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六十四章 子夜(上)
    “你还记得切斯克奥夫是什么时候走的吗?”

    并肩与小个子侍者走向切斯克奥夫的房间,赫尔兰不经意的问道。

    “不太清楚,”小个子侍者无奈的摊了摊手,“我在一个多小时以前才发现他们房间里已经没人了。我只知道他们不是从正门走的……因为在收拾房间以前我一直在门口值班。”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他们用了隐身的巫术呢。”

    赫尔兰轻笑着说道。

    于是小个子侍者也为之释然:“也是。巫师大人什么都能办的到,区区隐藏身形又算得了什么呢。”

    “话说,切斯克奥夫没有退房就直接离开了这件事你有跟你的同事们说过吗?”

    “没啊。我一直忙着打扫卫生呢。”

    “这样啊……”

    说话间,很快两人就走到了切斯克奥夫的房间前。小个子侍者哗啦啦掏出一长串钥匙,将门打开。

    然后他便是先进了房间。

    “这里太暗了……”

    小个子侍者听到了身后赫尔兰小姐把门带上,挂上了锁,发出了轻声的抱怨。

    于是他随口答道:“您需要开灯吗?我们这里的魔素灯是第一工厂新出品的,绝对不会泄露魔力尘可以放心使用。”

    但就在这时,他却察觉到赫尔兰小姐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一个坚硬而冰冷的东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锋利的刃面甚至将他的脖子切开一个小口。

    “已经不需要了。”

    “等等,尊贵的赫尔兰.阿历克斯耶芙娜小姐。我应该没有知道什么不该知道的……”

    小个子侍者吞了口唾沫,声音颤抖。

    但他还没说完。就被身后的“赫尔兰小姐”打断。

    “声音放低,别做蠢事。”她悦耳却冰冷的声音在小个子侍者身后传来,“我是白银阶的刺客,杀你只需要一眨眼。”

    “您……您……”

    他哆嗦着,说不出一句话。

    但就在他打算高声呼喊的时候,他却骤然感受到自己的脖子一凉。

    那一个瞬间,他几乎魂飞天外。

    但就在这时,“赫尔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死。

    “如果我是你,我就会放弃这个愚蠢的念头。”

    那比刀刃还要冰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幽幽传来。

    一个念头如同闪电般劈在了他的心中——

    “您……您不是赫尔兰.阿历克斯……”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身后那冰冷的嘲笑声逐渐变得低沉:“我自然不是。”

    很快,那嘲笑声就变成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那声音低哑如同低语,带着近乎疯狂的轻颤。

    “我只是一个疯狂的人……你可以叫我奥兰多。”

    小个子侍者的眼睛突然瞪大。

    “疯狂的奥兰多?烧掉财富之城的那个疯……”

    他说了一半,终于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连忙闭上了嘴。

    但已经晚了。他身后的疯子已经起了好奇心:“哦?我这么出名吗?”

    “……剧院里有您的故事改编的话剧。我之前和……去看过。”

    得知了疯狂的奥兰多的大名,小个子侍者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逃不掉了。

    为了保自己一命,他决定还是老老实实的跟着这个疯子的指示去做。但为了保护女友,他在提到她名字的时候声音猛然变的含糊了几分。

    好在“奥兰多”先生并没有在意这些细节。他只是轻轻笑了几声,然后就将短刀从小个子侍者的脖子上抽走。改为放在了他的后心。

    “如果你知道我的故事……你应该知道,我隔着你的衣服也能娶你性命,”那种疯子一样带着颤音的声音依旧低沉而稳定,“我想知道的东西很简单……”

    他说到这里。突然拖起了长音,声音变得不慌不忙。

    “奥兰多”那冰冷的短刀在小个子侍者背后轻轻划着圈,力度刚好能压着衣服。在小个子侍者后背的皮肤上出现细微的形变。

    小个子侍者的后背早已被冷汗浸透。随着短刀慢慢的划过,一道道冰冷的痕迹如同错觉一般渗在了他的后背上。让他一动也不敢动。并感到了彻骨的麻痹。

    “你现在明白我想要什么了吗。”

    身后“奥兰多”声音中的颤音突然消失,他就如同跟好友耳语一般。将头埋入小个子侍者的颈边,用极轻柔、极温和的声音低语着。

    但很遗憾——小个子侍者并不明白奥兰多究竟想要什么。他只感到这个家伙是个确确实实的疯子。

    “您……请您明说。”

    “好,我只问你一件事,”奥兰多顿了顿,这片刻的沉寂甚至让小个子侍者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跳了一千多下,“切斯克奥夫的水晶球在哪里?”

