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五十七章 死亡旅店(下)
    已经不用怀疑了。

    废弃物品开发局派来对罗伯特进行检测的“检测员”绝对不正常。

    他并非是站在一个公平公正的检测员的立场上,而是从一开始就对罗兰一行人抱有敌意。

    罗兰背对众人而站,眼神冰冷。

    在废物局的职员手上,旧日之城这个巫术只能用来探查那些受怀疑的“阵营隐藏者”——就比方说像罗兰这样拥有“崇高伪善”特性的人。

    这个虚拟情景的巫术,可以通过他们面对一家被毁灭的旅店的态度来试探他们的真实阵营。

    现在回过头去想想“旧日之城”这个巫术的特性——

    以历史上被毁灭的建筑物为施法材料,会重演建筑物被毁灭前一段时间的景象。如果在“倒计时”归零之前还没有将毁灭的危机消解的话,就会如同置身在历史中一般,和建筑物一同被毁灭。

    换言之,逃出幻境的方法就是“看穿隐藏的危机”并且“热心的解决掉它”。

    罗兰之前认为,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很轻松就能看穿这个幻境,但现在罗兰终于意识到了,这是不可能的。

    正如你不可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一般,一个没有准备答案的谜题是不可能被解开的。

    这个检测员在借助废物局的法阵对罗兰他们一行人释放了这个巫术之后,便立刻大幅度的扭曲了旅店本身的“剧情”,让罗兰他们刚刚进来就见到了一片尸体,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询问并提供消息的“npc”。

    这个检测员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罗伯特借助这些npc的提示而想起这个旅店的历史。并借此机会解除幻境。

    毕竟罗伯特说过,他经常来铁幕市。假如他某天在乘车的时候在报纸上看到过“石像鬼旅店”因某种原因被毁灭的消息。或是在搭讪的时候正巧听到了这件事,那么这个检测员苦心孤诣想出来的杀人方法在开始前就已经结束了。

    他——或者说她最开始针对的。是他自认为“见多识广”的罗伯特。不过在罗兰表示出曾经见过类似的巫术之后,这个检测员就立刻慌了。

    为了首先让罗兰陷入到慌乱之中,他立刻根据罗兰对这个巫术的了解和“女性的身份”专门设置出了一系列的针对性机关。

    在罗兰的猜测中,这个人一开始瞄准的应该是想让自己被撞门声吸引,走到门后的一瞬间来个一闪而过的黑衣杀人鬼加上眼珠血浆射一脸的有趣游戏让罗兰惊慌失措——最好能够发出尖叫然后瘫痪倒地。

    不过他很明显是被罗伯特的“英雄行径”打乱了计划。

    事实上,在罗伯特被空爆术炸回去的同时,这套连锁的恐惧就已经失去了它的威力。

    罗兰也是在这时才意识到,这个检测员有着自己的小心思。

    因为就算罗伯特是缇坦派来的间谍,但他身份高贵。白塔是不能直接杀他的。要不然凭他的破绽,废物局杀他十次有余。

    也正因如此,废物局才会过来对罗伯特接触过的人进行监视和阵营探测。

    正常流程下,罗兰他们应该进入一个没有剧情改动的旅馆,然后在对自身境地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发现了旅馆内部“灾难的迹象”,并且将其解决,阻止了灾难的到来。

    这样的话,罗兰他们自然就能活下来。而如果他们见死不救甚至落井下石,那么就代表他们绝不是善良侧的职业者。

    而一个非善良侧的职业者用某种方式绕过了城门处的阵营检测结界悄悄混入白塔。还和罗伯特这个间谍碰面——如果说和这个人是无辜的,那肯定就是在羞辱废物局的科员的智商。

    但是,旧日之城这个巫术是不被允许用来杀人的。废物局也不差这一点杀人的手段。

    安维利亚对酒鬼局长下的言缚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旧日之城在对那些初步怀疑的人进行阵营检测的同时,更是白塔的三个要塞之一的核心防守手段。

    白原市唯一的设防就是笼罩全市的大型旧日之城结界。而谁都知道白原市有一个笼罩全市、效果不明的大型幻术结界——某种意义上,因为这个效果不明的幻术。它比铁幕市这里更让人畏惧。

