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六十六章 窗外有人
    (我昨天查了一下,结果不说别的浏览器,单说uc的d版搜索量已经是水银收藏的两倍了,订阅更是不用说……好桑心qaq如果可以的话,请大家来支持一下正版可好?十弦拜谢……)

    (/波ok/)

    罗兰在把那个侍者的尸体丢入湖中之后,便立刻返回了旅店。

    并非是自己入住的那个旅店,而是切斯克奥夫被罗兰杀死的那个巫师旅店。

    他可是还没有忘记,切斯克奥夫的脑袋还被自己丢在旅店下面呢。

    但在看到那个侍者的纸条之后,罗兰突然又不想扮成食脑妖了。

    他有了个新计划。

    罗兰本来是想装作食脑妖吃掉切斯克奥夫的脑浆,把锅都推到“食脑妖赫尔兰”身上,然后让赫尔兰理所当然的退场。

    但既然这张纸条已经给了赫尔兰一个退场的理由……那么把所有的锅都丢给奥兰多背不就好了嘛。

    反正等到罗兰找到艾斯特,就可以和他交换身份。到了那时,就算罗兰给“奥兰多”这个身份开个火锅店也不关罗兰的事。

    罗兰双眼半闭半睁,只用感知去感受周围的环境,以藤蔓作为辅助在城市里急速穿行着。

    他已经和一周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上不同了。

    罗兰现在的敏捷已经高达8.0,如果是在林子里,他甚至可以轻松在树杈上跳跃前进。那就更不用这些砖石结构的建筑物了。罗兰在上面跑酷的难度约等于散步。

    对于罗兰来说,缠绕术制造出的藤蔓已经开始失去存在的意义了。

    因为罗兰必然不会把德鲁伊系的职业等级推到白银阶。这将意味着罗兰不可能拥有任何对藤蔓进行加持的神术。

    而缠绕术提供的立体机动力,现在对罗兰来说也基本是个笑话。

    有8.0的敏捷打底。一旦罗兰开启冲锋,五倍的瞬间移动速度可以让他冲垮大多数阵型。

    他只要依靠攻击架势和圣火的即死效果进行无防御的疯狂攻击,然后不断用无伤咏唱治疗自己就好了。

    简单用一个字形容就是莽。

    就目前这个等级,罗兰凭着选民模板少有莽不过的敌人。而那些莽不过的敌人,罗兰也完全可以在用其他特殊手段让他无暇对付罗兰。

    罗兰从来不介意使用一些局外手段。

    就像现在罗兰要给奥兰多栽赃,却不想让废物局太早就盯上自己,那么罗兰只要让别人把切斯克奥夫的脑袋击碎就可以了。

    ……而这一点,在这座浓雾笼罩的城市简直是太好做到了。

    罗兰无声的落在旅店的楼下,警惕的四处望了一下。捡起了那个达成了包袱、盛着人头的巫师袍。就立刻返回了自己所住的那家旅店。

    但他没有就这样提着人头回来,而是先来到了罗伯特所住房间的窗口正对着的那个楼下的位置,用力挥舞着盛着人头的巫师袍包袱不停砸向地面。

    先是一声脆响——这是罗兰裹在头上的薄冰被砸碎的声音,随着闷响便一声接着一声。

    罗兰没有丝毫留手。

    他战士的等级是黑铁巅峰,就算看上去比较瘦弱,力量也绝对低不到哪去。

    再加上罗兰如同使连枷一般的手法——先是将盛着人头的包袱在空中转上几圈再砸向地面,这种力道就算是坚硬的颅骨也承受不住。

    仅用了五秒多一点的时间,灰色的巫师袍便开始大量往外渗血。顷刻间就将整个巫师袍染成了红袍。

    罗兰“以头抢地”的声音绝对不小。至少一楼是听得见的。

    但还不等旅店方反应过来,罗兰就已经拎着一滴一滴往下渗血的包袱。向楼上的窗户跃去。

    他的目的地是罗伯特的窗户。在藤蔓的辅助下,罗兰轻易的就把自己挂在了罗伯特窗户的外面。

    听着脚下逐渐响起的喧嚣声,罗兰如同吊死鬼的一样晃晃悠悠地在天上飘着,冷冷的向下瞄了一眼。

    随后。他便把被血浸透的包袱抖开,露出里面碎的跟沙拉一样的脑仁。

    没错,罗兰对这个的第一印象便是沙拉——碎骨和豆腐碎一样的脑浆掺杂着眼珠和鲜血扮成一坨。五彩缤纷。

    别说是认出切斯克奥夫了,就算想认出这是“一份”人恐怕都得从眼珠上分析一会。

    罗兰有些恶心的挑了挑眉毛。激活了最小威力的灰烬新星。

    暗红色的火光一闪而过,这一坨“沙拉”一样的不明物质便被罗兰烧焦。凝固成了一团,粘在了巫师袍的兜帽里面。

