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一十八章 喰饮圣礼(中)
    温润,却有那么一丝的辛辣。难以想象的膨胀感从喉咙直传入脑,再沿着脊椎慢慢滑下。

    确实是绝品。

    “再来一杯!不,再来三杯!”

    一位头上绑着绷带的中年雇佣兵眼中发亮。他将开始隐约泛红的辉光之血一饮而尽,把十好几个铜板掷在了吧台上,拍着桌子大声叫道。

    “噢噢噢噢!”

    人们无意义的嘶吼着,把这个雇佣兵起哄一般的围了起来。

    雇佣兵基于警惕心,隐约看了一眼四周,心中有些胆寒。皆因那些酒客的眼底都是如同发炎了一般布满了血丝的猩红。

    但还不等他进一步的查探,下一杯颜色略微不同的辉光之血就已经送到了他的眼前。他的身体如同着了魔一样自己接过了这杯酒,一饮而尽。

    他的头已经开始眩晕。

    而一盘免费赠送的多汁烤肉已经送到了他的眼前。这位中年人本就因长途奔波而劳累不堪,喝了几杯酒之后略微提了提神,但胃却是更空了。

    毫不犹豫的,他在失去意识之前,首先把一大盘多汁的烤肉塞到了自己肚子里。

    而在他昏过去之后,一个眼中满是血丝的的小个子少女就一拳把他拍飞,发出尖利的叫声。

    这个中年雇佣兵的头颅撞在墙上,瞬间破碎成一滩肉酱。

    人们欢呼着,甚至有人爬过去想要舔舐墙上的血和脑浆,然后又被第二个人踹飞。

    这些疯狂的人眼底满是鲜血。层层叠叠的血丝如同蜘蛛网将整个眼白完全覆盖。

    这并不是他们生了什么病,只是他们太久没有睡觉了而已。

    辉光之血提神的效果实在太好。只要连续饮用几乎可以一辈子都不睡觉,而且几乎没有副作用。玩倦了想睡觉的话就倒下直接睡就好了。

    理论上如此。但实际上,很少会有人选择睡觉。

    无来由、无根源、无道理的兴奋如同江河席卷而来。将个体意识裹挟着。

    他们无意义的嘶吼着,大声乱叫,话语中没有任何意义;也能见到一些人一起勾肩搭背地喝着酒,瞬间就殴打在了一起。

    在这里,只有醒着的施虐者。只要是身体扛不住昏睡过去的,都已经丧失了作为人类的权利。

    连续饮用了辉光之血提神之后,他们的昏睡不会少于三天三夜。在这期间,就算他们被凌迟也不会有丝毫感觉。

    在辛吉亚酒馆里,随处可见那些倒在地上就睡着了的人。也随处可见那些随意殴打踩踏那些睡过去如同昏睡过去的酒客们。

    甚至可以看见角落里那些在熟睡中被人任意享用的女孩子们被人如同比赛用具一般摞成一排,而满身都是酒气的浪荡客们用她们打赌,输了的人必须滚去玩男人而不能享用这些鲜嫩而芬芳的**。

    正是,享用——

    只见一个正在埋头耕耘着的男人的嘴突然流下了大量的涎水,他的喉咙中传来嘶鸣,牙齿外翻,瞬间把自己的脑袋吞了下去,一个新的肉球取代了他的头脑重新生长了出来。

    密密麻麻的,如同菊花一般的多层次的细密尖牙在他新的头颅上占据了四分之三的面积。他低头张嘴。随着整张嘴如同绞肉机一样的高速运转,他身下的女孩子转眼上半身就变成了一堆肉沫。

    而另外一个在昏迷的男人身上起伏的少女也是一样,她莹白的皮肤猛然张开了无数的裂口,里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尖利小牙。她整个人都变成了一种犬牙的集合体一样恶心的生物。随着她优雅的俯下身子,那个可怜的受害者瞬间就被她涌入了怀中,在无数犬牙的撕咬中。两人顿时化为一体。

    但其他人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继续着属于自己的疯狂。

    有人嫌没有人陪自己喝酒。于是他们的掌心就多出了一张满是犬牙的嘴;有人嫌从喉咙灌下去太慢,于是一个狰狞的巨口就在他们腹部长出。他们就这样直接将酒灌了进去,鲜血混合着胃液被挤了出来。

    在正午过后,这些人逐渐褪去了自己人类的外壳,露出了其中令人作呕的怪物本质。

    这里俨然已经化作了魔界。无论怎么看,这里都绝不是正常人类能存活的地方——

    嘭嘭嘭。

    就在这时,敲门声传来。

    “有人在吗?这里开始营业了吗?”

