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处理痕迹
    罗兰在和罗伯特与众人汇合之后,便换了一家旅店重新入住。

    他从进入到房间以后连祷告都没有,就立刻脱了衣服拉开被子睡了下去。待到银月过了天空的中线,罗兰才从床上悄无声息的爬起,穿戴好从窗户跳了下去。

    还好罗兰现在是是赫尔兰的身份。

    这样的话,罗兰因其伪装,不能和安若思和罗伯特一起睡;但因为克劳迪娅和安若思都清除罗兰的真实性别,也不能让他和克劳迪娅住在一个房间。

    好在罗伯特进入了某种名为“凯子模式”的特殊烧钱形态。在得知罗兰不想和其他人住在一个房间之后,立刻脑补出了一堆的原因和设定,然后痛快的交钱给每个人都开个了单间。这也为罗兰起夜外出做好了铺垫。

    至于罗伯特的那个局,只是一个引子而已。安若思罗兰之后还有用,现在给罗兰在白塔的骗局牵线的话,他的下半辈子就毁了。

    比起安若思,罗兰坑刚刚认识的罗伯特倒是没有什么压力。

    在敏捷属性的支持下,罗兰从自己三楼的房间窗户中跃出旅店,平稳的落在了地上。随后,他便悄无声息的潜回了之前那个巫师旅馆,借助长眠之拥,如同蜘蛛一般挂在了自己房间外面的窗户上。

    他轻轻推了推窗户,却发现上面已经上了锁。

    ……有人进房间了?

    罗兰不由得心中一紧。

    他倒是没想到会有人敢在没有得到回应的时候直接把切斯克奥夫的门打开。

    这个蠢货也不想想,万一要是切斯克奥夫在凝神静气做实验没空回他怎么办?这种时候打扰了巫师老爷,被隔空一刀切成抽象派艺术作品的也不是没有。

    按理说。这些在巫师旅店内工作已久的侍者应该都不会出现这种冒冒失失的情况才对……

    罗兰眉头紧锁。

    确实也出现过一些刚从其他旅店调来的侍者惊扰了巫师结果被干掉的先例。

    那么问题就来了——到底是真的有人发现了这个房间的不对,还是只是单纯的有个实习生把这里当成普通旅店打扫了呢?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对于罗兰都很麻烦。

    不同之处在于。如果要是后者的话,罗兰只需要把那个人找出来杀掉就可以了。

    而如果是前者的话。就意味着这里很有可能被人设了伏。

    罗兰一脸严肃,右手指尖安静的燃起了银灰色的圣焰。在掌心的遮挡下,倒也没有人注意到这里异常的闪烁着光芒。

    只是轻轻一捅,窗户上的锁就被罗兰直接捅开。罗兰轻轻推开窗户跳了进去。

    这毕竟只是一个旅馆。为了在贵族夫人暂住时方便“个别人”爬楼以及节省经费的原因,也没有窗户上布置一个警报结界什么的。

    从客观角度上来说,这才给了罗兰可乘之机。

    要是这里有警报姐姐,罗兰光是无声无息的杀掉卡尔都做不到。就算他用最快的速度杀死卡尔,也绝对没那个时间去伪装现场。

    还好这家旅店是巫师旅店,而这里是白塔——没有人会冒着被白塔追杀的风险杀死一个巫师。罗兰这相当于是走了一个思维盲区。

    毕竟在白塔倾塌以前。星象巫师的预言实在是太可怕了。

    能在精确性上超越星象巫师的,只有天祈卫士的洞悉未来;而能与星象巫师比拼预言信息量的,更是只有已经被列为禁术的内脏占卜。

    罗兰保持戒备,提着杖剑无声无息的进入房间,为了防止惊扰外面的人,他也不敢开灯;可不开灯的话,他又担心有人设伏。

    这时候,他突然有些怀念起了德鲁伊的自然感知。

    如果有了那种类似红外线夜视仪的目光,罗兰也不至于纠结至此。

    不过在找到了切斯克奥夫的长袍和脑袋之后。罗兰终于是舒了一口气。

    ……看来是后面一种情况。

    这样就好办的多。只要把那个人找出来并且杀死就好了。

    这点罗兰擅长。

    于是,罗兰便用切斯克奥夫的长袍把脑袋一裹,抱着它重新从窗户跳了下去。自然,在下来之前他没有忘记把窗户掩上——虽然此刻窗户已经彻底锁不住了。但只要让他虚掩住就可以。

    为了防止自己圣火的痕迹暴露,罗兰在跳出来之前就用注满神恩的杖剑从房间里面将锁彻底切断,伪装出了切斯克奥夫两人从窗户逃走的迹象。

    当然。至少有一个人知道,窗户肯定不是切斯克奥夫切开的。因为他在下午关上窗户的时候。这里的窗户还是正常的。

    那个人就是自作主张的进来收拾房间的侍者,也是罗兰一定要悄无声息的杀死的人。

    根据罗兰观察。那个给自己造成的巨大麻烦的见习侍者只是按照惯例将桌面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把床铺整理了一下然后换了一下洗手间的水就直接退了出去。

    因为尸体本身就会暴露很多信息,罗兰是不太希望自己用暴力手段杀掉那个人的。

    最好的情况,就是让他也一起“失踪掉”。

    让他失踪掉可比让切斯克奥夫和卡尔失踪简单多了。毕竟两个废弃物品开发局的职员和一个被魔力尘浅度污染的侍者,这两个身份的人一旦失踪,寻找力度必然不同。

    罗兰甚至都懒得毁尸灭迹。只要弃尸荒野就可以了。

    他腋下夹着人头,匆匆走在街上。

    罗兰花费了大约五分钟的时间,找到了一丛不显眼的野草,并把裹着人头的巫师袍埋入了其中。

    于是他回过头,重新走向了巫师旅店。

    现在已经过了零点。自己最多还有三个小时。

    罗兰眼中寒芒一闪而过。

    以防万一,一切都要在这个夜里结束——

    “导师必与我同在——”

    罗兰轻声祷告。身上的长眠之拥渐渐改变质地,最终走回到旅店的时候,罗兰已经重新变成了赫尔兰。

    “赫尔兰小姐”轻轻的敲了敲门,被正在打扫旅店的侍者的迎接下重新走进了旅店。

    “……您回来的好晚……请您务必注意身体。”

    侍者的语气有些微妙。

    在赫尔兰小姐请他们一起美美喝了一顿热乎乎的肉汤之后,侍者们便对赫尔兰充满了好感。

    “赫尔兰.阿历克斯耶芙娜小姐,您可是要回房间吗?”

    突然,一个顶着一头乱糟糟棕红色头发的小个子侍者对罗兰疑惑的发问。

    “我不在这里睡,”赫尔兰轻笑道,“我只是来找切斯克奥夫要一件东西。”

    “但那位巫师先生已经走了呀。”

    小个子侍者理所当然的对赫尔兰说道。

    赫尔兰露出了歉意的笑容:“是……这样吗?那麻烦你带我去看看。”

    真顺利……这么快就找到了。

    先做好不在场证明。然后下一步就是让他闭嘴。

    毒蛇已然亮出了毒牙,而猎物却浑然不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