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三十八章 取舍
    罗兰在一段时间的沉思后,终于决定了下来。

    没错……

    只有让自己成为教皇,才能在黄昏降临之后拯救更多的人。

    小不忍,则乱大谋。

    十万人……可以舍弃。

    近乎无情的目光在罗兰的眼中一闪而过。

    为了日后能将告死鸦们统治在一起,罗兰自己必须有足够的威望才行。

    从这点上来说,罗兰过于稚嫩的样貌反而会起到反作用——他并非是继承某个教派,而是开创一个新的教派。这让他和那些年少继位的教皇有决定性的不同。

    而且罗兰的年纪实在是太轻了。

    就算是加上瘟疫复兴的时间,等到瘟疫复兴末期,罗兰也不过二十出头。

    二十岁的教皇,简直是闻所未闻。

    罗兰似乎已经能听到那些底层人是如何议论自己的了——大约总不过就是“那个小教皇”、“那个不懂事的孩子”、“主教的儿子都比他大”、“诱.惑圣女大人的小白脸”之类的话。

    身为教皇却无法让信徒崇敬、依赖、心安,就像是一个完全不被孩子们信任的可怜父亲一样废物。

    这就是选民和教皇的区别。

    选民是对神负责的,而教皇是对人负责的。

    罗兰想要成为长眠导师的代行者,独揽大权,就务必不能在自己的履历上出现哪怕一毫的污点。

    焚烧卡姆、毁灭财富之城、以及自己将会在白塔所犯下的罪,罗兰已经打算好让“疯狂的奥兰多”去给他顶掉,然后在白塔、在众人眼前被审判而死。

    为了保证自己本就有天然减值的威望,罗兰绝不能让自己和黄昏牵扯上一毛钱的关系。

    比方说见过自己施展灰烬缠绕术的卡卡里特,罗兰就迟早要杀了他。

    当然,现在还不是时候……

    在得到瘟疫之巢的超自然能力后。罗兰心念电转,几秒内就把这件事决定了下来。

    安若思见罗兰喊自己只喊道一半便戛然而止,于是疑惑的转过头来:“罗兰先生,有什么事吗?”

    之前突然定格住的罗兰一下子回过神来,冲着安若思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没事,安若思。你过来。”

    不知为何,之前罗兰疯狂的表情突然在安若思心里一闪而过,安若思用力摇摇头驱散了这个不靠谱的想法,应了一声便向罗兰跑了过来。

    还不等他跑到罗兰身边,罗兰就伸出手捧住了安若思的脑袋,顿时便是吓了安若思一跳。

    顿时,安若思便是有点心慌。

    并不是因为他从未和摘下兜帽的罗兰挨得这么近而紧张。

    安若思是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老师。

    虽说自己的身高接近一米八,罗兰此刻需要仰望自己,但他却有一种被自己的老师按住头训话的即视感。

    同样都是小个子。同样都有一张漂亮到不像男人的脸,却都有种让人畏惧且信服的气息……

    因此,罗兰就算没有像他老师一样,粗暴的把安若思的脑袋按到比自己的视线要低的动作,安若思心中仍然是先虚了几分。

    “安若思,我问你,”还不等安若思出声,罗兰就一脸严肃的低声问道。“你确定这里只有一个生人?”

    安若思顿时就明白了罗兰想知道什么。

    虽然巫术反馈给他的消息绝对明确无误,但被罗兰这么一问安若思还是有点虚。

    ……说不定是自己记错了呢。或者是巫术施展就有错……什么的……

    于是安若思只是有些犹豫的摇了摇头:“我不是很确定……我需要再施展一次搜寻人形生物。”

    “好。”

    这样答应着,罗兰干脆的放开了他的脑袋。

    安若思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在那一瞬间,他有种自己会被罗兰一口把脑袋咬掉的错觉……

    于是安若思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伸出右手大概估算了一下每个房间的长度,沉思了一下,然后伸出手杖在空中勾勾画画。大片的符文就在他眼前浮现。

    随着安若思口中喃喃的计算,周围的环境变量被一个个地被代入到了公式当中,一条条白色的符文被确定成立,闪烁起了湛蓝色的柔光。

    顿时,以安若思为中心。无形的波动开始蔓延着,避过所有的墙体,如同灵蛇一般搜寻者所有生者的气息。

    罗兰见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之前他们在地上,搜寻人形生物的巫术只能无差别的向下放出,难免会出现一些误差。

    而现在他们就在地下,没有了岩层的遮断,搜寻人形生物的巫术精准度无疑增加了很多,但同时也增加了施法难度。

    用星象施术法还好,无非就是加了几个和地底有关的星座然后换了换布局,本质上没有难度的提升;可是用公式法的话,一进入地下就增加了一大堆复杂变量,计算难度成倍提升。

    就像是地震术不能不考虑岩层厚度和土质类型;陨星术也需要计算下落轨迹、覆盖范围和因风力而造成的瞄准误差一样,除了诅咒巫师之外,基本上没有任何巫师的巫术是不用计算的。

