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二十八章 消失的尸体
    “我和罗兰所信奉的,是一个比神明更加伟大的存在。”

    克劳迪娅一脸严肃的说道。

    “这话听起来可不像是什么正经的教派……”

    克鲁维恩不禁笑了出来。

    但他看着克劳迪娅的表情,嘴角的笑容一点点的收敛起来。

    “……你认真的?”

    克鲁维恩过了很久,涩声问道。

    而克劳迪娅只是点了点头,闭上眼睛轻声祷念:“求您想见,我的生命仅存一息,我的眼中不再有福乐……”

    顿时,极浅的银灰色气息以克劳迪娅为中心缓慢的旋转吹拂着,她遮住额头的灿金色长发被风吹拂,向两边散开,露出了额头上的银色十字架印记。

    随着克劳迪娅的低声祷告,她身边的生命开始无声无息的衰败。

    不光是野狗惊恐的逃走、路边的野花和小贩贩卖的蔬果也开始枯萎。

    一开始克鲁维恩只是感到胸口有些不适。

    但在克劳迪娅完成一小节的咏唱,深吸一口气开始第二节的咏唱的时候,他却骤然感到自己的肩膀和小臂的神经开始有些发疼。

    他的呼吸变得灼热,他的脖颈和额头变得滚烫。

    克鲁维恩隐约瞥见,周围已经有人扶着额头**倒下了。

    “那些想见我的人再不得见;您的眼要看我,却没有投向人间——”

    “够了够了!”

    感到自己的心跳速度开始变慢,克鲁维恩吓得连忙制止了克劳迪娅的祷告。

    随着克劳迪娅的祷告突然终止,她身边的银灰色的微风渐渐散去。山民盾卫者感觉着自己的身体开始渐渐恢复过来,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阵后怕。

    克劳迪娅身上明明没有神力波动却轻松造成了如此可怕的效果。克鲁维恩对此根本没有思想准备——如果现在说她所信奉的是比神明更加伟大的存在,克鲁维恩八成还是不信;但如果说她背后的存在比希维尔要弱。克鲁维恩则是肯定不信。

    这种掌控了疾病和衰败的存在,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

    而且克鲁维恩有充分的理由,证明克劳迪娅不是背叛了希维尔投入到柯蓝沃的叛教者。

    因为他身为一个防御者,在很久以前就被柯蓝沃的牧师施过术。

    那种连内脏都一同腐朽感觉,克鲁维恩一直到死都不会忘记。

    正是因为在他年轻的时候被那一记三环的【腐坏肠胃】击中,他一直到现在都没法吃太油腻的东西。

    克鲁维恩很清楚,柯蓝沃的诅咒神术一旦释放是无法收回的。

    和柯蓝沃相比,克劳迪娅身后那位能够将衰败的概念具现化又轻松收回,这种收放间的自如无疑是比他强大的多。

    “……这就是你杀死克洛德的理由吗?”

    山民盾卫者的表情顿时严肃了起来。

    这个答案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

    他原本以为罗兰是某个军.火贩子——倒卖军用炼金物资的那种。

    这样的身份也能附和克劳迪娅的身份。毕竟军.火也是战争女神想要染指很久的领域了。

    不过这样的话。罗兰炸毁财富之城的行动他就看不懂了。

    从那时起,他又猜测罗兰是某个邪教的中层干部。

    但无论怎样,他都没有想过真相竟是如此突然。

    克鲁维恩无论怎样猜,都没猜到,罗兰竟然是一位真神的信徒——换言之,克洛德是死于神明之间的争斗。

    这已经不是他可以介入的事了。

    但是,他却莫名的很欣慰。

    也许是因为确定了罗兰和克劳迪娅并不是他想的那样丧心病狂,又或者是因为克洛德不想他想象的那样虚伪残忍……

    如果说罗兰和克劳迪娅的背叛有着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或者说,给了山民一个能够解释这件事的借口。

    相比较克洛德。克鲁维恩明显更倾向于罗兰和克劳迪娅。

    不如说,正是因为他相信罗兰,他才认为自己必须知道的更多一点。不然的话,无论多么坚定的支持都只不过是一纸空谈。

    在克鲁维恩的质问下。克劳迪娅表情有些复杂。

    她犹豫了一段时间,才开口解释道:“罗兰之所以想要老师,是因为……”

    克鲁维恩此刻却突然感觉到眉头一跳。

    如同被毒液注入一般。莫名的危机感从他心头迅速蔓延至全身。

    这是他身为盾卫者的【危机预兆】特性。

    几乎所有的防御者都有类似的特性,其中。天祈卫士可以排到最前,第三就是盾卫者、舞盾者一系的危机预兆了。

    心尖发麻。说明这次的危机足以威胁到生命;但克鲁维恩却没有感受到锋锐的物体切割脊背的肌肉的感觉,说明这次盯上自己的并不是刺客。

    那么,是什么呢……

    诡刀巫师?还是阴暗之神的牧师?