    事实上,带有虚空抗拒特效的饰品并不少。尤其是班萨和埃尔卡特。万一要是有幸存者把旧日之城这个消息透露出去,对于埃尔卡特的亡灵军团来说。白塔的南方要塞就像是扒光了衣服给足了钱的夜莺一样柔弱,没有丝毫抵抗能力。

    况且,以白塔的手段,从尸体中提取记忆只是家常便饭。

    哪怕来人真的不怀好意,在用旧日之城将他们泯灭于虚空中的同时,就意味着在尸体中蕴含的情报已经没有提取的可能了。

    同时,和罗兰更亲近的安若思更是唤星者的弟子。以他的身份,就算被调查也一定会先软禁起来再公开调查,而不是莫名其妙就被关入了篡改了剧情的“旧日之城”里面。

    把这些线索联系起来,真相便昭然若揭——

    这只是一个刚刚毕业并加入了废物局的见习巫师,想要借助这个一知半解的大杀器对罗伯特和安若思公报私仇而已。

    罗兰他们三人只是被连累的。用个更高档的词——那就叫灭口。

    “私人恩怨吗……”

    罗兰喃喃着,回过头来毫不避讳的冲着安若思和罗伯特大声问道:“安若思!罗伯特先生!在白塔有没有什么哪个巫师和你们两个同时结过怨?”

    他得到的出乎预料。

    安若思和罗伯特对视一眼,然后眼神复杂的看向了罗兰。

    “……和我们两个结怨的……很多。”

    最后是罗伯特先开了口。

    “哦?”罗兰一脸惊悚,“罗伯特先生就罢了……为什么安若思也会得罪人?”

    这次是罗伯特看了看罗兰又看了看安若思,始终说不出话来了。

    “……是,娜塔莉亚的问题……”

    安若思话语犹豫。不过刚听他说了一个开头,罗兰就明白是什么情况了。

    但也正因如此,罗兰心中的怒火更为炽烈。

    ——就因为这点男女朋友之间的小事,就让罗兰被脑浆和眼珠子射了一脸?

    不光如此,他还想把罗兰直接干掉!

    “真是小小年纪不学好啊……”

    罗兰眼神冰冷,眼中的昏黄终于化作一个巨大的眼球虚影跃出眼眶,投射在罗兰身后。

    “那么安若思,又没有什么谁既对娜塔莉亚抱有极大的好感,同时还对你和罗伯特先生有相当大的恶感的人?哦对了,最好是熟悉惑心系巫术的诡刀巫师,几个月甚至几周前刚刚毕业的那种——”

    “嗯?”

    安若思和罗伯特也不是笨人。

    听罗兰问到这种程度,他们两个顿时意识到了什么。

    “……还真有一个。”

    安若思皱着眉毛点了点头:“那人的名字叫……”

    还不等他说清楚,巨大的爆炸声便在天花板上响起打断了他的话。

    顿时,数个硕大的吊灯就砸在了地上。烛火倾倒,火焰顿时引燃了整个墙壁。

    一股刺鼻的味道顿时在密封的旅店内部蔓延了开来,空气中温度开始升高。

    罗兰反而笑了出来。

    “知道自己暴露了,就恼羞成怒想要直接把我们干掉吗。”

    他的声音清冷而悦耳:“你是把这种愚蠢莽撞的想法……称作果断吗?”

    仿佛在回应罗兰的嘲讽一般,他脚下的地板轰然爆炸!

    “赫尔兰!”

    罗伯特惊叫道。

    他刚举起右手想要施术,回过头便看到了安若思一脸平淡的看着罗兰被爆炸淹没并且毫无感觉,不由得大声怒斥:“安若思,你这个……”

    “放心。这种程度的高温,她是不会有事的。”

    安若思若无其事的转过身来拍了拍罗伯特的肩膀。

    还不等罗伯特明白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一股彻骨的冰风便从罗兰之前站立的地方呼啸席卷,蔓延开来。

    “你这个蠢货,是想要让我教教你…………”罗兰的声音从风中传来,却比寒风更加寒冷——

    “——什么叫,瞬间爆炸吗?”(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