    这些计算的难度以诡刀巫师为最。他们近乎每一次攻击都涉及到光线的扭曲、声音的阻隔以及空间位置的计算。玩家还好,有系统辅助运算,他们只需要锁定大致范围剩下的就可以不用算,但对于npc巫师来说,每一个角度、每一个距离的传送都需要进行演算,精确传送和远程传送的公式甚至都不一样。

    带人传送的时候更是不能算错被携带者所占空间的大小、以及传送之后自己以及被携带者会不会被卡在地形里的问题。

    游戏里能够自杀来脱离卡死,但这里可没有这么强大的功能。

    安若思越是靠谱,以后罗兰就越有可能不用去找那些信不过的诡刀巫师。

    法恩斯世界实在是太大了。虽然比地球要小不少,但也绝对不是凭一个人就能在几天之内快速移动的。

    在新白塔建立以前,那种类似电话的远程传讯装置根本就没有得到普及。

    如果没有诡刀巫师的传送能力,罗兰就算想给区主教们下达紧急命令都做不到。而且这些命令的保密性更是得不到保障。

    可是。如果让罗兰去找现成的诡刀巫师,罗兰又不太能信得过他们。

    因为职业问题,没有几个诡刀巫师和刺客组织没有联系。

    万一不小心自己找到的联络员的其中一个其实是刺客组织的一员怎么办?

    这种情况完全可能发生,而且可能性非常高。

    就算罗兰能保证自己身边这一个诡刀巫师没有问题,他也不能保证待在分教区等候传讯的诡刀巫师没有问题。

    日后罗兰面对的敌人远远比现在难对付,他必须提前做好打算。

    那些混进来不怀好意的人别说是其他组织的间.谍了。就算是黄昏的奸.细都肯定有。

    安若思在没有白银阶巫师的感应手段的情况下,仅凭目测就能估算出房间大小和墙壁厚度,说明他在空间上其实也很有天赋。

    这样的人每天用来造防御工事未免太浪费了,说不定培养一下能当诡刀巫师用呢……

    那些碎喉之杖们早就实验出来了,巫师们并不像他们在做学徒时白塔所说的那样不能跨系学巫术。

    想来,这大约是为了保证每个系巫师学徒专心本系的学习,而编造出的善意谎言吧。

    就在罗兰胡思乱想的时候,另外一边安若思已经完成了搜寻。

    他抬起头来,眼里满是不安:“罗兰先生……”

    现在已经完全不用说。罗兰也已经明白搜寻的结果。

    相比还是没有找到玛肯。

    罗兰也不禁皱紧了眉头。

    ……奇怪。

    他去哪了呢?

    究竟是玛肯根本就不在这里,还是他已经被马可杀了呢?

    或者说,他在安若思离开以后就已经逃离了这里?

    可他逃离之后为什么又不回来找安若思呢?

    ……慢着。

    罗兰心中一动。

    不管玛肯去哪,就算他还在队伍中,他也暂时是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罗兰现在已经不缺那一个白银阶武力了。

    别看罗兰还没进入青铜阶,凭着无限血无限蓝和自己的祷言和咏唱,就算是来一个白银阶罗兰也能按着揍,来两个能打的有声有色。五个以下都能跑得掉。

    实在跑不掉……至少也能叫家长。

    凭罗兰现在的模板带来的生命力加成和长眠之拥的防御力,很少有觉醒之路以下的存在能让罗兰在反应过来之前就瞬间死亡。

    只要罗兰还一息尚存。他就有请长眠导师降临吊打小朋友的能力。这也是罗兰随意作死的底气。

    不过那是最后的手段。

    长眠导师的力量根本不是区区半妖精能够承受的,在他得到水银之血之后还差不多。

    既然现在罗兰已经不缺玛肯的那点武力了,而在瘟疫复兴后期说不定罗兰根本就用不到玛肯那一步暗棋,他完全可以用玛肯来换一些新的东西。

    比如说,白塔的进入许可。

    一般来说,既然会麻烦的方法。就肯定会简单的那个。

    安若思能用公式法施展预言巫术,说明他肯定有一个星象系的老师,而且他的星象系科目成绩绝对不差。

    毕竟凭借结界系的公式算出星象位置,肯定是不如星象系直接玩连连看来的方便。

    如果罗兰能让安若思想到请求他的星象系老师直接定位玛肯的位置的话,自己也就有理由直接混进白塔了。

    于是罗兰开口问道:“安若思。你的老师是谁?”

    罗兰却没有想到,安若思听到这句话便猛然抬起头来看向罗兰,露出了完全不加遮掩的吃惊神色。(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