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四十三章 毒火(下)
    “神把我交给不敬虔的人,把我扔到恶人的手中——”

    老约瑟用乌鸦一般的沙哑声音低声喃喃,银灰色的毒火源源不断的从他的眼中流出,如同哭泣一般向下自然流淌。

    这些粘厚如漆的银灰色流质挂在他的皮肤上,顷刻间便让他的皮肤咕嘟咕嘟的冒着泡融化开来。

    “那人必掐住我的颈项把我摔在地上,破裂我的肺腑,把我的胆倾倒在地上。”

    毒火随着他的祷言逐渐沸腾起来。

    银灰色的金属色光芒剧烈的在他的脸上闪动着,直到他以下的部分近乎被银灰色的毒火完全覆盖,灼烧扭曲,如同一个劣质的塑料玩偶一样在火中融化。

    “我的日子将要结束,我的希望已经断绝。”

    将皮肉一同焚烧的痛苦只是让老约瑟的脸颊剧烈的抖动着,却是没有哀嚎出声,更是没有将自己的祷言打断。

    事实上,吟唱这个祷言带来的痛苦远远比老约瑟想象中的要轻的多。

    那银灰色的毒火并没有真实的火焰一般扑面的炽热,却如同浓酸一样将面目腐蚀融化。

    剧烈的痛苦仅仅持续了一瞬,之后那些被毒火流过的地方便泛起了一阵酥痒。

    皮肉在重组——

    老约瑟清楚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并不只有自己的脸。那些银灰色的毒火通过被腐蚀的千疮百孔的皮肤向身体内部流去,凡途径之处皆是闪过一道剧烈的疼痛,随后便是伤口愈合一般的酥痒。

    如果只是一处的话,这种酥痒甚至还能算的上是享受。可一旦规模扩大到全身,这种不能去抓挠的酥痒便立刻成为了一种酷刑。

    甚至他能感受到,自己的灵魂也一同被毒火所腐蚀。

    那些在老约瑟进入白银阶时给他带来的灵魂异化。此刻却被却被一拥而上的毒火焚烧殆尽,只留下千疮百孔的苍老灵魂。

    随后,那些银灰色的火焰便分出一部分,一头扎进了他仿若虫蛀一般的破败灵魂中,从深处炙烤着那腐朽不堪的灵魂。

    不,那是锤炼——

    “如今我以枯坟为屋。以浮土为墓,以朽坏为父,以虫蚁为母——”

    随着老约瑟的低语,他的喉咙里便喷出了零星的银灰色火星。

    老约瑟感到自己的灵魂被巨锤轰击,在身体中剧烈颤抖着,仿佛一不小心就要从嘴里滑出一般。

    终于,他眼中的银灰色毒火终于流尽。

    眼里那曾经浑浊的瞳孔,如今已经闪亮如镜。

    如钢如镜般的银黑色瞳孔深处,一团微不可见的灰白色火焰安静的跳动着。

    祷告到接近尾声的阶段。老约瑟心有所感,猛然张开嘴巴。

    仿佛被体内的巨大压力顶出一般,一道银灰色的流火猛然从老约瑟喉中喷出,径直飞向克鲁维恩。

    意料之中的,在那道流火进入克鲁维恩攻击范围的一瞬间,就被那飞盾在空中截住,拍成粉碎。

    随后,那团流火轰然炸裂。仿佛液体一般燃烧着向四处飞溅着落到地上,将地面上的一切生物全部引燃。

    老约瑟身上的火焰平息下来。

    他的灵魂已然在火中再次异化。

    他人生中第二次的。踏入了白银阶。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唱出了绝望祷言的最后一句:“……蒙主厚怜,赐我长眠。”

    顿时,灰白色的火焰在他身边猛然炸开。

    如果说罗兰的银白色圣火如同白银般闪亮,克劳迪娅的银白色灵光如同月光般纯洁而平静,那么老约瑟的灰白色毒火就给人一种骨髓一般逐渐滴落的质感。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一刻的老约瑟神情安详肃穆。如同一个被愚民焚烧而死的圣徒一样神圣不可侵犯。

