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六十一章 热心肠的赫尔兰
    在罗兰将这一切弄完之后,就将切斯克奥夫的巫师外袍中掏了个底朝天。

    顺便一提,切斯克奥夫就是卡尔在废弃物品开发局里的那个上级巫师。他是一个标准的苏泽汉子,心智坚韧——但在罗兰那直接搜寻记忆的内脏占卜面前,他那坚韧的意志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一个月的记忆信息量非常多——就算一些没有注意到的细节的画面模糊不清,也已经能告诉罗兰很多事了。

    通过他的记忆,他巫师长袍上的密码锁被罗兰轻易解开。排除掉那些无用的施法材料和一些零钱,罗兰一共从中找到了四枚冥币,六枚银币。

    这对罗兰的计划来说已经足够了。

    虽然冥币肯定是花不出去,不过这些银币着实不是一笔小钱。

    北地的多数国家的货币都是按照埃尔卡特的标准打造,就算有一些含量差距基本也差不了太远。毕竟只有重量差不多的金银币才能作为施法材料。

    这是埃尔卡特的先哲与圣者们定好的规矩。一枚金币相当于十三枚银币,一枚银币是三十个铜板,而大约三百枚银币的银含量便相当于一磅银——这个换算比率与年月日之间的换算比例相当,也正因如此,这三种货币也被圣者赐福,得到了各自独有的特性,让他们能够作为施法道具而存在,不会被各国任意修改铸币纯度。

    一般来说,一个黑铁阶的精锐步兵一年十三个月的军饷也就六十个银币左右。六个银币不算多,也绝对算不上少。

    罗兰捏着这六个银币,沉思了一下,然后把切斯克奥夫的巫师外袍裹着他被冰冻住了的脑袋塞进了床底,把盛满了肉汤的花瓶用霜覆祷言稍微冷却了一下。放回原位便从窗户跳了出去。

    随后,罗兰绕了一圈,用掉两个半银币,买了一条黑色的纱巾、一个精致的手篮和一张镶满了宝石碎的发网。

    接下来罗兰走到人烟稀少的地方,从后面打晕了一个套的严严实实的女人,让长眠之拥吸了一些她的血。然后将黑色长袍的外形做出了一些细微的调整,使其让罗兰的身形显得更加纤细。

    然后罗兰便转头重新走进了那家旅店。

    在从正门进入旅店之后,罗兰终于意识到了为什么这里没有魔力尘的污染。

    只见这家旅店的天花板上,以魔力尘为原料的水晶灯密布在整条走廊着,墙壁上更是挂满了蕴含魔力的活壁画。

    罗兰不禁庆幸,还好自己刚才没有出门。

    谁能想到好死不死的正好撞上巫师旅店?

    这些活壁画都是诅咒巫师们的杰作。除了不能离开画框和活人没有任何区别,一个个的就和**监控摄像头一样。

    不过,现在就没有问题了……

    只要罗兰多要一点热汤,然后把自己煮的人肉汤一并混进去。请其他房间的人吃,甚至让外面那些脸上长满石斑的苦力一起吃,轻轻松松一个人的肉量就没有了。

    不算内脏和骨头的话,人体真的没有多少肉的。

    不过罗兰放在桌子下面的那个头骨,他倒是没有煮了。

    为了给“食脑妖赫尔兰”小姐准备一些出场道具,一个完整的头颅是必须的。而且一个头也不大,罗兰可以轻松装出去带走,用完了之后挂在地铁里就可以了——相信废物局的人没那么快找到它。

    看到罗兰走进旅店。一个打扮的干干净净的侍者便立刻向罗兰走来。

    这是白塔外面的旅店所不可能有的。别说侍者了,就算是酒店老板也不可能天天洗澡。那是贵族和神官的专利。

    唯有在白塔官方在各城市里下设的巫师旅店里,那些专门伺候那些爱干净的巫师老爷们的优秀侍者,才会这样打扮的干干净净的。

    “这位客人,请问您是住店还是……”

    “我找人,还有来一份肉汤,谢谢。”

    轻柔的声音从斗篷下传出。

    是个女孩子。年纪不大——

    虽然形形色色的客人都蒙着脸,但侍者仅凭声音便做出了正确的反应。

    他立刻皱起了眉。

    ……不会又是那些企图傍到有钱巫师老爷的夜莺吧?

    “你先说清楚,你找谁?还有你到底是……”

    还不等他说完,罗兰就将兜帽拉下,露出了清秀的面容。

    一枚银币悄然放入了他的手中。

    两手接触之时。花草的自然香气从对方身上传来,侍者的心跳顿时加速了几分。

    一位贵族小姐?

