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二十六章 虚张声势
    马可找罗兰麻烦和罗兰身上带着杖剑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关系。

    如果罗兰没有猜错的话,马可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让罗兰走掉!

    假如一开始罗兰同意加入灰烬之环,也许就是另外一个结果了;但罗兰既然不同意加入灰烬之环,那么为了防止自己的组织暴露出去,马可肯定会下手灭口。

    既然马可已经成为了灰烬领主,解开了灰烬之徒的职业对灵魂的束缚,就肯定已经接触到了自己的起源。

    罗兰相信,凭马可的才能,是不可能被起源所带来的方向性扰乱自身意志的。

    甚至跨过觉醒之路的阶段直接进入真理殿堂也不是不可能。

    等他进入真理殿堂,他就可以正面和风语者叫板了。

    毕竟无论马可如何能越级挑战,他在进入真理殿堂以前也不可能打得过风语者。

    这就是凡人和超凡存在之间的差距。

    以马可的性格,他不可能忍受灰烬之徒和一堆邪教徒混杂一起。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欺辱。

    一旦马可得到了和风语者相同等级的力量,他绝对会立刻和风语者翻脸。

    换言之,就是灰烬之徒马上就要从南风之环中独立出去了。

    也正是因此,马可才希望罗兰能够加入他们。

    毕竟灰烬之环马上就要成立,现在什么都缺。

    同时,为了让刚刚成立的组织安稳的度过最开始的动荡,马可一定会让所有知道却不属于灰烬之环的人统统闭嘴。

    “那是我的战利品。”

    罗兰镇定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随口答道。

    “战利品?”

    “对。我杀死了一个战争女神的牧师,然后拿到了这东西。”

    “是不是一个老头子?”

    来了。

    罗兰心中了然。

    马可恐怕接下来找个由头就会发难。

    罗兰用话语把自己伪装成了一个白塔巫师。而没有合理的原因就杀死白塔巫师的代价不是马可负担的起的——星象巫师们可不是摆设。

    顺便,就算是有理由。一般人也同样负担不起。

    假如罗兰真的是一名白塔巫师,那么马可只要杀死了他,那些星象巫师们直接就能锁定马可的形象和所在地,并且得到马可杀死他的原因。

    但是,如果马可找不到一个足够可信的借口用来杀死罗兰,那么在星象巫师们那里就会显示出“为了保护灰烬之环的秘密而灭口”。

    ……到那时,就真的什么都瞒不住了。

    所以这时候,罗兰绝对不能认怂。

    他不能给马可一个足够杀死自己的理由,不然以马可的决绝程度。罗兰就真的死定了。

    而最好的办法,就是罗兰什么也不说。

    “你是在审讯我吗?审讯一名贵族巫师?”

    因此,罗兰皱起眉头,理直气壮地说道。

    “失礼了,奥兰多阁下,我没有那样的意思,”低沉而礼貌的声音从马可口中吐出,“我只是想问清楚——要知道,那个老牧师很久以前就是我的朋友。就算是冒犯您。我也必须把事情问清楚。”

    哈?你和克洛德是朋友?

    听到了这么滑稽的说法,罗兰几乎要大笑出声了。

    同时罗兰也终于意识到了马可对自己的杀意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这种级别的蠢话都能当做借口,说明他真的是什么都不管也必杀罗兰。

    看着马可望过来的冰冷眼神,罗兰无声的嗤笑一声。

    ……真有意思。没招你也没惹你,如今却要来赶紧杀绝?

    原本在罗兰的计划中,就没有和灰烬之环冲突的计划。

    毕竟罗兰想要建立的势力是神殿类型的。灰烬之徒对神职者的克制实在太严重。

    甚至罗兰原本还打算在瘟疫复兴初期的时候,和灰烬之环一起剿灭众神势力的来着。

    现在看来。灰烬之环的人果然不靠谱。

    罗兰下定决心,等自己组建势力。最先剿灭的就是灰烬之环。

    既然你不给活路,就别怪我到时也翻脸无情了……

    “主要是因为那个老牧师冒犯了我和安若思的老师,”罗兰清了清嗓子,耸了耸肩说道,“他说着什么巫师异端之类的蠢话就冲了上来,我为了保护老师的尊严,只好把他打死在了原地……马克先生,真是的十分抱歉。”

    马可的瞳孔一缩。

    “……我想知道更多的细节。”

    灰烬领主沉声说道。

    “其实过程很简单。他冲过来,我用祷祝切除砍掉了他的防御结界,然后用灵界刀锋把他的头直接切了下来——区区一个白银阶的牧师而已,被卡拉尔大结界压制之下还敢主动出手,大约是因为太阳王的忌日脑子烧糊涂了把。”

    说到这里,罗兰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低下头,一脸歉意的对马可低声说道:“啊,真是失礼,在您面前这样说您的亡友……”

    “……不,没什么。”

    马可的声音小了很多,他有些忌惮的回头看了看罗兰身边一直呼啸席卷的北风,在门口停了下来,“他大约是真的老糊涂了,对一个比自己强大的诡刀巫师主动出手……就算是在路德镇门口也不能这样啊。”

    “就是啊。”

    罗兰喟然叹道。

    马可转过身来,貌似随口地问道:“尊师的名号是什么?”

