,却没有一个子女的老人怀中荡起。

    虽然累,但是却很高兴。

    “小罗兰,这次去罪恶之都感觉如何?”

    克洛德收起剑杖,背过手去,笑眯眯的看着罗兰。

    虽然表情很和蔼,但配上他身上的正装,却给人一种难言的庄重感。

    “还好啦……”罗兰表情微妙,慢慢走上前去,“中间发生了很多事情,过程轰轰烈烈,最后倒是很温暖……”

    “怎么说?”

    克洛德一脸感兴趣的样子。

    “还不是克鲁维恩那个家伙,一进城就把我丢下不管……还让我穿了一身女装……”

    “嗯?!”

    老牧师当时就对克鲁维恩怒视相向。

    还不能克鲁维恩做什么辩解,克劳迪娅就恶作剧一般的把罗兰往克洛德身边用力一推,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向后跑去。

    罗兰被克劳迪娅推得踉踉跄跄险些跌倒,还好被克洛德扶住才没有摔在地上。

    “克劳迪娅!你这孩子没轻没重的!”

    克洛德也不管克鲁维恩了,冲着克劳迪娅就是一阵子吹胡子瞪眼。

    但就在他想要追上去拿手杖不轻不重的打上两下克劳迪娅的时候,却被罗兰给拦了下来。

    “好啦好啦……克洛德神父,您看看这个……”

    这么说着,罗兰双手把那件黑色的衣服举了起来,示意克洛德看看。

    克洛德大致看了一下,首先就被那灰色的蛛网一样的痕迹吸引了注意力。

    ……这是哪个魔鬼的记号?

    但正当他想要把那件衣服拿过来的时候,一股潮汐一样的可怕麻痹感瞬间席卷了克洛德全身。

    不光是双手如同灌了铅一样的不能动,双腿也仿若被石化,从脚尖和手尖开始,沿着筋骨一路往上爬,他的胸口也开始发紧,眼前开始冒出阵阵金星。

    克洛德踉跄的退后了两步,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他怔怔的低着头。

    在自己的肚子上,一根猩红而透明、形状如同獠牙一样的无柄匕首正插在那里。

    ——而他没有感到一丝痛楚。(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