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六十七章 朱庇特四世
    班萨,圣城法兰克福。

    太阳才刚刚升起,泰尔的十三位枢机主教便已齐聚一堂。

    他们平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沐浴着晨光低声祷告。

    若是常日,他们绝不会在进行晨祷以前出门。这可说是大不敬之罪。

    身为泰尔的牧师,每天最重要的服从仪式便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晨祷以后方能外出,晚祷之后便要入睡。

    但唯有这里——唯有法兰克福的穹顶大教堂,他们却会在夜里出行、欣然前往。

    因为这里是最接近泰尔上神的地方。这便是班萨女王的教父、教宗朱庇特四世日夜守护的圣居。

    对于一个泰尔的牧师来说,再没有哪里比这更为神圣了。

    哪怕是枢机主教也绝不能自行前往这里,否则便会被脱下红袍。没有任何宽恕的余地。

    而泰尔的教典规定,枢机主教唯有十三位,分别代表了一月到十三月,这是神圣之数,不可增也不可少,生前就是教宗也不可罢黜。

    换句话来说,哪怕是枢机主教妄自闯入这里也必是死罪。

    唯一的宽恕便是他们可以被秘密处死,带着枢机主教的身份进入泰尔的神国,而非是以叛教者的身份打入地狱。

    只有当枢机主教在前天夜里收到教皇的密信邀请之时,他们才会得到进入这里的权限。

    他们会在太阳升起之前穿上自己最庄重的衣服,在大约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出门,前往法兰克福中心。不使用任何神力加持,一步一步的登上圣城中心那占地近千平的螺旋上升的阶梯。向着最接近太阳的地方前进。

    在这道名为“洗礼之座”的数千阶螺旋楼梯最高处,便是法兰克福的穹顶大教堂。

    远远一看。整个洗礼之座就像是一个狭窄的数百米高的香槟杯一样。这种高度,若无神力维持必然摇摇欲坠。

    但这里是泰尔的选民——也即是他们的教宗朱庇特四世所居住的地方。

    每当太阳升起、太阳升到最高、太阳落下,那香槟杯的最上方便会升起一轮耀目的光冕。那便是朱庇特四世祷告时自然发出的光辉,整个法兰克福抬头便可望见。

    ——这是泰尔注视的城市。

    人民祥和安乐,贵族谦逊守礼,骑士公正勇敢。

    他们没有苏泽的炼金技术,也没有白塔的附魔科技,更没有缇坦的歌剧和角斗表演。但他们依旧爱着这里,享受着自己平和的生活。

    正如朱庇特四世说过的。所谓生命,是只要有阳光、大地、诗歌就能完整的东西。

    这便是圣城法兰克福。

    再没有比这里更圣洁的城市了。

    而如今。继每年一度的至高集会之后,十三位枢机主教再度齐聚一堂,围坐在教堂的中心的圆桌上。

    他们只是低声做着晨祷,同时为自己夜行的事祈求宽恕,静静地等待着朱庇特四世晨祷结束。

    在他们的围坐的圆桌略微靠南数米的地方,朱庇特四世跪在地上,冲着太阳升起的方向不疾不徐的祷告着。

    他的须发皆白,散发着蒙蒙的金色微光如同融化在光中。身体则闪烁着琉璃般的色泽。

    晨光洒在他的身上,便融化开来,如同光冕一般升到空中。

    他的声音苍老却慈祥,舒缓而平和。

    “……因此。我将在人群中再次高呼我的喜悦。”

    听到这一句,所有的枢机主教一同起立。

    他们同时伸出右手点向前额,然后在胸前画了一个圆按在心脏的位置。然后同时赞美道:“一切荣光归于泰尔。”

    随着祷告结束,绚烂的虹色光晕渐渐消散。老教宗如琉璃般透明的身体重新变成了实体。

    他抬起头来,

    “坐吧。孩子们。”

    老教宗平和的声音响起。在他坐下之后,其他枢机主教便也一同落座。

    “今天我召集你们过来,是为了说几件事。”

    他的声音缓慢低沉,却响彻在其余十三人的耳边。

    “首先,祭礼司接到了希维尔殿下的预备枢机主教克洛德的死讯。”

