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四十章 虚惊
    ……艹,刚才说话的时候被那个豆丁偷窥了。

    罗兰脸色一僵。

    恐怕自己对马可开嘴炮的整个过程都在那个豆丁的观察之中。

    看来,安若思对观星者的意义远远比罗兰想象中要大得多。

    他之前的想法,是忽悠安若思带自己偷偷进入白塔来着。

    如今他被观星者邀请,虽然免除了万一被侦测结界发现自己的阵营带来的麻烦,却又产生了新的麻烦。

    在观星者面前,一切谎言都如同虚设。再加上观星者“探索”起源给他带来的强烈好奇心,自己很容易就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事。

    罗兰心里很清楚,那个银毛正太可一点都不好糊弄。

    别看他是个豆丁,但他其实并非人类,而是冬精灵。

    帕尔布奇科在进入白塔之前就是冬果会的重要成员,他活了接近一千年,从圣者们还在的太阳时代就活跃在世界各地,全程强势围观了太阳王盗取神权、守护者的背叛、亡灵的诞生、埃尔卡特被焚成荒漠的整个过程,知道的事一点都不比罗兰知道的少。

    不说别的,星象巫师这个职业就是他开发出来的。

    按理说,就算是冬精灵,八百年也已经快要老死了。

    但是恰巧帕尔布奇科的起源是“探索”。

    因为起源的影响,那种完全融入行事风格的探索精神让帕尔布奇科不甘就此死去。

    无论如何,他都想知道奥姆之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圣者权柄的本质是什么,他还想知道的更多更多,绝不能在这里死去。

    可是,他又不甘心把自己转化成亡灵。

    他心里清楚,那种不完全的永生只是一种刻骨铭心的诅咒。

    每天每时每刻都能感到身上的肉一块块的腐烂。一开始还会为此而感到痛苦,为自己更换、修复了身体而感到雀跃,但一段时间之后,恐怕就只会麻木的给自己更换后的身体准备防腐手段了吧。

    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就算第一代的亡灵绝大多数都是长命种,也无法在每天每时每刻的腐烂痛苦中安然的活下去。**上的腐烂早晚会导致灵魂上的**,这点光是看看那些空虚到开始信奉神明的可笑亡灵就能知道了。

    因此。帕尔布奇科暗地里完成了一个实验,关于如何补充寿命的一个实验。

    他凭借自己的才智和冬果会收集的资料,很快就完成了自己的研究,得到了近乎永恒的寿命。

    不过,帕尔布奇科是清醒的。他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研究成果一旦普及会造成什么后果,于是他在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对自己使用了之后,立刻就彻底的销毁了它。

    这个彻底——是指他顺便把自己所有的实验助手也一并销毁了。

    正是因为罗兰知道这个银毛豆丁的本质,才会感到心里微微发苦。

    五塔的掌控者中,除了安维利亚。就是这个豆丁手段最狠。

    而且罗兰想跑都跑不了。

    在这位如同开了全图挂一样的存在面前,罗兰不管躲在哪都会被发现。

    而他的好友克拉维又是极少数拥有星界旅行能力的巫师之一,他的传送可以覆盖到全世界,误差不会超过三米。

    这就是为什么马可冒着被罗兰欺骗的风险也不敢对他们出手的原因。

    因为万一罗兰说的是真的,那么杀死他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之后,马可都不会活过三秒。

    不说马可,就连神明都不敢对这个豆丁下手。

    明了剧情的罗兰非常清楚,这个世界已经被毁灭。法恩斯世界只是一个狭小的庇护所,天上根本就没有星星。

    那些星星实际上是神明们的神国发出的光穿透奥姆之墙落在地上的幻觉而已。

    在圣者离开以前。每当夜晚降临,奥姆之墙便会向地面辐射着温和的能量,滋养万物,同时还能方便调动法力。

    同时,这些能量还能阻止生命以灵魂状态前往星界,让凡人不能成神。

    自从太阳王反转了奥姆之墙的辐射方向。那些地上的守护者们就一个个的前往星界自立为神,并且每时每刻都能享受奥姆法则给他们提供的力量,而地面上的法师们就失去了施法能力,巫师们从那时诞生。