    随着他轻轻抬起左手,他的左手顿时化作了固态的灰白色火焰,一道道火箭从他的左手急速飞出,划着弧线接近了克鲁维恩。

    山民盾卫者甩动着刃盾,在钢铁锁链哗啦哗啦的响声中。这些火箭一个个的在空中被击爆,大片大片的火焰碎片从天而降,克鲁维恩和克劳迪娅身边逐渐被这些灰色的火焰形成的火海包围了起来。

    是了……正如老约瑟所说,克鲁维恩有着无法弥补的巨大缺陷。

    那就是相比较普通的盾卫者来说,他连续防守的能力实在是太弱了。

    一口气面对大量的攻击还好,克鲁维恩反而能将刃盾一扫而过,将所有的攻击一口气全部拦下来。

    可如果同时在克鲁维恩的身前和身后两个地方高频率的攻击他,那么克鲁维恩就会完全失去防守任何一边的能力。

    详细来说,这个“高频率”是指同一个方向两次攻击的间隔时间要短于克鲁维恩刃盾最快转速下的一个周期。

    老约瑟漠然看向克鲁维恩,他那镜子一般的清澈瞳孔将两人完全的映入了其中。

    毫无疑问。克鲁维恩在力量不做改变的情况下,最好的增加转速的方式就是缩短手中的锁链。可那也同样意味着克鲁维恩最大防守范围的缩减,意味着容错率的降低。

    而且老约瑟丝毫不担心克鲁维恩会通过火箭的弹道反推过来发现自己的位置。

    自己以弧形弹道击出火箭是一个有效的解决办法,而且与此同时,只要克鲁维恩不想他身后的那个女人被毒火击中、全身骨骼都化作火焰炸成一堆碎肉,他就不得不在原地继续为她拦截攻击。

    这样想着,老约瑟毫不犹豫的加快了攻击的频率。现在每秒钟超过十根火箭在不同的方位击向克鲁维恩,克鲁维恩不得不加快了刃盾的转速才能不被击中。

    随着转速的加快,克鲁维恩手中的铁链也越收越短,为了不让自己链接刃盾的锁链打到克劳迪娅,他一边呵斥着让克劳迪娅蹲下,一边自己脚下的走位也变得更加频繁。

    “……这样不行啊。”

    老约瑟看了看自己开始如蜡一般融化的左臂,微微皱起了眉头,低声喃喃道。

    殉教者的攻击大多都是以自身生命力为代价的。如果能有效击中敌人的话,倒也能从敌人那里吸取生命力反馈到自身。

    但克鲁维恩的防守实在太过有效——老约瑟甚至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左手手指已经融化到了第二指节。

    没错,在成为殉教者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有了将自己作为消耗品一口气用光的觉悟。

    可是,他还想活下去。

    而且……

    终于,老约瑟将视线投向了安静的蹲在原地的克劳迪娅。

    他不禁眯起了眼睛。

    老约瑟之前被火焚烧的皮肤此刻已经还原,皱纹已然全消,新的皮肤如同少年的皮肤般光洁滑润。

    可他的额头——在他的眼角以上、以及颧骨的左右两边却依旧是那种苍老而满是皱褶的失去弹性的皮肤。

    两条雪白的痕迹如同泪水的痕迹在他的眼角滑落,越来越宽,一直到下巴。而下巴是整张脸最光洁的地方。如果带上那种只露出下巴的面具,任谁都不会知道他是一个还有两年就寿归正寝的老人吧。

    远远望去,老约瑟此刻的面目就好像是一个少年化装成了老人,随后妆容被泪水冲坏、或者被人撕掉了下面的一半一样。

    “哼……”

    老约瑟看着被克鲁维恩护在身后的克劳迪娅,突然露出了一个不屑的冷笑。

    如果她起来战斗还好。老约瑟还会对她另眼相看。

    但她就这样躲在别人身后……现在是那个山民所以没关系。可万一以后她要是躲在奥兰多大人身后,因此拖累了奥兰多大人怎么办?

    无用的花瓶。

    老约瑟在心中给克劳迪娅下了评语。

    杀掉更好——

    感受自己左手的缺失,老约瑟心中杀意更盛。

    而且,这样杀死克鲁维恩也会轻松许多吧……

    “奥兰多大人会原谅我的……”

    这样想着,老约瑟毫不犹豫的将攻击的目标由克鲁维恩转移到了克劳迪娅身上,随后大大增加了攻击频率。(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