    克鲁维恩暗自咬牙。

    他很清楚,这种程度的危机感已经不是自己所能应付的了。

    可是,如果加上克劳迪娅的话……

    这个念头冒出的一瞬间,他就升起了想要踹自己一脚的感觉。

    身为山民、身为孤山长者的子孙,怎能让女人挡在前面?

    不光是不能把克鲁维恩牵扯进来……甚至都不能让她注意到有人已经盯上了自己这边。

    他抬头四顾,发现周围的人都因为之前的大面积枯萎的事,纷纷以恐惧的目光盯着克劳迪娅。

    克鲁维恩灵机一动,抓住克劳迪娅的手便是往城外跑去。

    之前克劳迪娅就已经跑的足够接近城门,现在更是只需要两三分钟就能跑出去。

    “因为……诶?”

    说话说到一半猛然被拽着跑路,克劳迪娅顿时有点懵。

    ……不是你让我别碰你的吗?

    “别说话!我们先出去再说!”

    听到了克鲁维恩的喊声,克劳迪娅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随即,她看了看身边民众恐惧而充满憎恨的表情,神色不由得一黯。

    毕竟,克劳迪娅想要的,从来都不是人们的畏惧……

    于是她顺从的跟着克鲁维恩一起往城外跑去。

    可这一跑似乎就停不下来——不知不觉间克鲁维恩已经带着她往外跑了接近三公里。

    “克鲁……克鲁维恩!我们这是要去哪?”

    克劳迪娅看着自己离千首墓越来越近,不由得有点慌了。

    那扇大门上可还满是血浆呢。

    不知为何,克劳迪娅就是不想让克鲁维恩知道罗兰的暴行——哪怕那是对黄昏种所施的暴行。

    她下意识的把脚步放慢了几分。

    克鲁维恩此刻却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

    他紧皱着眉,四处环顾。

    那股充满恶意的目光一直没有散去。他的心脏甚至因为这浓郁的恶意而感到抽搐。

    ……到底是谁?

    他一边不断在暗中做着各种猜测,一边对克劳迪娅轻声回道:“你认不认识一种额上镶着一块宝石、其他征兆都和人类没什么区别的怪物?”

    克劳迪娅先是露出了一脸的茫然,随后她在脑海中搜寻了一圈,立刻恍然大悟:“是辉石种?”

    “也许吧。我不是很确定。”

    克鲁维恩斜眼向某处看了一眼。

    就在克劳迪娅说出“辉石种”的名字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树后传来了一道粗重的呼吸。。

    在路上的时候,克鲁维恩突然有了一个猜测——那个自己身后的潜行者很有可能就是他杀死的那个辉石种的同伙、或者说同类。

    那么,如果自己带着克劳迪娅重新来到自己把那个杀不死的怪物抓起来的地方的话,很有可能它就会露出破绽。

    果然不出意料。

    克鲁维恩露出了自得的笑容。

    “克劳迪娅,你看看是不是这种……嗯?”

    克鲁维恩的眼睛骤然瞪大。

    “看什么?”

    克劳迪娅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不对……这里本来应该有一个那个什么……辉石种的。”

    他之前去掉四肢打碎全身骨骼的那个俘虏此刻完全消失在了原地。

    地上隐隐还能看到一抹血迹一样的昏黄,但人确实是已经不见了。

    顿时,克鲁维恩就在震怒的同时,却又有了几分底气——

    他已经明白,那个潜藏在暗处暗算他的人是谁了。

    可能连那个杀不死的怪物的同类都不是……它就是那个辉石种本人!

    是了。这样一切都能说得过去了……

    ——那么,为了防备他的偷袭,一定要先下手为强!(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求订阅求打赏啦!

    话说咱发现最近订阅不给力啊……

    这样吧,等五百均订,咱就往书友群扔一章里番;随后均订每涨100就再来一章加更,每涨300就来一章里番如何?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