    然后罗兰便把它挂在了罗伯特的窗户外面。

    因为那坨巫师的两颗眼睛都在。不经意的一看,就像是一个面容被烧毁的血袍巫师飘在外面一样。

    这就像是晚上有时候会把自己的衣服当成是一个人一样。

    一个个沉默的黑衣人站在落地窗前或是门后,再或者干脆就是床边——有多少人在半睡半醒间会被“它们”吓得一个激灵,顿时睡意全消?

    虽说这种普通幻觉会随着意志超过十点而永久免疫,但罗兰完全可以确定,罗伯特的意志属性绝对不到十点。

    “也差不多了……”

    罗兰喃喃道。

    罗伯特不是安若思这种从小就在安逸的地方成长起来的巫师。身为一个间谍,他不可能向安若思那样总能睡得的安安稳稳的。

    楼下的喧闹声虽然传到三楼已经不太大了,但对于罗伯特,也已经足够把他叫起来了。

    “也许还得加点料……”

    罗兰脸上浮现出了恶作剧的笑容。

    这么想着,罗兰在罗伯特房间的窗户上轻轻敲了敲,便立刻向旁边退了出去。

    果不其然。

    还不等罗兰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就听到罗伯特的房间里传来了一声极力压抑的惊呼,随后无数刀光便立刻凭空浮现,将那个“面容被烧毁的血袍巫师”切成了粉碎。

    甚至还不等它落下,一道雷光便从天而降,劈在了它上面。

    顿时巫师袍便燃起了熊熊大火,化作灰烬掉落下去。

    至于切斯克奥夫的头颅——早在一开始刀光绽放的时候它就散成了一堆肉泥,被雷一打什么都找不到了。

    真是顺利。比预想的还要顺利。

    罗兰满意的点了点头,听着罗伯特房间里传来的惊魂未定的粗重喘息声,爬到了隔壁自己的房间。

    但就在他的手碰到窗户的瞬间,他的身体都僵住了。

    ——窗户关上了。

    因为这家旅店的窗户是自锁的,为了防止自己回不来,罗兰专门把窗户打开然后卡死。

    ……是谁?

    吱——

    就在这时,窗户被人从里面打开。

    罗兰用手扒着窗沿,抬头望去。

    只见克劳迪娅表情复杂低头看着自己。尤其是那双因为刚刚抖开血包袱染满鲜血的双手。

    “……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

    然后两人便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当中。

    就算是罗兰,突然遇到这种情况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他明明记得自己出门前锁了门才对……

    也就是说,克劳迪娅也是从窗户进来的?

    别逗了,现实中怎么可能用女孩子夜袭这种剧情的发生?

    这就好像是一个男人在与自己好友的老婆啪啪啪的时候好友突然下班,然后他钻进衣橱,发现里面已经藏了一位一样的尴尬……

    “外面冷,你先进来吧。”

    两人沉默的对峙了一段时间,然后克劳迪娅若无其事的向罗兰伸出了手。

    “事先声明,不是我自己想过来的……是导师非要让我过来给你‘看家’……我之前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过来之后才知道的。”

    似乎是在强调什么一样,克劳迪娅的声音不由得弱了几分。

    听着身后传来若有若无的愉悦笑声,罗兰当时就崩溃了。

    我说怎么长眠导师一晚上都没说话……

    我已经很忙了您老人家就别瞎添乱了好吗啊喂!(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剧情分支——

    1、“我自己来吧……手有点脏……”

    罗兰尴尬的笑了一声,举起沾满了血污的左手向克劳迪娅示意了一下。

    随即他双手用力一撑,便直接翻进了自己的房间。

    2、罗兰犹豫了一下,然后把手递给克劳迪娅。

    克劳迪娅接过罗兰的手,稍微一用力便把罗兰拖进了屋中。

    直到这时,她才发现罗兰的身体竟是如此之轻。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