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一十七章 喰饮圣礼(上)
    辛吉亚酒馆是路德镇的奇景之一。

    一般来说,酒馆都是夜幕降临以后人们的寻欢之地。白天虽然多少也有客人,但与夜晚时的热闹程度相比,至多也只能称其为“有客人”而已。

    但辛吉亚酒馆不同。

    硬要说的话,这大概算得上是法恩斯世界第一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酒馆了。这并非是因为路德镇没有宵禁,一些纨绔昼夜颠倒——而是因为辛吉亚酒馆的特产,也是辛吉亚酒馆唯一卖的酒。

    辉光之血。

    现在看上去的话,它闪动着的是温润的明黄色光芒,质地给人一种滑润的感觉。它此刻的口感是润和醇厚,温和下肚以后还有奇异的反酸,如同啜饮滚烫的鲜血一般。

    而当正午的灼热逐渐退去以后,它就会仿佛凝固一般,质地变得更加干冷,颜色开始逐渐发暗。在夕光将世界染成昏黄的时候,辉光之血的颜色早已变成了熔岩般的鲜红,里面开始有昏黄色的晶莹颗粒出现。

    此刻辉光之血甚至比冬精灵的龙舌白兰地还要烈,那辣度仿佛能将舌尖直接点燃。那昏黄色的晶莹颗粒口感坚韧有嚼劲,一旦咬破就会有一股麻嗖嗖的感觉沿着舌根一路滑到喉咙深处——在冬日的夕阳时分,再没有什么一杯鲜红色的辉光之血更让人振奋精神的了。

    而在太阳完全落山之后,辉光之血会经历一个短暂的全然漆黑的时刻。这时候的辉光之血是全然的苦涩,不辣人酒精浓度却极高,能让人最快的喝醉。

    在银月升至最高处的时候。浅蓝色的幽光就会从全然漆黑的辉光之血中绽开。这时候,完全被拉上的窗帘下。大片幽蓝色的光芒如同一颗幽蓝之月把整个酒馆完全照亮。

    这时候的辉光之血和饮料没有什么区别。甘甜清冽,就算一个只喝甜酒的女孩也能连喝好几杯。

    酒客们也一改白天时的粗鲁和豪放。动作不知不觉间收敛起来,优雅而从容,变成了夜精灵一般的暗夜贵族。

    人们如同托举一团团鬼火一般单手举着辉光之血,用自己在白天时从未想过的优雅语气从容不迫的交谈着,仿佛身体里流淌的血液也如同突然清晰起来的头脑一样变得洁净。

    辉光之血的魅力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很多喝过辉光之血的旅客很多都决定在路德镇定居。而这种酒低廉的价格和它近乎全能的适用性,让辛吉亚酒馆里几乎什么人都有。真正意义上的让辛吉亚酒馆成为了一个信息交流的中心。

    但是,这个盈利如此之大的酒馆,它的老板娘辛吉亚却几乎没有人知晓。

    可罗兰却知道——辛吉亚.查斯坦是来自缇坦的一名邪教徒首领。

    她的教团早在数年前就已经被风语者带领呼啸者们完全摧毁。追随她的信徒都被打散加入了各个黄昏信奉者的教派。

    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在其他地方重新招纳教众。

    虽然辛吉亚的教派不像是南风之环那样身后直接就有黄昏种的老大罩着。也不像无眠者那样由全部由无生无死的亡灵组成,但从隐蔽性和传染性的角度考虑,她的教派其实才是北地的邪教徒中最危险的哪一种。

    她并不是通过所谓的“神迹”或是令人大脑短路的哲学招纳教众,而是如同一个实力高强的调酒师或者烹饪师一样,用自己的技艺夺取他们的灵魂。

    辛吉亚的组织就是所谓的喰饮圣仪会。

    他们对外宣称,饮食是人灵魂中所铭刻的第八圣仪,如同洗礼和婚礼一样会给人莫大的感动。而遵循这种感动,跟着自己的愉悦走,就可以找到真我。觉醒起源,感受到莫大的喜悦。

    但实际上,他们只是把魔物的一些碎片加入到饮食中,并在一些类似仪式的催化中。让他们产生类似毒.瘾的强烈依赖性,潜移默化的用这些奇异的食物把意识参与者的身体和灵魂完全污染。

