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四十七章 宽恕者
    “我杀了克鲁维恩。就在刚刚。”

    老约瑟的第一句话,就让罗兰的瞳孔瞬间缩到极致。

    “……那么,你怎么证明这件事呢?”

    罗兰沉默了一段时间,突然开口,用堪称柔和的语气轻声问道。

    “我正是被克鲁维恩的盾牌腰斩的。”

    老约瑟干脆利落的答道。

    罗兰微微眯起了眼睛。

    淡淡的杀意从罗兰心中升起,银灰色的火焰从他的眼底慢慢燃起。

    “十分感谢,奥兰多大人。要不是您出手相救,我想必就要被腰斩而死了。”

    老约瑟却仿佛没有察觉到罗兰的杀意,而是伏在地上,语气诚恳的答道。

    他并没有背叛者特有的那种心虚或是气急败坏。他的眼神非常清澈,甚至远远比他一开始离开财富之城的时候要清澈的多。

    那双眼睛比起肉眼反倒更像镜子。那是无机物特有的冰冷美感。

    但相比较那双眼睛,罗兰更多的是从事情本身嗅到了某种异常。

    最关键的一点——老约瑟没有理由杀死克鲁维恩。

    在罗兰看来,他们两个之间没有任何利益冲突。甚至在今天之前,他们两个一共才见过一面。

    而从阴暗之神那里走出来的暗杀者无一例外,皆是利欲熏心之徒。

    具体的说,就是他们绝不会在赚不到钱的目标身上费一点力气。

    那么,老约瑟为什么要杀克鲁维恩呢?

    假如说他投奔罗兰之初便不怀好心,那么他又怎么会得到长眠导师的认可呢?

    罗兰正是因为感受到事情可能并不单纯,才会静下心来去盘问老约瑟。

    不然的话,就算罗兰现在手头人不够用,也不可能留下他的性命。

    所谓不杀不足以严纪——

    “不急。先别忙着谢我。”

    罗兰温和的笑着。声音却渐渐冰冷:“我给你三分钟时间说服我。”

    与此同时,冰冷的空气骤然下压,带来宛如实质的沉重压力。

    老约瑟顿时便露出了肉眼可见的痛苦之色。

    那是霜覆祷言的残余效果。

    虽然主动打开通往霜覆地狱裂缝的能力早就已经到了时限,但霜覆地狱的气息依旧会缠绕在罗兰的灵魂中,直到罗兰使用一个新的祷言——比方说绝望祷言为止。

    只要一个念头,罗兰就能重新开启霜覆祷言的主动效果。

    但实际上。罗兰此刻放出霜覆地狱的寒风,并非只是为了威吓老约瑟。

    在罗兰的神术感知视界里,绝望地狱那焦土一般的气息此刻正如同蛛网一般紧紧缠在老约瑟的灵魂上。他那衰老的灵魂此刻正被灼热的气息不断炙烤着,每秒钟都比上一秒更加的虚弱。

    罗兰很是确信,就凭老约瑟那衰老的灵魂,在开启绝望祷言却没有吸取到灵魂的情况下,就连五分钟都活不过去。

    殉教者在进入黄金阶之前,无法主观终止自己的施术。

    而且在罗兰看来,老约瑟就职殉教者简直就是浪费。以他的年纪。完全无法发挥出这个职业的极限威力。

    殉教者完全对得起这个职业的名字。在他们的灵魂燃尽之前,他们完全可以发挥出接近同阶选民的战斗力。

    他们是长眠导师的教派中爆发力最惊人的职业,也是在瘟疫复兴的前期击杀伪神的主流力量。一旦形成编制,他们近乎可以发挥出毁天灭地的力量。

    尤其是处于青壮年的殉教者,他们简直就像一个个人形炸.弹一样。

    如果老约瑟完全解放绝望祷言的毒火,就凭他那本就衰老不堪的灵魂,也能在短期内发挥出复数的黄金阶神术职业者的破坏力。更不用说那些年轻而纯洁的灵魂能发挥出多么可怕的力量了。