    那么,身体强壮的自己是不是……

    但就在他听到那个容貌高贵的少女面色冰冷的轻声说出下一句话时,刚刚火热起来的心便迅速冷却了下来:“我是赫尔兰,赫尔兰.阿历克斯耶芙娜。我找切斯克奥夫那个蠢货……如果我的消息没错的话,他应该在一楼。”

    切斯克奥夫.伊里奇.别里亚克这位苏泽籍的巫师,这位侍者是认识的。

    那是废弃物品开发局的正式科员,一位突破了人类极限,达到了青铜阶的强大巫师。而且听说他刚从东边的战线过来,手上的血腥气恐怕都还没有散去。

    能清除的知道切斯克奥夫巫师的名字,而且以这样不客气甚至说是轻蔑的语气直呼其名,恐怕这个黑衣少女的身份是自己根本无法碰触的。

    “尊贵的小姐,我是去叫切斯克奥夫.伊里奇先生出来,还是带您去找他?”

    侍者试探性的问道。

    “吓到你了真是抱歉。请你带我去找他吧。”

    大约是意识到了侍者在担心什么,“赫尔兰”小姐露出了略带歉意的笑容,那种让人全身透凉的冰冷表情为止一收,声音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突然,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又递给侍者一枚银币:“给我带一壶热汤,我得暖暖身……对了,尽量多一点,如果有剩下我也可以施给门外那些买不起棉衣的穷苦工人们。让他们也暖一下身体。”

    “……赫尔兰.阿历克斯耶芙娜小姐,您真是太慷慨了,”侍者顿了一下,真心实意的说道,“其他城市里施粥的贵族夫人我见多了,但这座城市里,您可以说是第一个。”

    “因为食物会被污染吧。”

    超乎侍者的想象,这位身披黑衣,比起巫师更像是牧师的贵族少女毫不避讳的说出了他之间顾于身份没敢说出来的这一点。

    “但那又如何呢?”

    “赫尔兰”小姐抬起头,银灰色的目光远远的向前望去,仿佛透过这个城市看到了整个白塔一般。

    侍者怀着某种莫测的情绪,眼中闪动着光静静的注视着她。

    “白塔律法规定,在四环以外的区域,无职业无家人无贡献的三无人员即为工人。你看看这座城市,这些人总不可能是抱着对未来的希望才努力工作的吧……或者说,他们真的有努力工作吗?随便一个人来看,都能看到这座城市死气沉沉,这些人不过是在混日子而已。”

    “相比较收取自己劳动报酬工人,他们更像是被判处劳役的犯人吧。”

    听到“赫尔兰”这么说,侍者不禁点了点头。

    似乎正是如此。

    “那么,对于这些在重污染环境里劳动一天,得到的报酬却只有一根黑面包的人,大约也不会在意自己到底还能活十天还是半个月。”

    “他们没有亲人,没有娱乐,也没有活着的动力。这一碗沾染了魔力尘的肉汤大约会让他们本就不多的寿命减去三四天。可比起在这座城市里痛苦的活着,我想,他们也许会更希望能痛痛快快的吃肉喝酒然后胀破了胃笑着死去。”

    侍者的脚步猛然停下。

    他抬起头来看着赫尔兰,眼中闪烁着意义不明的光芒。

    在那一刻,他想起了很多人。

    “……您真是一个热心肠的好人。”

    侍者从没有一刻痛恨自己的文化水平不够,千万思绪最终也只能汇聚成这样一句话。

    如果他有那些吟游诗人的嘴皮子,他一定会高声朗诵对赫尔兰小姐仁慈心肠的赞美。

    “如果你肚子饿了的话,你一会得空也可以来我们房间吃。”

    赫尔兰就温和的说道:“热心肠倒是没有,热汤倒是会有很多。”

    侍者没有听出赫尔兰言外之意,只是以为这是赫尔兰处于贵族的谦卑,习惯性的谦虚了一下。

    因为他对赫尔兰油然而生的敬重感扰乱了心绪,他甚至没有呼唤里面的切斯克奥夫先生就直接帮助赫尔兰打开了门锁。

    “切斯克奥夫先生的房间就是这里……我这去为您准备肉汤。”

    侍者的身后,赫尔兰的眼里满是温柔的笑意。

    可惜,他却没有听到最后一句话,这几乎救了他一命——

    “我的确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只是不小心热糊了而已。”(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