    “已经碎了。那个水晶球真的已经碎了。”

    小个子侍者压低了声音,急促的说道:“他就在我房间里藏着……我本来想卖出去的,但是……”

    “闭嘴。这就够了。”

    奥兰多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却让小个子侍者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听好了。看在你身体里流淌着孤山长者之血的份上,我也不打算隐瞒你。”

    “出了这个门你直接上楼去你自己的房间。期间不要和任何人说一句话,神情要尽可能的正常。”

    “而你进了自己的房间就先把门从里面上锁。我出去旅馆之后会到旅馆侧面。你在看到我出现在楼下之后就打开窗户再关上它,重复三次,来告诉我你房间的位置。”

    “然后我会爬到你的房间里,把水晶球取走。记住了吗?”

    “记住了……但那之后……我……”

    小个子侍者欲言又止。

    奥兰多不禁低声笑道:“你又在奢求些什么?”

    “人类最大的幸福便在于无知。”

    “你知道了这么多,还想和那些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活在同一个世界上,未免也太傲慢了吧?”

    小个子侍者不禁颤抖了:“可、可这样的话,我为什么要帮你……”

    “你帮的是你自己。”

    奥兰多的声音低沉,却斩钉截铁。

    “想想你的父母、你的未婚妻,还有你在这座城市里的朋友们……想想他们吧。”

    “现在知道我的人只有你一个,可如果你自作聪明……我可就没法把他们一个个找出来了呢。”

    听到这里,小个子侍者心中不禁升起了一分希望。

    可随后,希望便迅速被打碎变成绝望——

    “——你认识我,就应该知道财富之城吧?”

    “你知道财富之城发生了什么事吗?”

    奥兰多的声音在他耳边喃喃,如同正在孩子讲睡前故事。

    小个子侍者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止不住的颤抖着。

    “如果铁幕市被引爆,会死的不只是你的小女友、铁幕市的市民们还有你。”

    “魔力尘会向西蔓延,卡拉尔、法拉若和缇坦三个国家会有超过十万平米的土地被魔力尘污染,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失去种植作物的能力。”

    “失去粮食的国家会干什么呢……对了,死人。”

    “首先崩溃的国家将会是法拉若。当孤山的植物全部枯死,虫豸灭绝,动物便会一批批的死掉,国土本就不大的法拉若会引来前所未有的巨大灾荒。”

    奥兰多如同魔鬼的低语在小个子侍者耳边不断响起:“和法拉若相邻的国家唯有卡拉尔和白塔——所以法拉若唯有向同样受灾的卡拉尔入侵。”

    “班萨女王等待卡拉尔陷入动乱已经很久了。缇坦帝国的皇帝已经衰老不堪,他的孩子们一个个野心勃勃,想必不会忽视这个转移国人注意力的机会。而没有任何损失的苏泽肯定也会来掺一手,以此打压班萨和卡拉尔。”

    “换言之,白塔以西,死海以东的几个国家会陷入前所未有的动乱,死伤无数。”

    “——而这,统统都是你的一句多嘴引起的。人们会想找出你的尸体鞭挞,死后施以绞刑。可他们并找不到。于是他们只会在你的衣冠冢上恶狠狠的写到:这里埋着一个无名的、可恨的旅店侍者,战争的导火索,数十万人死亡的根源,愿他死后在地狱受到折磨,直到永远——”

    “……够了!够了!我不会和别人说的!”

    随着奥兰多的轻语,毁灭绝望的画面一幅幅的从小个子侍者眼前闪过,他的声音颤抖,几乎崩溃。

    奥兰多轻轻笑了一声,将短刀收起,也不怕他跑掉或是呼喊。

    这种程度完全足够了。甚至他都觉得自己有些多此一举。

    狂徒特性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将小个子侍者的肩膀缓慢却有力的扳了过来,温柔的用指尖擦掉了他眼角的泪水。

    “别哭啊。我的小英雄,你会阻止战争的,对吗?”

    “记住——这座城市中所有人的生命,以及卡拉尔、法拉若和缇坦三个国家的未来此刻都握在你的手里。”

    充满恶意的笑容从“赫尔兰小姐”的脸上浮现,优雅美丽而充满血腥气。

    “那么,来交换吧……用你的生命换他们的。”

    “你换还是不换?”(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