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五十章 魔鬼的痕迹
    手术很成功。

    罗兰将兜帽往下紧了紧,看着重新睁开眼睛的老约瑟——或者现在称其为约瑟更好。

    他那苍老与年轻相间的条纹般的脸上是一片平静。那在几分钟前还如镜面一般反光且锐利的双眼已经完全失去了其中的光彩。

    没有了阴狠,没有了疯狂,没有了那种仿佛总是在渴望着什么东西从罗兰身上生长出来的可怕目光,约瑟的面庞变得平凡了许多。

    如果说之前他那皱褶与光滑相间的面庞给人一种梦魇般的恐惧感的话,现在至多只能给人带来那种花了妆的戏子一样的滑稽感。

    “约瑟,下午好。感觉如何?”

    “下午好,奥兰多大人。”

    约瑟无精打采的向罗兰问好:“感觉糟透了。”

    “你应该庆幸,约瑟,”从罗兰那遮住了大半张脸的兜帽之下,只能看到他的嘴角微微上扬,“这个手术是有几率让你变成一个傻子的。”

    “我感觉现在也差不多。”

    “也许吧。”

    罗兰的目光穿透阴影的阻隔,紧紧地盯着约瑟的眼睛:“我想问一些事。你也许能明白……或者你自己说更好?”

    “如您所愿,奥兰多大人。”

    约瑟用一种疲惫而平静的目光看着罗兰。

    “我没有背叛您。我只是想要更高的地位而已。”

    “如果说信仰的话,我现在可能更加虔诚了也说不定……再没有什么是比长眠更加温暖而平静的事物了。”

    约瑟干脆利落的答道。

    “奥兰多大人,克鲁维恩是我杀的。克劳迪娅可能也有生命危险。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如果您生气了就杀了我吧。我现在就想去见长眠导师。”

    “不,你还不能死。约瑟。”

    罗兰摇摇头,低声拒绝了他。

    “我会给你长眠的。但不是现在。我还需要你。”

    罗兰低声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那么约瑟。你现在还记得你的愿望吗?你还有动力吗?你还想战斗吗?”

    “记得……但没有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约瑟动了动嘴唇,似乎是想要扯出一个笑容,却显而易见的失败了:“奥兰多大人……我曾经以为您值得夺走感情是把我做成一把剑,一个……杀人机器。但如今……我却成了一个废物。”

    “废物也好,你的价值就是活着。”

    罗兰用近乎无情的语气叙述着,如同阐述真理:“你想要长眠,我会给你;你想要感情,我也会还给你。但不是现在。”

    “让你保留感情的话你实在是太容易自灭了。只要我不在你身边,你一旦进入战斗就会失去所有生命。别说觉醒起源了。就是进入黄金阶都不可能。”

    “现在,你要做的事就是活着。在恰当的时候,我会用无伤咏唱治好你的。”

    约瑟只是沉默的摇了摇头。

    罗兰看着他,也是心情复杂的叹息了一声。

    其实,他曾经是想要让老约瑟成为告死鸦的。

    在瘟疫复兴初期,罗兰的人手必然会不够用。对地下工作有相当经验的老约瑟本应成为他的左右手,如今却因为他自作主张的就职了殉教者而被罗兰剥夺了感情。

    罗兰其实非常厌恶这个手术。

    但是,殉教者实在是太珍贵了。

    而且不光是约瑟,其他的殉教者罗兰都会想办法把他们聚集到自己这里。

    为了防止这些跟气球鱼一样一戳就炸的不稳定存在将自己的力量消耗在一些小场面上。罗兰恐怕日后还会用这种手段将他们封印起来。

    那些具有觉醒起源潜质的殉教者会变成人形复活币一般的存在,而注定无法觉醒起源的殉教者,罗兰则会在用到他们的时候用无伤咏唱将感情还给他们,让他们冲出去自爆。

    唯一的难度。就在于他们取回感情后的忠诚度问题了。

    “其实,克劳迪娅那边你无须担心。”

    罗兰开口轻声说道:“她是导师亲自选定的圣女。我们的攻击无论直接开始间接都是无法伤到她的。”

    “但是刃盾可以。重力更可以。”