    “家师克拉维,梦界行者克拉维,”罗兰不着痕迹的把腰间的几把武器都露了出来,“安若思的老师是唤星者帕尔布奇科阁下。”

    “别说是在卡拉尔这种小地方了,就算是缇坦帝国也没有人敢对家师不敬。”

    罗兰越说越顺,直接就把自己带入到了扮演的角色当中。

    “我们两个是这一届占星系和诡刀系的首席。本来我们只是来这里弄一点辉光之血的样本——帕尔布奇科阁下最近有了一个有趣的想法,关于寿命和血统纯度之间的制约关系。大约可以用梅林变体法则进行阐述……”

    罗兰滔滔不绝的对马可扯着听起来很厉害然而并听不懂的蛋,身后安若思的嘴巴几乎张成了一个o型。

    安若思几乎不敢置信。罗兰居然对巫师了解到这种程度……

    他当然不会知道,罗兰真的当过一段日子的诡刀巫师。

    而且,罗兰刚才话中带出来的两个巫师可不是随便找的。

    因为各种原因,这两个巫师足以让马可忌惮,不敢杀他。

    巫师在觉醒起源以后,在功能性上是最接近神明的存在。只要有人呼唤他们的名字,他们就会有所感觉。

    在罗兰说出他们两个的名字之后,马可无论如何也不敢杀他们了。

    梦界行者克拉维是诡刀系的主任——一位觉醒了起源的诡刀巫师。

    他的起源是稀有的梦境。因此他可以在梦中随意穿行,在别人的梦中对别人造成伤害。在把这虚幻的伤害具现成现实。当然,他也可以把别人对他造成的伤害转化成虚无。

    诡刀巫师本身杀人手段就够诡异了,在加上克拉维的起源,更是没人敢招惹他。

    他虽然不是法恩斯世界最强大的巫师,却是最令人畏惧的巫师,就连白塔倾塌这样的灾难都没能杀死他。

    而唤星者帕尔布奇科,他既是星象系的系主任,同时也是白塔第二塔的塔主。

    正是他的研究让第二塔穿透了奥姆之墙,塔顶伸入了星界。完成了第一次星际旅行,发现了这个世界的真相。

    正是因为他这份研究成功,众神彻底被激怒,所有的神明一同出手引得白塔倾塌。

    ——当白塔倾塌之时。他甚至已经找到奥姆法则的后门了。

    换言之,他就还差最后一点点,就能以人类之身把所有神明全部拖入凡间。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两个人一个救过马可一次,另外一个人是马可的偶像——所谓的人类意志的化身。

    看着马可突然沉默了起来。罗兰几乎要笑出声来。

    罗兰的办法还是老一套。

    正如他一开始所说的那样,仅凭充足的信心、业内才知道的知识和圈子内的人际关系就足以骗过大部分的人——这和一开始在无光之痕那里把马可吓走时用的手段没有什么区别。都是虚张声势而已。

    招不在老,管用就行。

    “……那你们去财富之城是为了什么?”

    马可的声音有些干涩。

    罗兰嘴角挂起了一丝笑容。

    他知道,这时候马可已经不再想杀掉自己两人了。

    但是演戏必须演全,因此罗兰继续说道:“老师他们没有去财富之城。”

    “如果你的消息渠道再准确一点的话,就会知道只有我一个人去了财富之城。我们不是有一个研究关于寿命的的实验嘛,我是想去买点试验品来着,毕竟财富之城的货比较便宜,”罗兰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口中却说着残酷的话,“而焚城的理由的话……最开始只是为了杀掉一个人渣。”

    “可是我刚杀掉一个,就又冒出来一个……我杀啊,杀啊,却始终都是杀不完,最终就只好把整个财富之城都烧掉了。”

    罗兰笑着说道:“虽然很多人都因此而死,但是啊,你看到最后那个金色而清净的世界了吗?没有一点罪恶,全然的干净。”

    “没有后患、没有肮脏、没有废墟……完整的、完全的、全然的净化——不光是上层的污秽,就连中层和底层的污秽也一同清除。”

    “我觉得,这也算是人人平等吧……我认为这才是净化的真谛。”

    “……金色而清净的世界?!”

    马可慢慢咀嚼着这句话,眼中渐渐亮起光芒:“我实在是太浅薄了,是您的话提醒了我……”

    “抱歉,奥兰多阁下,我之前甚至……不,我是想说,我大约知道我想做的是什么了。”

    看到这个光头佬突然向自己深鞠了一躬,罗兰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等等,这个疯子又明白了什么?

    你有话说清楚!

    你现在说一半留一半我感觉好慌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