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三十九章 堵不如疏
    “我的老师是唤星者帕尔布奇科啊,”安若思惊讶的看向罗兰,“你不是知道了吗。”

    “……不,我并不知道。”

    罗兰听到安若思的回答,心中不由得便是一跳,便是干脆利落的否认道:“我只是用他们两位的名讳吓唬一下那个邪教徒而已。”

    如果安若思的老师真的是那位,那么自己在这方面的谎言没有任何意义。

    就像是之前马可退却的理由一样——对于那两位在瘟疫复兴以前就隐约接触到至高尖塔的强大巫师,仅仅只是呼唤他们的名字就会让他们心有所感。

    之前借着他们的名字吓退马可还有情可原,但是现在再用他们的名字去骗安若思,就是纯属给自己找不自在了。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安若思作为帕尔布奇科的学徒,却要用结界巫师的手法进行施术?

    罗兰心中充满了疑惑。

    事实上,他对安若思的老师是帕尔布奇科并不是很感到意外。

    唤星者是整个眺望白塔最喜欢教学生的几个大巫师之一。平均每三个首席——尤其是星象系的首席,几乎都会在他门下进行学习。

    甚至有人说,如果白塔没有倾塌,那么在三十年以后,眺望白塔的高层有七成都会是唤星者阁下的学生。就算是现在,他的学生也成为了白塔最大的派系之一。

    如果安若思作为平民巫师却被白塔贵族招纳,最大的可能就是他是那五位大巫师的学徒。

    虽然白塔第五塔的那位几乎不招学徒,不过其他四塔的大巫师已经用事实证明。凡是他们亲自选中的学徒,只要中途不因实验失败或各种意外而死去。没有一个会在寿命结束前到不了黄金阶的。

    作为一个以知识作为传承的职业,如今白塔的巫师只要能到黄金阶。都和这五位脱不了关系。甚至就连大多数背叛白塔的黑巫师,他们的研究成果或多或少也和这五位有那么点关系。

    “那就是说,你的老师并不是克拉维阁下吗?”

    安若思一脸的匪夷所思:“那你是怎么知道克拉维阁下的名讳的?而且梅林变体法则……”

    ……那不是梅林阁下上个月刚刚在至高议会上提出的吗?

    最后一句话安若思没有说出口。

    面对安若思的提问,罗兰只是耸了耸肩:“我甚至都不是巫师,怎么可能有一位塔主作为老师啊。”

    不是巫师你又是怎么知道那么多只有巫师才知道的事情的……

    安若思叹了口气。

    不过想到罗兰各种神奇的表现,他便有些释然。

    到现在为止,安若思甚至都不知道罗兰究竟是什么职业——或者说,什么系的职业。

    说他是德鲁伊吧,他却会唱祷告词;说他是牧师吧。他却知道只有极少数巫师才知道的梅林变体法则。

    要知道,梅林阁下作为第五塔的塔主,就算是在白塔内部知道他的人也屈指可数。

    梅林阁下在刚刚加入白塔的时候就和安维利亚女士签订过契约。

    根据契约的描述,他不受任何白塔法律的制裁,也无需培养学徒。

    他所需负责的,仅仅只是在白塔因各种意外而断绝传承时,凭借在第五塔备份的所有资料建立新白塔而已。

    这便是第一塔的塔主、这个世界上的最强巫师、惑心女巫的开创者安维利亚女士对他提出的唯一约束条件。

    安若思对罗兰那触及到绝密程度的博学感到有些心慌。

    要不是帕尔布奇科阁下将打扫第五塔的任务包给了他,安若思是肯定不会有机会得知梅林的真正姓名的。

    “至于克拉维阁下的名讳……”

    罗兰清了清嗓子,露出了神秘的表情:“你知道猎龙者吗?猎龙者艾斯特。”

    “那是谁?”

    “一个喜欢戴着金丝眼镜、身高很高的骗子……”罗兰轻笑出声。“克拉维阁下这辈子唯一被骗的一次就是栽在他手上。他和艾斯特是很好的赌友。”

    是的……如果每天都惦记着怎么剁了艾斯特的手指头也能算关系很好的话,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简直好爆了。

    “我和艾斯特是一个组织的人……雅利,你听说过吧。”

    “啊,我知道。”安若思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我有几个朋友就是雅利的成员。”

    ……啧,这可就不好办了。

    罗兰眉头一跳。

    差点忘了雅利里头那占了一半数量的巫师了……

    如果再继续扯下去就容易露馅了。这么想着,罗兰打算再爆一个猛料——

    “梅林阁下也是雅利的成员……这你知道吧?”

    “诶?!”

    不出意料的。安若思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罗兰见状,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微笑。

    为了防止内部分裂。大巫师是不允许加入任何白塔外组织的。不过因为安维利亚和梅林所订的契约,梅林不会受到这一条禁令约束。

    话虽如此,但普通的巫师是不知道这件事的。

    因此,当白塔倾塌前夕,梅林被发现雅利委员身份的时候,依旧在白塔内部造成了巨大的混乱。

    当时因为白塔高层的叛变和中层管理者的**,大量的神职人员通过各种方式进入了白塔领地,一些掌握关键知识和能力的巫师成批成批的失踪,五位大巫师又恰好被各自的事绊住不在白塔,整个白塔学生最少的大巫师梅林顿时在那些叛变高层的刻意引导下成为了矛盾的焦点。

    一时间,群情激奋。

    别说是梅林了,就算是那些加入雅利的普通巫师也一并受到了牵连,在多个方面受到了钳制和打击。于是这些雅利内部的巫师们也不甘示弱的团结了起来,白塔内战一触即发。

    就是在这种压抑而混乱的环境内,牧师们突然发难,一夜内攻占了白塔,关闭了白塔的结界,呼唤众神派遣神使击塌了白塔。

    俗话说得好,堵不如疏。

    就像罗兰提前引爆的提兰斯水坝一样。

    很多灾难都是因为许多的负面影响累计在一起而造成的。如果能在这些负面影响累积到爆发点前就暴露他们,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

    比方说,如果把罗兰把梅林的事告诉安若思,趁着五个塔主都在的时候赶紧把这件事完美的处理了,罗兰就不信那些牧师们还能找到什么理由让白塔在一天之内动乱起来。

    白塔的倾塌肯定阻止不了的了,但知道白塔能稍作抵抗,给众神造成大一点的损失,日后罗兰在瘟疫复兴时期对付这些家伙的时候就能少费不少力气。

    “……罗兰先生,”安若思突然对罗兰开口道:“老师刚刚发讯息跟我说,他希望能见你一面。”

    “老师说,请您务必来一趟白塔。”(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