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五十一章 铁幕焚烧厂
    眺望白塔——文明之星,人类的希望,理性的骄傲。

    从北方的苏泽可以直接向南进入白塔,从法拉若往东南方走也能进入白塔的领地,可如果想从卡拉尔进入白塔,却只有一条路。

    虽然卡拉尔如同一轮偏平的弯月将法拉若包裹起来,但实际上和白塔毗邻的也不过是下半部分的圆弧而已。

    财富之城已经很接近白塔了。就算是以劣马的脚程,从财富之城向东走也能在两天内到达。

    不过罗兰之前因为北上去找克劳迪娅的原因,他如果不想向东走的时候横穿法拉若的国境,就必须往南边绕一下才行。

    不过就算如此,罗兰他们四个靠走的也只用了三天,就隐隐约约看到了城市的虚影。

    罗兰眯着眼睛看着在远方出现的城市,眼中露出了些许的怀念。

    “白塔啊……”

    我回来了。

    后半句话被罗兰轻柔的嚼碎,重新吞回腹中。

    这是铁幕市。

    和一般人对白塔的认知不同。那座城市并没有多么的壮丽辉煌宛若天堂。

    相反——灰色的烟雾不断的从城市中飘出,凝在天上,将周围的云染成了灰暗的颜色。

    不,准确的说,那天上并没有云。

    远远的看去,并不只是那城市的上方没有云。就连周边城市的云也仿佛畏惧般的退开,在如同灰黑色的布丁般软塌塌的覆盖在铁幕市上的灰色浓雾周边,是湛蓝到吓人的一大片无云区域。

    “……这就是白塔?”

    克劳迪娅的语气中满是不可置信。

    在她所能接收到的任何巫师教育中。都提到白塔是巫师的天堂。

    如今看来,这哪是天堂?说是地狱还差不多吧!

    “啊……这里属于污染区。稍微往前一点就好了……”

    被克劳迪娅注视着,安若思感觉自己的脚底不住的刺痛和发痒。他握着手杖的右手不自觉的用力,而左手也虚握成拳,不住的摩擦着。

    并非是他有什么心虚的地方。主要是克劳迪娅现在身上的威势简直是太可怕了。

    那是仅仅只要接近就会感到皮肤刺痛的感觉。

    如果只是这样,那她也只会惹人生厌而已。

    但克劳迪娅的气质却同步的改变了。从那种温润的无害和善良变成了另外一种——更符合巫师的理智和神秘。

    如果说之前的克劳迪娅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宝石戒指的话,现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镶满紫水晶的节骨木法杖——

    原谅安若思只能想到这种类型的比喻。

    简单来说,就是同样的美丽,却从无害的迷人变成了另外一种令人心醉的危险。

    在罗兰将克劳迪娅救醒,并告知她克鲁维恩已死的消息之后,克劳迪娅就如同瞬间变了个人一样。

    除了在罗兰面前会变得柔软、在安若思面前会变得温和之外。任何人看到她都会不由得打了冷颤。

    “好了,克劳迪娅,冷静。”

    罗兰将右手的手杖换到左手,退后两步将右手从克劳迪娅的后背绕过去轻轻按住了她的肩。

    随后,罗兰凑到克劳迪娅的耳边轻声说道:“我的圣女大人,你又失控了。”

    克劳迪娅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将脚步放慢,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冲着罗兰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那么我现在调整好了。我的教宗大人,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如果你想。”

