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失踪的玛肯
    “愿你在希维尔的英灵殿中豪饮美酒,日夜征斗。”

    “——安息吧,如你的主应允。”

    罗兰微眯着眼睛直视着这冬日难得的炽烈阳光,低沉而细微的祷告终于结束。

    早在罗兰为他祈祷的时候,他的灵魂就已从躯壳中上升,回到了长眠导师的神国。

    而在罗兰的祷告结束以后,他的身体顿时破碎开来,化作大片银色的光点,又聚合成他生前使用的手杖。

    【你亲手杀死了一名护教者(白银阶),抽取本源力量……因为你越两阶杀死你的敌人,你得到的经验获得144%的加成,你最终得到了176点经验】

    176点经验,甚至还不如罗兰此刻身上经验的零头多。唯一的补偿就是克洛德的遗物——那把杖剑。

    罗兰走上前去,弯下腰把杖剑捡了起来。

    上面的战车之轮的图案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银灰色的十字架。

    【克洛德的荣耀】

    杖剑

    浅蓝色精致级

    坚韧5.3,坚硬3,锋利5.3,重量3.2

    特效:伪铁(虽然很像,但它的质地并非金属,因此不会受到抵抗或侦测金属的巫术的效果),战之利(通过注入神恩可以大幅提高锋利度,最高可以提高到10.0),坚硬(它的质地很坚硬,在对抗切断特性的时候可以忽略3点锋利度)

    附魔:攻击架势——圣刃

    ——这件装备的前主人直至死亡仅被人成功偷袭一次。而这将成为他在希维尔面前夸耀的资本。

    一把浅蓝色的特种武器。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罗兰杀死了克洛德唯一的回报。

    “克劳迪娅,你觉得我做错了吗?”

    就算祷告已经结束。罗兰却依旧怔怔的望着天空,面无表情。

    他此刻的心脏还在隐隐抽痛。就像是发狂的毒蛇在腹中舞动。却又如灌了铅一样的沉重。

    不应该啊……

    罗兰默默的捂紧了胸口。

    在罗兰的印象中,他和克洛德并没有多深重的感情。甚至一开始的时候还准备在度过顽橡迷锁之后就杀掉他们。

    而在之后。罗兰是抱着利用一下安若思趁机混入白塔的心情而选择放过了他们。

    在那时,罗兰还只是把他们当成普通的npc。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开始意识到这些人并非是一段有着背景设定的数据,而是有着完整的人生、有血有肉、着爱着他们的和他们所爱的人,是与世界不可隔离的重要个体了呢?

    ——无法回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开始会为这些生命的逝去而悲伤。

    此刻罗兰的胸口发紧如同蜡融,心和头脑都变得铅坠般沉重。

    这是……自己开始变得软弱了吗?

    罗兰不禁扪心自问。

    “我很不喜欢你做事的风格,罗兰阁下。”

    克劳迪娅皱着眉毛。一字一句的说道:“虽然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这种手段……着实与正义无关,不过就是一些小手段而已。如果我们不能站在大义的一边,长眠导师会很苦恼的。”

    出乎罗兰自己意料的,在克劳迪娅的斥责中,罗兰反而得到了些许平静。

    大约这就是所谓的“骂我一顿我会好过一些吧”。

    罗兰之前从未体会过这种感情,这种也许混杂了内疚、羞愧的丑恶感情反而给了罗兰浓浓的喜悦之情。

    自罗兰记事开始,罗兰就无法意识到自己所做的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为了保护自己,罗兰下意识的相信自己所做的都是绝对正确。

