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三十二章 辛吉亚的思念(中)
    安若思一旦进入施法状态,就立刻褪去了平时言行里的不自信。

    他的魔力从手杖的杖首灌入。在安若思缓慢而清晰的吟唱声中,如同曦光一般纯粹而稀薄的白色光芒在手杖内部就被分解开来,重组成了各种各样的符文。

    年轻的首席巫师以教科书般标准的动作迅速挥舞着手中的水晶木手杖。

    他的手杖连点,杖尾凝结出的宛如实体的莹白色符文被他轻轻按在了虚空中,两个呼吸的功夫,空中就浮现出了大片的符文。

    随后安若思停下了吟唱。在纯粹的魔力灌注之下,他的水晶木手杖如同一支光笔,在空中描绘着纯粹的白色光线,把那些符文连接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复杂的公式图。

    圆弧光滑、直线笔直。

    每一个公式的成立都让这些魔力的字符颜色变成了浅浅的水晶蓝,同时引得安若思身边闪耀起微微的蓝色灵光。

    最终,在所有的白色字符都变成了蓝色以后,安若思身边的空间立刻波动起来,如同一滴水滴砸在了湖面上,引起了剧烈的震荡。

    罗兰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现在已经相信,安若思肯定是本届的白塔首席了。

    这手漂亮的“半响应施法”,就算是到了失落圣诞,这也是高端巫师的代名词。

    因为巫师的巫术只有在成立阶段——就是在白色的字体变成蓝色的的时候才会显现出灵光,敌人的感知系职业才会意识到有人在施法。

    大部分的巫师为了防止自己手滑连到不该连的地方,都是写几个字连一次。如果成立、显现出蓝色光晕的话就继续施法;如果万一连错了变成了红色也好及时否定施法抹掉这行字。

    要知道,五环以前的施法都是在平面内进行的。但是从六环开始,这些符文的布阵就已经成了立体线路。

    到了那时。施法难度简直就是成几何倍数提高。

    甚至到了那时,巫师们根本不用花费力气掩藏自己的施术痕迹——就是那些线路图——就直接大大方方露在外面,一般人都看不懂你在施展什么巫术。最多意识到你是在施展六环巫术而已。

    但是,看巫术灵光甚至比观察他们的施术痕迹还要好用,起码看灵光的颜色就能知道所施展巫术的类型。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瘟疫复兴后期,一些pvp巫师就从旧白塔遗迹中翻出了“半响应施法”的施法技巧。

    所谓半响应施法,就是先把所有的节点在空中布满,然后一口气把所有的节点按照顺序练好。

    这样的话。就是前半截施法只有声音,后半截施法只有灵光。整个施术过程被辨识出来的可能性直接下降了一半。

    安若思的施法还是太过于循规蹈矩——罗兰见过那些pvp星象巫师,他们的施术手法简直堪称艺术。

    和诡刀巫师、结界巫师这些本身就有极强攻击性的巫师不同,星象巫师的施术痕迹没有符文和公式,只有一个个的光点。他们只要眼疾手快,完全可以事先在空中留下大片的光点,然后在需要施术的时候挑选那些需要的光点连接起来组成巫术。

    首先是在一瞬间打出大片的星光,然后就像是战士甩棍花一样飞快的甩动着手杖,瞬间在空中按照星图连线。银光飞快闪过的同时,一个个星象的图案在空中连续绽放。

    然后,就是陨星坠落,大地开裂。

    如果是那些喜欢用仪式剑或者带尖头的枪杖的星象巫师。他们还可以用这种施术手段先给自己挂上一对预言系的加持巫术,然后在飞快的刺击敌人的同时,还能顺便在空中留下一个个的光点。给自己的下一步施术做准备。

    如果说诡刀巫师是野外单挑最强的巫师,那么中后期的星象巫师就是在光明正大的决斗场上最强的几个职业之一。

    但是。同理——一切后期职业前期都不会太强。

    从这方面来说,安若思倒是给了罗兰一个惊喜。

    自从罗兰和安若思开始配合。安若思所施展的无一不是预言类型的巫术。可是在星象巫师到达黄金阶拥有实质性的杀伤力以前,这些天文爱好者们一个个软的吓人。

    一个醉汉都能轻松杀死曾经是黄金阶星象巫师的老约翰,可想而知他们前期的正面战斗力是多么的疲弱。

    不过罗兰惊喜的发现,安若思的施术痕迹不是星象巫师,而是很标准的结界巫师。

    结界巫师是最经典的研究型巫师。

    他们需要架设自己的巫术阵地,而且只有处在自己的阵地之中才能有最强的实力。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这都是一个站桩输出职业。

    不过就算结界巫师没有架设阵地也比星象巫师的战斗力要强。

    他们之间的差距就好像是霜巨人金狮卫士和侏儒弓箭手的伤害吸收能力的差距一样,属于那种只看名字就能判断出来的情况。

    “你是结界巫师?”

    罗兰等安若思施法结束以后,才开口问道。

    果不其然,安若思一脸惊诧:“咦?罗兰先生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的施术痕迹啊……和之前在地上不一样,你怎么突然不隐藏了啊……”

    罗兰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可当他看到安若思更加惊疑的目光之时,才意识到自己又说错了话。

    他不该知道施术痕迹这个只存在于巫师之间的专用术语的。

    是了……在这个白塔还没有倾塌的年代,巫师的地位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在巫师的生来既有的傲慢和对凡尘俗世的漠视之下,只有极少数的权贵才能接触到巫师,就更别提了解巫师了。

    正如罗兰一开始所说——很多玩家到了正式阶都打听不到几个系巫师的标准名称。

    明明是个常见职业,神秘度却比天祈卫士之类的稀有职业都高,也就只此一家了。

    毕竟巫师实在不是一个入门难的职业。

    说白了,巫师施术的全过程无非就是背咒语、画基点、用仪式用具把他们连起来。

    除了一些不管举啥手都像得了帕金森一样抖个不停的人,或是对线路排版实在不擅长、一眼望过去就能把自己看晕的人之外,基本上是个玩家都能通过巫师的见习测验。

    于是罗兰立刻补充道:“我以前多少也是一个诡刀巫师啊……还是白塔出身的呢。”

    “诶?!”

    安若思立刻瞪大了眼睛,单片眼镜险些落地。

    “先别管那些细节,”罗兰不等安若思发问,就连忙强调,“先准备一个熔岩法球或者光辉震击帮我把敌人干掉……”

    “等你帮我把敌人干掉之后,我再详细的跟你说。”

    罗兰一脸正色的说道。

    “好。”

    安若思不疑有他,点了点头相信了罗兰的话,转过头去严阵以待的看向被自己的黑色烟雾扫过时黏上了黑色烟雾的一小块空间,挥舞着手杖开始准备施术。

    虽然安若思没有阵地支援,但他起码在罗兰面对一些物理免疫的怪物的时候,能够提供很多的帮助。

    罗兰不禁松了口气。

    之前他说自己是诡刀巫师,不过是话赶话一时嘴快就说出来了。现在他还得想想怎么给自己圆。

    好在他也的确练过一个诡刀巫师,对于这种专业知识多少还熟悉一点。

    ——现在,不如趁着殴打这个废柴波ss的闲暇之余,先准备好一个谎言吧。

    罗兰轻盈的抽出了杖剑,银灰色的圣火开始在修长的剑刃上燃烧。(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今天状态不太好……感觉自己脑袋萌萌哒,往床上一坐就开始想睡觉……

    于是今天基本上只推了一点剧情其余都在用设定水……

    最近每天睡眠时间都不到六个小时,让我缓缓……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