    不过在这些伪神进入星界之后,他们在兴高采烈了一段时间后却发现。奥姆之墙的辐射却把他们困在了星界,让他们无法下界。

    唯有一种办法可以让众神下界。

    那就是让地上的巫师们想办法再次反转奥姆之墙。

    不过那样,众神就会抗衡不住奥姆法则的排斥,无法遏制的全部掉到地上。就连那些不想下界的也会被牵连,一同陨落成凡人。

    恰巧,帕尔布奇科从冬果会收集的资料中得到了反转奥姆之墙的办法。

    而星象巫师们所谓从“星辰的轨迹中借取力量”的行为,实际上是从帕尔布奇科和众神签订的契约中汲取力量。

    契约的内容简单概括一下,就是说我已经释放了一个延迟性的反转法术,你们必须按照神国运行的轨迹轮流把奥姆之墙溢出的力量转给星象巫师,不然就等着玩跳楼机吧。

    毕竟初代的伪神基本都和初代的巫师是一个年代的人,帕尔布奇科对这些伪神是一点敬畏之心都没有。

    事实上,其他几种巫师的施法原理也差不了很多。总之就是通过各种手段偷取奥姆之墙溢出的力量,不过像是帕尔布奇科这种明着威胁的还真不多。

    因为这些原因,那些被惯了几百年的神明对巫师是早有杀心。

    白塔就算不作死,早晚也会被这些神明找个理由干掉。

    所以罗兰从来没有阻止白塔倾塌的想法。

    他相信,不说其他几位大巫师,帕尔布奇科对此事肯定早有预料。

    帕尔布奇科知道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万一罗兰要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东西,他就可以不用想后面的布局了……他脑子里的东西肯定会被帕尔布奇科家里养的食脑妖掏个干干净净。顺便脑壳里头估计也会被掏个干干净净,养鱼种花不在话下。

    “……你老师是怎么说的?”

    罗兰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向安若思问道。

    如果帕尔布奇科迫不及待的让克拉维直接把罗兰传送过去,就真的没法玩了。

    到了那时,为了防止不被切脑壳,罗兰唯一的手段就是喊家长了。

    不过长眠导师一旦降临,之后的一切都会被打乱。

    不过,假如帕尔布奇科并没有意识到罗兰“博学”的程度具体有多高,而是仅仅对罗兰的知识量感兴趣的话,罗兰还能想办法对付过去。

    最不济,哪怕是让罗兰被催眠然后自己把秘密都说出来也好。

    只要帕尔布奇科不下最后的手段,直接让食脑妖吃脑子读取记忆,罗兰不但死不了,反而还会得到帕尔布奇科的保护和很多好处。

    “老师说,他现在在准备一个很重要的实验,暂时脱不开身,”安若思似乎是对这种邀请了别人还让别人等着的行事风格感到不好意思,他挠挠头,声音不由得小了很多,“他说,希望你能在半个月内到达眺望白塔,他结束实验后会亲自找你……抱歉啊,罗兰先生,老师很少会放下手头的实验去做别的事的……”

    “不,没什么,我能理解。”

    罗兰冲着安若思笑了一下,心终于落到了腹中,不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导师在上,这样再好不过了。

    帕尔布奇科还能有什么重要实验?

    在这个时间段,这个问题只有一个答案——星际旅行。

    帕尔布奇科找到了带着身体进入星界的办法,于是他在起源的影响下,产生了想要看看星界的对面是什么样的强烈愿望。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帕尔布奇科准备星际旅行的时间比历史上提前了三个月,但只要帕尔布奇科进入星界,别说一个月,三个月之内肯定是回不来的。

    而当他回来之后,白塔甚至已经被众神攻占,针对他的埋伏已经层层设好,帕尔布奇科根本就不会有空和罗兰“谈一谈”。

    最好的情况就是那个银毛正太在见到罗兰之前就被干掉。

    罗兰心中饱含恶意。

    他不禁眯起了眼睛。

    是了……只要把白塔倾塌的时间往前推,那么留给众神埋伏他的时间就会更多,说不定能一轮就干掉他,不给他保留任何机会。

    顿时,罗兰就对自己之前把梅林的事告诉安若思有点后悔。不过回过头来想想,混乱也不一定要由那些巫师自己引发。

    只要给罗兰一些时间——

    “那么,我们现在就准备去白塔吧,正好我还想见见以前的几个朋友。”

    罗兰平复了一下心情,若无其事的说道。

    “诶?克鲁维恩大叔和克劳迪娅小姐呢?让他们在这里等我们吗?”

    “笨蛋,当然要带上他们啦。走吧,我们现在就去找他们——”(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