    约瑟冷淡的回答让罗兰的瞳孔瞬间缩小。

    罗兰对白银阶的殉教者以一只胳膊为代价能释放出多可怕的力量有一个非常清楚的了解,甚至比约瑟本人都要清楚的多。

    再结合罗兰对克鲁维恩的了解。他顿时就明白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没错,克劳迪娅不可能被长眠导师的信徒发出的任何攻击弄伤。但令人悲伤的是,无论是克劳迪娅还是克鲁维恩。他们都不知道这件事。

    只要克鲁维恩抛弃克劳迪娅,说不定两个人都能活下来。起码克劳迪娅不可能有任何事会发生。

    而克鲁维恩抱着一种可笑的自我牺牲精神,把克劳迪娅丢出去或是用盾牌击飞——再低估他一下,克鲁维恩甚至有可能蠢到用刃盾的旋转把克劳迪娅抛出去。

    圣女的伤害豁免列表里,可没有免疫坠落伤害这一条。

    “……该死,我得去找安若思。”

    罗兰咬了咬牙,回头冲着安若思上山的方向便跑了出去。

    现在罗兰根本没有时间。

    万一要是克劳迪娅死了,导师必然会再次选一个圣女。

    这次的圣女如果再出现在罗兰身边,那概率足够罗兰去摸彩票了。

    要知道,圣者信仰是没有地域限制的。能成为圣女的资质本就不多,罗兰完全没把握下一个圣女究竟会出现在埃尔卡特还是苏泽。

    无论是哪,罗兰都没有时间去和她培养感情了。

    而圣女拥有对内的绝对制裁权。如果罗兰不能将圣女绑上自己的战车,就等于是给自己留下了一个无比巨大的隐患。

    所以,克劳迪娅绝对不能死。

    就算是安若思死了、甚至约瑟死了,克劳迪娅也绝对不能死!

    “约瑟你不用来!等我回来!”

    罗兰甩下最后一句话,便是冲着安若思离开的方向开启了冲锋,化作一道黑色的雷电冲向了山顶。

    可在罗兰刚刚冲出去不到五百米,他就停下了冲锋,奔跑的速度也渐渐减缓。

    因为他看到了安若思背着左臂骨折的克劳迪娅,朝着自己这边艰难的行进着。

    “啊!罗兰先生!”

    安若思看到罗兰,便是大松了一口气,连忙把克劳迪娅放在了地上。

    “请您……快给克劳利小姐……治疗吧,”安若思大口的喘着气,抬起头冲着罗兰露出了一个苦恼的表情,“克鲁维恩大叔……找不到……侦测人形生物也找不到他,恐怕他已经……”

    “你先休息一下。”

    罗兰温和的拍了拍安若思的肩膀,转身在克劳迪娅的面前蹲了下来。

    但在背过身的一瞬间,罗兰的嘴角便是挂上了一个冰冷的弧度。

    他看到了。安若思的左手食指的第二指节上分明有一道浅浅的黑色符文。

    ——那是和魔鬼交易的证明。

    罗兰敢发誓,就在安若思上山之前,他的手上还没有这个东西。

    魔鬼绝不会做亏本的生意。

    可罗兰能看出来,安若思并没有失去什么东西。

    换句话来说,安若思是用自己以外的某种东西换取了魔鬼的支援?

    那么,除了罗兰,他还有什么是值得出卖的吗?

    如果说这还是爱德华干出来的事……那么,罗兰似乎就对这个手头有好多卡巴拉之敌的家伙有了几分猜测了。

    “对了,罗兰先生,”在罗兰身后,安若思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开口问道,“虽然现在时间还很宽裕,但我们不如直接去白塔吧?正好克劳利小姐也需要调查关于她哥哥的事。”

    哈?

    听到安若思的最后一句话,罗兰几乎笑出了声。

    安若思的这个破绽未免也太蠢了吧……

    先不提安若思对玛肯和克鲁维恩那不正常的态度,光是最后一句话本身就有问题。

    毕竟从安若思的角度上来说,他根本就不该知道爱德华有问题这件——

    罗兰背对着安若思,表情突然怔住。

    不……假如说,安若思如果是害怕罗兰没有发现自己手指上的痕迹,而故意暴露出来自己的破绽的呢?

    其目的就是为了提醒罗兰,自己身上有问题。

    “……啊,好啊。”

    罗兰随口答道,把右手手指轻轻按在了克劳迪娅的额头上,嘴唇微动,无声的唱起了无伤咏唱。

    他的嘴角渐渐扬起。

    事情,似乎开始变得有意思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求订阅啦!

    请到起点支持正版~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