    枢机主教们并没有露出讶异的神色。显然,他们也同样接到了这条信息。

    “他一生为泰尔冕下与希维尔殿下征战,毙敌超过三万人。等到胡可主教逝世,克洛德必将继承第九主教的杀伐之戒……换言之,我们可以视作这是一位枢机主教逝世。应告知信徒,举行光葬。”

    十三位枢机主教闻言一惊。

    坐在教宗左手边第八位的红衣主教站起了身,向教宗恭敬的施了一礼,才低声说道:“……请恕我直言,这似乎有些不妥。希维尔殿下已然接引克洛德主教进入神国,再将其请下来重新进行光葬是否有些劳烦英灵……”

    “无需犹豫,”教宗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转变,依旧慈祥而温和,“克洛德在13月5日逝世。他本应进入泰尔冕下的神国。如今只是请他下来主持一下自己的葬礼而已,算不得什么。况且他将被追封为圣徒,塑像立于泰尔冕下的殿中,这将是他的荣耀。”

    “但是,希维尔殿下那边……”

    “我亲自去解释。祭礼司那边的事你处理的不错,无需多言。”

    老教宗微微一笑,声音宽厚:“剑从光中生……她会理解的。”

    “是。”

    闻言,第八主教松了口气,再次施礼坐了下去。

    “第二件事……”

    老教宗的身体微微前倾,十三位红袍主教顿时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扑面而来。

    “莫伦,卡萨卡,赛尔,站起来。”

    他话语落下,从左边数顺位的第三、第九和第十三主教满头大汗的站了起来。

    他的声音依旧如刚才一般缓慢而平淡,却充满了惊人的压迫力:“莫伦,解释一下,为什么黎明之盾骑士团会离开哈尔堡去罪恶之都?”

    “……那是,因为我听卡萨卡说,我们的一位正式骑士在那里受到了迫害……”第九位主教光是直视教皇就已全身僵硬,声音微微颤抖,“恰逢那里发生大动乱……所以……”

    “是的,天视司发现那里已陷入了一片火海……按理说应该不会……”

    第三位主教也回过头来,低下头颅用极低的声音辩解道。

    反倒是坐在老教宗右手边的那位红衣主教径直跪在地上,用带着尖利、厚重和悦耳的三重回音的声音一字一句说道:“赛尔愿接受一切惩罚。”

    老教宗也不说话,只是将原本就微眯着的双眼闭上,原本交握的双手分开,从腹上拿开往桌子上一放,顿时卡萨卡和莫伦就停止了辩解,全身僵硬的站在原地。

    沉默大约持续了十数秒,老教宗才用自言自语般的声音低声说道:“黎明之盾骑士团覆灭,比如有人为此负责。”

    没有任何人敢在此刻说话。就连坐着的十位主教也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好。”

    沉默再次延续了十数秒,教宗才说出一个干脆利落的单词。

    “那么,莫伦你除去杀伐之戒,给……昔拉主教吧。卡萨卡你回去抄二十遍慎言录,并在天视司作出公开检讨……”

    “请您宽恕……”

    老教宗还没说完,就见莫伦颤抖着跪在地上,爬向老教宗,亲吻他的鞋尖。

    “求您怜悯如同晨光普照大地惟愿昔日……”

    “莫伦。”

    老教宗只是低下头,面无表情的轻声说了一个词,莫伦主教就全身僵硬,嘴巴张了张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你应该知道,这是我给你最大的宽恕。”

    “……蒙您厚恩。”

    莫伦主教欲言又止,最终重重的垂下了头,哑着嗓子低声应道。

    “而赛尔,”老教宗将温厚慈祥的目光看向了自己右手边的第一人,“你亲自去一趟罪恶之都,讨伐受难之树阿卡玛-莉姆,取回它的橡木之心。”

    “遵命。”

    赛尔站起来,带着刺耳的三重回音的声音平淡无波。(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对了,有人问我那个分支剧情是不是多线结局的意思……于是这里统一解释一下,

    不是的。

    所有没有选择的分支剧情,都通向死亡结局。

    所以硬要说的话倒是有多线结局的……但只有一个是te,其他都是be啊233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