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二十三章 霜覆祷言(下)
    罗兰跟着安若思进入了辛吉亚酒馆的暗门。

    那是一条螺旋下降的阶梯,周围没有一点光亮,罗兰和安若思是扶着墙壁一点一点的往下走的。

    ……为什么感觉地面有点热?

    随着两人逐渐下降,罗兰感觉到地面的温度逐渐升高,心中不免升起了几分疑惑。

    安若思刚刚把地下房间的大门,滚滚热量便扑面而来,硬生生的把安若思逼退了回去。

    那风中满溢着焦糊的臭味。光是呼吸就感觉到喉咙和肺部灌了铁汁一般的疼痛。

    安若思已经忍受不住的用手捂住了口鼻,却依旧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罗兰微微皱起了眉毛。

    他记得很清楚,别说这个波ss房了,整个辛吉亚酒馆都应该是阴冷干燥的才对。

    就算辉光之血的原材料是魔物和被感染的人类的鲜血,但它也确实是酒。

    如果环境温度过高,它很快就会变质,发酸。

    从安若思指出的这条通道下去,通往血池和地下通道的两条路分别代表了辉光之血的制造地和存酒室。

    别说是如同铁匠铺般的高温了,这里甚至比严冬还要寒冷。一旦带的时间够长,还会有关节僵硬的debuff。

    但如今,这里却充斥着令人难以忍受的高温。

    别说是存酒了,这种温度待得时间稍微长一点都能蒸熟了。

    ……奇怪,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难不成这里被恶魔洗劫了不成?

    罗兰心中满是疑惑。事情脱离控制的不安感让他心跳加速。

    他清楚的记得,在原本的历史轨迹中。这间酒窖是很久以后才被人发现然后毁灭的。

    毕竟辉光林地附近不可能有巫师游荡,而神术是没有侦测人形生物和侦测暗门的功能的。

    罗兰有种不好的感觉。

    “蝴蝶效应吗?终于产生影响了?”

    “什么?”

    安若思对罗兰的喃喃自语感到不解。

    “我是说。准备好抵抗高温的巫术吧。”

    罗兰随口答道,然后他伸手捂住口鼻。大步走进了地下室。

    刚刚进入,更加灼烈的热气便涌了过来,几乎要把罗兰的眼睛烤化。

    灼热的热风卷着空气中滚烫的威力,如同水流一般不断轰击在罗兰身上。仅仅只是一个瞬间,罗兰裸露在外的双手和下巴就被烤的通红。

    这种温度绝不是安若思和自己能抵抗的。

    “别进来!出去!”

    明确了这一点,罗兰毫不犹豫的低喝着,转身把安若思推了出去,然后一同退出去带上了门。

    “等等,这个门……”

    等罗兰拉上大门。他才意识到这个大门的材质有些不对。

    明明里面的温度如此灼热,甚至就连地面也被灼烤到发热——但从外面摸这个大门甚至冰凉到让罗兰被灼伤的双手有些疼痛。

    罗兰没有听过任何一种材料的隔温效果能到这种程度。

    里面的高温是幻觉?不,不可能。

    虽然罗兰意志属性低的吓人,但在希格斯的注视之下没有什么幻觉能骗到罗兰。

    也就是说,是专门特化过的炼金法阵吗?

    辛吉亚为了防火能做到这种程度——这让罗兰感到有些不安。

    ……就像是,她早就知道这里会发生可怕的火灾一样。

    “愿荣光尽归于导师。”

    感到双手和下巴的疼痛开始变得更加剧烈,无法忍受的罗兰立刻唱出了一句无伤咏唱,他下巴和双手通红的皮肤就在浅薄到近乎虚幻的银灰色流光中恢复了白皙的颜色。

    这时,罗兰才意识到长眠导师为什么要给自己霜覆祷言。

    长眠导师不涉及到任何与天气有关的领域。

    霜覆祷言所呼唤的寒风是连悼亡者的队友一起伤害的——那并不是能够操控的寒流。只是把霜覆地狱的一部分环境具现在了现实中而已。

    悼亡者能在其中不受寒风、冰刀和冰荆棘的伤害,只是因为长眠导师的信徒对地狱位面的适应力。

    可对于极度畏寒的告死鸦来说,霜覆祷言召唤出的寒风就算不对他造成实质的伤害,光是骤然下降的气温就足以让他们瞬间失去意识。

    所以为什么罗兰才会对长眠导师给了自己霜覆祷言感到不满——一个只能暂时过渡用几天的技能。很显然比不上能一直用下去而且威力能不断成长的洗礼咏唱好用。

    祷言本就比一般的咏唱要冗长的多。而且还不像圣咏那样能随时打断来释放出一部分的效果,只有在全部咏唱完以后效果才能完全显现。

    而且祷言本身即是祈祷词,就算罗兰是选民。也高唱祷言的时候也必须庄严肃穆。

    换句话来说,就是罗兰不能在高速移动中释放它。

    但假如说。长眠导师早就意识到了罗兰会进入到地下室,而且早就知道地下室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的话……

    “身陷大火的人有福了!被愚昧人架在火刑架上的先知有福了!”

    罗兰深吸一口气。突然高声祷告,吓了身边的安若思一跳。

    “因为导师必保全你们,如同保全火中的真金。”

    “我曾见导师建立冰库,又有雪室和雹仓。”

    “在那里诸水坚硬如石,火焰尽皆凝结成冰。”

    罗兰的祷告声铿锵有力,星界语的符文一个个在虚空中亮起,互相凑带在他身边横向环绕着,形成了一条虚幻的带子。

    同时,寒气从他脚下开始蔓延,极地的风呼啸而过。

    “她日日降雪如羊毛,撒霜如炉灰——她的寒气自死地而来,有血气的又怎能抵抗?”

    随着罗兰最后一个字话音落下,那条由带子重重的砸在了地上破碎开来,顿时罗兰脚下就被霜迹铺满,如犬牙般参差交错的单薄冰刃如同冰山一般升起。

    在罗兰身边两三米的区域内布满冰玉一般的荆棘以后,霜白的地面开始缓慢而坚定的向四周蔓延。

    确认霜土已经展开之后,罗兰便向前迈步,抬腿跨出了把自己环了一圈的冰刃。

    随着他往大门处走去,他行过的路两边逐渐升起了一片片的冰刃,如同夹道欢迎的卫士。

    罗兰搓了搓有些发凉的手,把开始从下往上蔓延白霜的大门完全打开。

    顿时,寒风和热风碰撞在一起,激起暴烈的飓风。既冷且热的风席卷着,把罗兰的黑袍吹得猎猎作响。

    罗兰脚下的霜土似乎被突如其来的高温所激怒,大片的冰荆棘刺破地面,散发着致命的寒气,把高温挡在了外面。

    罗兰呼了一口气,带起大片的白雾。

    管用就好。

    虽然自己的体温正在迅速降低,但一时半会还没什么问题。

    反正以罗兰的神恩吗,如果不顾及自己会被冻伤的话,罗兰完全可以把霜覆祷言一直开着数十年不关闭。

    就算这低温已经足以冻伤罗兰,但他还有无伤祷言。

    无论如何,这足以把人活活烤死的高温已经不能阻止罗兰对这里面的探索了。

    “罗兰先生……你不是德鲁伊吗?”

    安若思站在门口愣了很久才撑起了抵抗寒冷的巫术跟了上来,看着罗兰,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罗兰回过头去,暴露在斗篷外面的下巴划出了一个温柔而愉悦的笑容。

    “啊,我骗你们的。”(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