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三十三章 辛吉亚的思念(下)
    灼烈的光辉从安若思的杖首刺出,如同利剑划破昏暗的空间,将那团悬浮在空中的小块黑雾直接贯穿!

    光柱径直从黑雾上穿了过去,击在墙壁上产生了巨大的噪音,黑雾顿时剧烈的波动起来。

    但随着安若思的光辉震击持续时间结束,那团黑雾仿佛被触怒,又仿佛什么怪物被惊醒,凄厉的哀嚎席卷而过,周围的机器仿佛被无形的声浪击中,发出吱呀的扭曲声,表面出现了水波一般的皱纹。

    不仅是那些衣服,就连罗兰脚下的地板也是一样——地面翻卷着,如同海浪一般将罗兰和安若思向后推去。

    但奇异的是,就算周围的环境遭受了如此强烈的打击,罗兰自己却近乎一点事没有。

    之所以说是近乎,是因为罗兰此刻握在手上的杖剑发出了剧烈的颤抖,仿佛要挣脱罗兰的手心一般。

    而罗兰腰间的卡拉尔斩剑和那把蛇形的匕首此刻已经承受不住,发出金属摩擦的声音,扭曲成破破烂烂的样子。

    安若思的水晶木手杖也是同样。

    在被那波纹拂过的瞬间,细微的裂纹就开始从杖身处浮现。

    不过安若思在异状出现的瞬间就将左手按在了手杖上,口中低声念着什么。

    下一刻,近乎透明的白色光晕便从手杖上浮现出来。

    一道道无形的波动顿时在光晕中变得明显了起来,安若思这时仿佛感受到了无形的压力,如同一叶扁舟处于急流,被无形的波动推着摇来晃去。

    ……奇物保护?

    罗兰见此,露出了诧异的目光。

    这是结界系里一个很冷门而且很难的巫术,效果是在巫术效果结束以前。被巫术保护的物品受到的伤害会由施术者本人承受。

    除非是得到了一些极有纪念意义的物品——比如女儿的照片妻子的遗像之类的flag专用道具,基本上结界巫师们都不会用到这个巫术。

    之所以这个巫术还在白塔的教学环节里出现,只是因为这个巫术的原理和诅咒巫师的一些常用的巫术非常相似。

    比如剖心术、斩首术、虚拟伤害之类的强大诅咒术。

    通过了解这些巫术的原理,对结界巫师们制造反制这些诅咒的结界或者说巫术立场有很大的帮助。但这仅属于“了解即可”的范畴,并不会对之后的学习造成任何影响。

    罗兰看到这个就连黑铁阶巫师也需要一周左右才能学会的巫术被安若思瞬发出来,立刻意识到了他果然是个天才。

    ……只不过。安若思到底平时都在做什么?

    到底是怎样的生存环境,才会让安若思每日频繁的使用奇物保护,以至于就连他的手杖都已经记住了这个巫术?

    不过现在却不是闲聊的时候——

    看着一个淡蓝色的人影从虚空中浮现出来,罗兰的面色开始变得严肃。

    如同少女一般年幼而清秀面容、高高盘在脑后的长发,以及那安详的面容和握在胸前的双手。

    无论怎么看,这个幽魂生前都是那种端庄典雅的大小姐。

    就算是此刻,那灵魂上还散发着淡淡的莹白光芒,表露善魂的本质。

    但是,就算在人影出现以后那凄厉的哀嚎声就渐渐平息。但细微的哀嚎却如同咬在耳蜗里,以极其细微的声音在罗兰耳边不断回响。

    其实,这个波ss其实并不像罗兰所说的那样废柴。

    作为辛吉亚酒馆的倒数第二号波ss,它——或者说她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这般柔弱。

    之所以罗兰没有那么紧张,只是因为他此刻的职业完美克制这个女鬼而已。

    罗兰警惕的拉着安若思向后退着,直到碰到墙壁,眼前的这个幽魂都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静静的飘在空中。

    “罗兰先生?这好像是善魂……”

    “别闹了。善魂会把那些尸块丢来丢去?”