    罗兰记得,在现在这个时间段的一个月以后。路德镇就会发生一个连锁事件。在玩家们完成了这个事件并破解了事情的真相后,喰饮圣堂的副本就会开启。

    这是一个比千首墓要高级很多的副本。

    这个副本一直到瘟疫复兴到来以后才开始被人攻克。

    那个首通队伍的指挥者就是第一届和平议会的核心成员黑火。罗兰之所以记得他。还是因为他后来夺取了一个炎魔的灵魂,成了一名燃烬者。

    而他用来夺取炎魔灵魂的道具。就是在这个副本中得到的辉石之锁。

    罗兰眼中寒光闪过。

    他倒是没有想过要成为一名燃烬者。但是如果他能够让身边的某人得到这个职业的话,反而能对罗兰有很大的实力提升。

    罗兰身为告死鸦,最大的敌人就是寒冷。

    告死鸦这个职业的语源来自北地的一种普通的鸟。它们能看到导致人死亡的厄运,并会及时的出现在人眼前,提醒他们死期将至。因此,一些无知的人往往把它的形象和死亡的厄运联系在一起,认为正是它们招来的厄运。

    但事实上,正是因为这些鸟儿对生命天生的怜悯,才让一些人因此而得救。

    在凛冬来临之前,告死鸦就不会返巢,而是在城市上空号哭盘旋,最终活活冻死在空中、或是因翅膀僵硬而摔死在地上。

    因为在极北之北就是法恩斯世界地狱的入口,为防止魔鬼的入侵,奥姆之墙的法则在这里显得格外厚实,呈z型厚厚的叠在一起。

    在冬的法则自北而南的流下之时,会经过一些比较偏北的地区三次。

    一次去,一次回。最后一次才是真正的凛冬。

    真正的凛冬来临之前,寒流会降临两次。而这些告死鸦们就因为这个而相信,正是自己的牺牲让寒流晚了几日到来,因此拯救了无数生命。

    因此,这些漆黑的鸟儿自成年以后仅能活半年。在它们成年的第一个冬天,这些笨的可爱的鸟儿就会无用的牺牲在寒风之中。

    长眠导师的信徒之所以叫这个名字,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对寒冷的极度恐惧。

    告死鸦一旦接触寒冷,身体就会迅速晶化,失去意识。在这种情况下,告死鸦的不死性会完全失效,只要一棒子就能把这些脆的和冰晶没什么区别的家伙击成碎片。

    而且一旦瞬间受到的伤害过大,他们还会因此而昏厥。

    不过,如果有谁——比方说安若思——成为了燃烬者,在他的身边,任何寒冷伤害都会受到极大的削减。

    一旦能避免寒冷伤害,罗兰的不死性几乎可以说是无解的了。

    所以说,辉石之锁罗兰必须要拿到。

    他本来还想着,在自己从白塔出来以后再来这里看看的来着。

    这个副本的挑战等级是30级,四十人难度。

    无论如何,这个对罗兰的难度还是大了一些……况且这里的怪物又不是亡者,洗礼咏唱也对他们无用。

    但是,罗兰却万万没想到玛肯竟在这里失踪了……

    如果罗兰不来救他,那玛肯很有可能变成人们桌上的菜肴,以及辉光之血的原材料。

    毕竟,所谓的辉光之血的原材料,就是强行给职业者植入辉石以后榨取的胆汁和鲜血啊。

    看到前面的一个大白天就遮起了厚重窗帘的黑红色调的酒馆,罗兰一个急停,把身后的安若思放了下来,沉声问道。

    “安若思,是这里吗?”

    他的腰间,苍蓝之牙已经出鞘。(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今天双十一,可能只有一更

    因为受某人之邀,咱晚上要出去一趟……

    你们懂(远目)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