    但作为代价,他们灵魂中代代相承的力量也会随着灵魂一同燃尽。

    这种跟消耗品一样的圣者信徒金贵的了不得。想要就职殉教者,必须要有“万分虔诚”、“狂徒”、“残酷思考”、“处决之手”和“牺牲者”这五个稀有特性才可以。

    布局合理的话。罗兰甚至能用一个初入黄金阶的年轻殉教者强行杀死一个觉醒起源已久的职业者。

    比方说,受难之树。

    如果可以的话,罗兰自然是不想让老约瑟死在这种地方。

    虽然罗兰的霜覆祷言会让老约瑟感受到比焚烧灵魂更加深刻的痛苦,实际上却能扑灭绝望祷言带来的毒火。直观的看来,就是老约瑟肩膀上的灰色流质火焰仿佛被大风吹动,剧烈的颤抖。随后熄灭。

    可老约瑟并不知道这件事。

    他只感到一股无形无质的冰冷杀气贯穿了自己的身体,原本为表示谦卑而伏下的身体此刻却仿佛被人钉住一般,连抬头都做不到。

    老约瑟甚至有种内脏上了霜的错觉。

    不过,解释的话,三分钟就够了——

    老约瑟忍受着寒风如刀剑般贯穿身体的疼痛。高声叫道:“奥兰多大人!克鲁维恩那个家伙背叛了你啊!”

    顿时,无形无质的寒冷停止了流动。

    明明空气的温度没有丝毫降低,现在也没有提高,可老约瑟却仿佛被冻伤了一般,感到自己全身都有一种又热又痒的错觉。

    “克鲁维恩早已对您生疑,我在街上遇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对克劳迪娅套问关于长眠导师的消息……”

    老约瑟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头来直直的盯着罗兰的双眼。似乎是想要从中看到些什么一般。

    出乎他的意料,罗兰似乎并没有对他杀死克鲁维恩这件事而感到暴怒或是悲伤。这让老约瑟感到了几分满意,却同时让他若有所失。

    “你还有其他的理由吗?”

    “……没了。我认为,这就足够了。”

    约瑟毫无畏惧的说道:“恕我直言……奥兰多大人,您不需要朋友,那只会让您变得软弱。”

    “两人之间的地位必须要平等才能称作朋友;而与您平等的地位,对于我们这些宣誓效忠您的人来说也并不公平。”

    罗兰突然笑了起来。

    “最后一句话,才是你的真心话吧?”

    他毫不避讳的,将言语化作利刃穿透了约瑟的伪装。

    “……”

    约瑟的目光没有任何回避,不承认也不否认,就这样看着罗兰。

    他静静看着罗兰伸出右手握住了杖剑,并弹出了锋利的剑刃。

    “约瑟,我问你,你的忠诚何在?”

    罗兰肃声问道。

    “自是与您同在。”

    约瑟没有任何迟疑的答道。

    罗兰将杖剑搭在了约瑟的脖子上,再次开口问道:“那么,我如果想要杀掉你,你可有怨言?”

    “万分荣幸。”

    约瑟坚定不移、真心实意的答道。

    那回答中绝不掺假——如果罗兰能这样轻松的杀掉自己,无疑便说明了约瑟想要做到的效果已经实现了。

    罗兰即将成为他梦想中那种铁血的冷血的热血的怪物,而约瑟自己便是怪物诞生的祭品之一。

    银白色的火焰无声无息的从剑刃上燃起。

    他看着罗兰将杖剑微微收回,向自己的额头斩来,瞳孔微微放大。

    下一个瞬间,自己的额头就要被锋利的剑刃横着剖开。从这个角度上来算的话,大概能留下完整的大脑,也许不会立刻死亡。

    啊……要死了吗?

    老约瑟对自己接下来的命运若有所感。

    只是可惜……没有见到……

    “——嗯?”

    老约瑟惊疑不定的感受着杖剑在即将把自己的脑袋开出个天窗来的时候,却猛然往回缩了一截。

    锋利的剑刃在他的额头上划出一条浅浅的血痕,血液在一秒后才开始渗出。

    老约瑟感受着那剑刃停在自己的眉心,额头正中心不住的发麻。

    “——那么,我如果想要夺走你的感情,你可有怨言?”

    罗兰一字一句的问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