    罗兰耸了耸肩,将右手拿了下来,嘴角却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

    如果安若思熟悉的话。他就会知道,这种气质是亡灵特有的气质。

    当然,克劳迪娅并不是亡灵。

    克劳迪娅之前被克鲁维恩用刃盾甩出去造成的伤势远远比罗兰想象中的要重。

    她的胸骨断了五根。右腿膝盖骨折,右臂更是直接碎成了一节一节的。肩部关节也脱落下来,右臂的碎骨还刺入了动脉。胸口更是有两根骨刺将肺扎透。

    但是,就算是这样的伤势,克劳迪娅苟延残喘了半个小时依旧没有死去,终于等到了罗兰对她施展了无伤咏唱。

    罗兰知道,其实克劳迪娅早就已经死了。

    如果那时罗兰能够查探她的属性,就会发现她的生命值已经归零。

    但是因为长眠导师怜悯,没有让奥姆之墙的法则取走她的灵魂,她才能等到安若思背她去见罗兰,接受无伤咏唱的治疗。

    假如时间再长一点——不用多,只要让克劳迪娅在太阳落下之前还没有复活,她就会成为亡灵。

    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

    罗兰之前在地下室的时候就面临了一个抉择。

    如果他没有放弃在白塔倾塌之前培育出来对黄昏眷民有效的瘟疫的话,罗兰必然会想办法收集那个辉石种的身体零件以备自己培育掺有黄昏之血的人类。

    在那之后,罗兰还会拆开这些机器,查探里面有没有残余的辉光之血的原料。

    虽然罗兰知道,结果八成是不会有。

    要知道,饮用辉光之血直到变异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不然辛吉亚也没有原因等候了这么久才找到这点军队。

    之所以罗兰之前进入辛吉亚的酒馆直接就看到了人间地狱降临在眼前,最大的原因是有人在他们的辉光之血里掺了由黄昏眷民的血做成的魔化辉光之血。

    那种充满了混乱魔力的鲜血,就算是这些平时饮用辉光之血的人也承受不住,一个个在罗兰面前进行了变异。

    罗兰现在回过头来想,那个将辉石种丢进泵血室污染了所有辉光之血、诱导这些喰饮者变异的人,很有可能就是那个“爱德华”。

    ——但是,如果罗兰当时去调查了那些机器,其结果就是克劳迪娅这边在天黑之前都见不到罗兰,最终彻底死去再复活,变成一个亡灵。

    在克劳迪娅和罗兰不站在同一条线的情况下,罗兰再吸引到告死鸦的仇恨,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死亡。

    可以说,那是至关重要的选择。

    而另外一边,对克劳迪娅来说,这段濒死的经历也极为重要。

    这段时间的经历成功的让挚友因保护自己而死在眼前克劳迪娅得到了残酷思考特性,以及长眠导师的牧师最重要的一个特性——“死亡体验”。

    死亡体验(个人特性)

    效果:你所施展的所有涉及死亡领域的神术在效果和成功率上会获得50%加成;你不再受到预言类术法的影响。

    ——我从死国来,前世皆尘埃。

    告死鸦的神术列表上有这么多百分之六十五到百分之八十成功率的神术,就是在强调这个特性对告死鸦有多么重要。

    没有死过一次的告死鸦,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告死鸦。

    想到这里,罗兰回过头去瞄了一眼沉默的走在后面的约瑟,挑了挑眉。

    ……当然,相比较不那么完善的告死鸦,罗兰更不希望克劳迪娅就职殉教者。

    “罗兰,这里是哪?”

    就在这时,克劳迪娅回过头对罗兰问道。

    她身上的气质重新收起。再次变回了常人。

    “这个城市叫做铁幕市。”

    罗兰开口答道。

    “你知道的,巫师们制造的小玩意与炼金术师们那种无用却安全的玩具相比,实在是太危险了。”

    “别说是使用,就算是销毁,如果处理不当也会造成大面积的灾难。”

    “最早,这座城市就是因为有人大量的销毁附魔物品,导致附近的奥姆法则紊乱,甚至打开了通往地下的空间裂缝……”

    “地下?你说地下?!”

    克劳迪娅惊叫道。

    “……是的,就是那个地下。”

    安若思接过了罗兰的话头,眼中满是恐惧:“于是这座城市毫无疑问的被毁灭了。”

    “于是,巫师们在把地下物种杀死或捕捉后,花了很大的功夫才将这里紊乱的法则重新抹平。然后,他们经过研究讨论,决定了这样一件事——”

    “为了保证被奥姆法则定义过的魔力不会泄露造成更大的污染,损坏的附魔物品必须得到销毁,但是必须在特质的熔炉内销毁。但因为熔炉的功率不够,被污染的魔力依旧会以魔力尘的方式逸散出来。”

    “这些魔力尘不是什么好东西。无论是长时间的接触还是呼吸,都会让血肉过秩序化——简单来说也就是化作石头。”

    罗兰毫不遮掩自己的语气中的不屑:“克劳迪娅,如果你仔细去看的话,就会发现从这座城市里进进出出的人,要么就是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要么就是神情呆滞四肢僵硬……”

    “……但是,为什么是这里?”

    “很简单啊,”罗兰理所当然的回复道,“当然是因为这里被地下种族摧毁过了一次,已经毫无价值了啊。”

    “这位小姐说的没错。”

    还不等克劳迪娅回应,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就从几人身后传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