    罗兰的语气中满是嘲讽。

    他知道,如果自己还在游戏里。那么现在这个女鬼的头顶上会显示出一行血红色的大字:“忘记姓名的茉莉卡”。

    这样一个某种意义上颇具喜感的名字的背后,却是某种深刻的恐惧。

    在玩家杀死了最终波ss辛吉亚之后,会从她的遗物中得到她的日记本,里面描述了一个在黄昏的感染下渐渐疯狂的可怜女人。

    她的名字叫辛吉亚。

    在某个夏天,她因为感冒,被女儿拉扯着进入了一个乡野间的邪教。

    在她的女儿以死相逼之下逐渐将家里的东西一点点都捐了出去。只为了换取一杯“用神的血肉熬出的汤”治疗感冒。

    她很清楚,这个邪教只是一个骗钱的集团而已。

    但就算她如此清楚这件事,在她已经陷入狂热的女儿的逼迫之下,她也没有丝毫选择。

    意料之中的,她的感冒并没有被治好。而且变得越来越严重。

    可是,如果这个教主真的只是一个图财的骗子,那么悲剧也就只有这种程度而已。

    可惜的是,这个教主的确是黄昏的信徒。

    他在一个名为喰饮圣仪会的黄昏信徒组织里拥有一个不算低的地位,甚至能够直接接触到组织内那被“真神所眷顾”的神秘首领。

    辛吉亚很快发现,她所饮用的肉汤的肉质并不普通——却并非是神的血肉,而是人的。

    她之所以发现这件事,是因为某次她因病痛在午夜转醒之时,不小心发现了核心教员的烹食仪式。

    他们正在烹煮一个婴儿——而这个婴儿刚刚从她的女儿腹中挖出。

    天可怜见!她的女儿一直到一个月以前都在家里从未外出,又是哪来的孩子?

    但这位愤怒的母亲已经来不及思考这件事。

    她抄起锅里的沉重铁勺,就要和教主拼命。

    可一个没有职业的普通人,怎样才能敌得过具有青铜阶级的超人强者?

    教主轻松的就将她制服。

    然而,真正让辛吉亚开始变得疯狂的事情却从这里开始出现——

    她的女儿随后从分.娩的昏厥中醒来,见她闯入了仪式场,近乎暴怒的指挥教主将辛吉亚的四肢砍下,一并扔入锅中。

    辛吉亚到这里才发现,她的女儿并非是被人欺骗的受害者。

    她的女儿却正是这个邪教组织真正的首领!

    辛吉亚作为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根本没有想到这件事中密布的漏洞。在一种近乎愚昧的溺爱之下,她没有反抗、只是哭喊着被人灌下了用自己和自己的外孙女的肉煮出来的汤,不可回头的踏入了通往黄昏的绝路,开始一天比一天要疯狂,直到取代她的女儿,成为这个组织真正的首领。

    日记越到后面字迹就越凌乱,语法也开始混乱起来。

    它记载的最后一段,就是“交换的灵感来自魔鬼的启示……这简直是亵渎……哦,不,我能感到上神正看着我,可只有如此,茉莉卡才能被复活——”,再往后就是空白一片。

    辛吉亚的女儿的名字,正是茉莉卡。

    罗兰在看到这本日记的时候,却没有像其他玩家一样当做背景故事一翻而过。

    他当时就意识到了故事里的两个漏洞——

    第一,足不出户的茉莉卡为什么会成为邪教徒的首领?

    第二,她说复活茉莉卡……但日记却从未记载茉莉卡是什么时候死的。

    罗兰在游戏里,一直没有想清楚这两件事。

    但现在罗兰回忆起自己刚刚杀死的两只卡巴拉之敌,不由得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假如说,茉莉卡从一开始就不是邪教徒,而是被卡巴拉之敌吞噬的脑袋,得到了记忆和形象的话,一切就说得过去了。

    已经成为邪教首领的辛吉亚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灵魂。她用自己的灵魂和吞噬了自己灵魂的卡巴拉之敌做了交换,将茉莉卡的灵魂换了出来。

    在那之后,玩家们所见到的辛吉亚其实已经是一个卡巴拉之敌了。

    正因如此,她头顶上的字才不是“暴食之女辛吉亚”而仅仅是“暴食之女”而已。

    罗兰看着如同圣女一般飘在天上,闪烁着辉光的茉莉卡,露出了一个略显狰狞的冷笑。

    辛吉亚真是蠢。简直蠢透了。

    她也不想想,既然灵魂已经被黄昏的眷民吞进去了三年,怎么可能完好无损原封不动的吐出来?

    卡巴拉之敌的胃又不是空间袋,冷热可调还带保鲜功能的。

    最后被吐出来的,只是由辛吉亚的记忆所形成的茉莉卡的思念体而已。她跟茉莉卡本人甚至没有一毛钱关系,因为她只不过是“辛吉亚眼中的茉莉卡”而已。

    在经过卡巴拉之敌的特意加工,她甚至已经不是普通的冤魂了。

    或者称其为“窃名者”更为贴切。

    这些灵体的黄昏眷民会伪装成受害者所喜爱的人的模样,将他人拖入幻境,抽取灵魂的活性,直到受害者成为一具木讷的行尸走肉。

    这并非是生存或是憎恨生者的本能——这些被黄昏感染的思念体们已经得到了本体灵魂完整的生前记忆,她们都有着完整的灵智,这样做仅仅是为了乐趣而已。

    罗兰看着茉莉卡逐渐扭曲的面庞,露出了一个包含嘲讽的笑容。

    我倒要看看,你会变成谁——(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