    因此在罗兰很小的时候。他是一个很倔的孩子。他只会固执的贯彻自己最开始的决定,从不接受他人的意见。更可怕的是,罗兰学习的速度非常快,某种意义上比他姐姐要快得多。

    这显然是一种精神疾病。这让罗兰无法接触到正常社会。甚至无法在大学以前独立进入学校学习。

    不过在罗兰十八岁一直到二十四岁的时候,他的病情好转了很多。无法独立评判对错的罗兰将决定权转让给了自己的姐姐,这让他变得可控的同时。还让他对家人的依赖逐渐加深。

    但在父母和姐姐死掉之后,罗兰的病情进一步恶化。甚至于频繁出现幻觉。这让罗兰不得不频繁的进行精神治疗,但事实上并没有取得什么很好的效果。

    但是。在罗兰来到法恩斯世界之后,他的精神状况就一直在好转。

    最直观的一点就是,他开始否定自己的意见了。

    对于克劳迪娅的问话,罗兰并没有做出回应。

    “这袍子有些紧了。”

    他只是若无其事的抬头看着空气,感觉到呼吸有些憋闷,把黑袍的领口松开了一点。

    “罗兰阁下!”

    见罗兰似乎不准备做出回应,克劳迪娅的语气不由得重了几分。

    “好了,克劳迪娅,我明白……我什么都明白!”

    “我也不想杀死克洛德神父!但我们有办法吗?你有吗?有吗!”

    罗兰歇斯底里的低声嘶吼顿时让克劳迪娅安静了下来。

    她沉默了许久,终于是低下了头:“抱歉,我是……”

    “有些心急了,对吧?克洛德毕竟是你的老师……”

    罗兰低声说道,声音中满是脆弱:“你先带着克鲁维恩离开这里解释一下,让我自己一个人静一下好吗?我需要祷告。”

    “好。”

    克劳迪娅干脆的应道。她一把抓过了身边不远的克鲁维恩,克鲁维恩也很知趣的跟着就一起走了。

    在他们两个完全离开以后,罗兰脆弱的表情如同时光倒流一般迅速恢复了冷漠。

    “接下来要去白塔一趟,看看趁机能不能把关于爱德华的事情一起调查出来……”

    罗兰喃喃道。

    就在这时,罗兰身后传来了一身闷响。

    在很低的声音中,罗兰身后的仓库木门被直接炸开。

    ……是冲击术。

    这是白塔巫师特有的巫术,看到这个巫术,罗兰就立刻意识到安若思和玛肯很可能就在里头。

    毕竟玛肯和安若思同时不见了,而路德镇这种小地方,基本上不可能出现有两个白塔巫师同时存在的情况。因此,在罗兰看到这个木门被炸开、满身伤痕的安若思从里面爬出来之后,他一度以为玛肯也在。

    但罗兰站了很久,却一个人都没看到。

    “安若思,玛肯队长呢?”

    罗兰皱着眉头发问道。

    “玛肯队长?他不是早晨就急匆匆的说有事先走了吗?”安若思一身是伤,满脸茫然,“他没和你们在一起吗?”

    ……糟了。

    不详的预感在罗兰心头出现。

    “你有没有觉得玛肯队长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比方说在某个地方趴着特别久,或者是一直在笑之类的情况?”

    “你说……玛肯队长会笑?”

    安若思差点自己笑了出来。

    别说你,我一开始也想象不到。

    罗兰腹诽着。

    看来这次是真人了。至少说不是之前罗兰干掉的那两只假冒的。

    但是,如果安若思看到的不是假冒的玛肯,而是真人的话……

    “安若思,你还记得最后一次见到玛肯是什么时候吗?”罗兰果断问道。

    现在黄昏种几乎要把这个小镇围起来了。玛肯随时都有可能被害,说不定就在罗兰回身找线索的时候就已经被杀了。

    玛肯是罗兰打入哑刃部队最重要的一枚钉子。一旦玛肯出了问题,罗兰的计划链条就直接断了。

    “记得,怎么……”

    安若思一脸茫然。

    “带我去!立刻!”

    罗兰心急如焚。

    没时间等克劳迪娅他们绕回来了。

    先和安若思两个人一起去看看吧——(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