    一个有几分沙哑的声音有礼貌的在门外传来。

    顿时,内部一片寂静。

    大约过了七八秒,在那人第二次发问的时候,一个热情的声音从里面迎了上去:“刚才有些忙,真是抱歉……这里当然有人,当然有人!请进!请进!”

    那个穿着一身厨师服一样的俊秀金发少年热情的把门打开,热情的抓住门外客人的手把他拉了进来:“看您一路上旅途奔波,先喝一杯吧——第一杯我请!”

    在那个穿着漆黑优良的长袍的身影从门外的光与室内的影的交界线穿过的时候,里面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他。

    罗兰只见一片光亮。

    这个酒吧外面虽然遮着帘子,里面却满是白昼般的光明。

    人们优雅的坐在洁净的圆桌前,安静的喝着酒或是低头吃饭,或是低声交谈。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的左手紧紧握着手中的酒杯,就仿佛已经与酒杯立了约一样。

    这些人吃东西是如此的有礼,给罗兰的感觉就好像是二十一世纪的西餐店一样。他们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回过头来看着罗兰,露出了温和的笑容,点头向他致敬。

    就好像罗兰之前伏在门上听到的极度混乱只是幻觉一般——

    “喝吧客人,我们这里的辉光之血可是别的地方喝不到的绝品!第一杯我请!不好喝不要钱!”

    一双洁白的手把一倍昏黄而晶莹的液体恭敬的放在了罗兰面前。

    罗兰不禁抬头看去。

    这位金发的俊秀少年最多不过十八九岁。他穿着一身利落的紧袖厨师服,年轻的小脸上满是干净而阳光的笑容。

    “你是店长吗?”

    罗兰不禁问道。

    “不是啊……为什么这么说?我明明穿着厨师服啊?”

    金发的少年一脸疑惑。

    罗兰却只是笑笑。

    “我觉得你也不是,”罗兰的语气轻柔而和蔼,如同一位有教养的老士绅,“但是,你的智商告诉我,你要是成为了店长,辛吉亚就该头疼了。”

    在少年的愕然中,罗兰垂下头去,开口低声祷告。

    “愿荣光尽归于导师——”

    长眠导师……愿您能庇护我,让我不致落入黄昏——

    唯有这样,我才能用尽全力,用尽手段!

    罗兰眼中寒光闪过。巨大的眼瞳幻象在罗兰身后升起。顿时,罗兰眼中的世界瞬间改变

    那房间里无处不在的光全部消失,嘈杂的混乱声在罗兰耳边响起,安若思重新在罗兰身边出现,而那些有教养的客人们如泡沫般破碎。

    只是幻象而已。在希格斯的注视下脆弱的如同肥皂泡一样。

    感觉到这次自己的灵魂没有被污染,也没有听到希格斯的低语,罗兰的嘴角微微上扬。

    导师……您果然在庇护着我。

    和幻象中唯一差不多的,就是罗兰在幻想中被那些有礼貌的客人盯着,而现在却被这群恶客如同饿狼盯着羊羔一般滴着涎水死死盯着。

    新鲜的肉——

    他们的眼神告诉了罗兰这样的讯息。

    罗兰不怒反笑。

    “来啊,蠢猪们!”

    在安若思惊恐的表情中,罗兰一把把他推开,发出了与起那些客人也好不到哪里去的疯狂笑声——

    在那一瞬间,那个罗兰身前的金发少年的脖颈瞬间被一道寒光斩断。

    随着无头金发少年后退着、努力的试图从开裂的喉咙中伸出嘴来,浓烈的鲜血顿时喷涌而出,把罗兰的脸上染的血红。

    而罗兰身上的长袍燃了血没有被浸透,却仿佛是沾了水的雨衣一样露出了油亮的光泽。

    但那些已经异化的黄昏信徒们毫不畏惧的把罗兰从四面八方围了起来。

    “来啊,疯狗们!”

    罗兰怒喝着一刀把无头的金发少年竖着切成了两半,又一脚把长出指头粗细的蜘蛛节肢的金发头颅高高踹飞。

    他的身边,黑色的灰烬和银灰色的羽毛终于同时炸裂般飘散开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