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七十五章 沉默祷言
    “我之前就说过吧,罗兰。无伤咏唱只是我给你保命用的神术,不要过多的依赖它,它不是你自己的力量。”

    慵懒而清冷的声音从罗兰身后传来。

    “最近这一段时间,你就不要想把无伤咏唱用在其他人身上了。”

    “但是导师,现在情况紧迫……”

    “——听话。”

    “……是”

    长眠导师骤然冰冷下来的声音便将罗兰的解释全部堵死在了喉咙中。

    罗兰突然意识到了,长眠导师并没有实现自己所有请求的义务。

    他是导师的信徒、是导师的选民、是导师的意志化身,将来还要成为她在地上的唯一代行者。

    “好孩子。”

    导师的声音变得愉悦了起来:“这样吧,如果你把他救活了,我就把沉默祷言给你。”

    罗兰只能沉默的点了点头。

    也许导师可以对罗兰的亵渎之举当做没看见,但无论如何,罗兰也不可能指挥着导师去做什么。

    那简直可以称为大逆不道。

    虽说如果罗兰用自己的生命做威胁,导师大约还会勉强答应罗兰的请求——但安若思并不值得罗兰去这样做。

    况且,平心而论,导师对于罗兰已经可以称之为溺爱了。

    再没有哪家的神明对自己的信徒会如此厚待而宽松了。

    人要知足才行。

    但是,罗兰放弃对导师请求无伤咏唱,不代表他要放弃安若思。

    想要救活心脏处滞留的神力已经被清除的干干净净的安若思不存在任何技术上的难度。只是罗兰心中有点过不去那个坎而已。

    为了保证安若思在被救活之后就有足够的体力支持后面的撤离,罗兰一口气将所有的自然能量全部转化成了治愈之触。

    一时间,罗兰的整只右手都缠满了飘带一样的浅绿色灵光。

    没错。

    不用无伤咏唱救活安若思,只需要用最简单的心脏复苏加上人工呼吸就可以了——

    另外一边。

    罗伯特却已然是满头大汗。

    他现在急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他之前的魔力就已经被抽干。但好在诡刀巫师还拥有将生命力当做魔力施法的技巧。

    可就在刚才。他连续施展了三次隔音结界——结果是每一次都失败了。

    罗伯特的左手手心被切开三次,此刻已然鲜血淋漓。沾了鲜血的仪式刀顿时变得锋利无比。它轻松的切开地面,在地上勾勒出了有些歪歪扭扭的图案。

    罗伯特悲哀的发现,之前的轰鸣给他带来的影响比他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他的平衡受到了影响,指尖变得无力。原本就像肢体的延伸一般的仪式刀此刻却变得生硬,不听使唤。

    他眼睁睁的看着那只巨大的右臂慢慢从被压迫到极限的结界上抬起。却无力做出任何回应。

    这个世界没有武僧,也曾经没有拳师。暴力之主的信徒是唯一以拳击人的职业。

    暴力之主在封神前是史上最强狂战士、同时也是第一个拳师。他甚至在黄金阶的时候就凭借自己的力量击碎了城墙——不是城门,而是七米厚的黑曜石城墙。

    他以右手持一把沉重而巨大的钉头锤,左手则戴着比右手的拳套巨大三倍、比钉头锤也轻不到哪里去的钢铁拳套。

    他击碎城墙用的并不是钉头锤——而是自己的拳头。

    就和无生之拳一样,暴力之主的钉头锤只是为了破甲。比起钉头锤,他左手的拳头要有力的多。

    虽然暴力之主的右手常年握持钉头锤,但这不代表他的右拳就软弱无力。

    他的拳头,就和战争女神的剑一般。

    这简简单单的一拳,却正是他的最强出力!

    一个神明的全力攻击却被凡人的结界防了下来。这足以让白塔的巫师们骄傲。

    但此刻,那个拳头却向上微微撤开了一点距离——

    那绝不是放弃。

    而是蓄力。

    一个呼吸都不到的时间,暴力之主的右拳便再次向下方的结界重重轰下一记直拳!

    这次,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的结界在巨力的轰击下发生了堪称扭曲的形变。

    但是,没有崩溃。

    还不等罗伯特松一口气,他就看到那个拳头微微后撤了一小段距离便再次发力轰下。

    ——二连击!

    随后,以罗伯特根本看不清的速度,那个拳头变拳为掌、变掌为爪、变爪为指。连续轰向了已经向下弯折的结界。

    ——百般武艺!

    ——一瞬千击!

    罗伯特近乎绝望的发现,暴力之主的那只右臂已经开启了他最擅长的攻击架势。

    没有任何悬念。由符文形成的结界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噪声,崩毁开来——

    但在那之前,一股无形无质的劲力却已结界上透了过来,轰在了地上!

    如同发生了地震一般,整个白塔的地面都剧烈的颤抖着。

    远远的能够看见,那里烟尘腾起。遮蔽了天空。

    而在罗伯特头顶上的符文却如同燃尽的卷轴一般,失去了耀目的光辉,变得枯干、焦黑,然后化为灰烬落在地上。

    终于,那只拳头落在了地上。

    远远地。爆炸声裹挟着冲击波席卷而来。周围的房屋纷纷扭曲塌陷,地面的震动顿时强烈了百倍。

    仿佛有百米高的巨人奔向罗伯特这边一样,罗伯特只感到地面的震动变得越发明显、越来越剧烈。

    他甚至看到克劳迪娅的双脚已经开始时不时的离地了。

    和地震一同加剧的,还有如浪一般汹涌奔来的烟尘。

    不,如果说那只是烟尘的话,未免也太过轻浮了。

    就算沙尘暴也无法形容其壮观——罗伯特仅用肉眼就能看拿到其中的掺杂着神性光辉的石刃。

    罗伯特终于明白了过来,为什么暴力之主仅仅一只右臂便会这么强。

    它的神力一直都在熊熊燃烧。

    这和自爆基本上没有任何区别。事实上,暴力之主想要做的,也不过就是打开结界然后在白塔内部自爆而已。

    所以他才会牺牲自己的右手——其他的部位没有一定能击破白塔结界的信心,而左手的话他又舍不得。

    暴力之主非常清楚,自己割下的右臂是绝对无法返回到自己身上的。

    作为一个纯种的粗人,他不会计算出力,延长躯干的存在时间谋取最大利润。

    他只知道,自己的右臂既然反正回不来了,不如从出现开始就直接燃烧其中的神力,爆发出最大的力量——

    ——一鼓作气的,将敌人碾成渣滓!

    这便是暴力之主一直以来的信念。

    在暴力之主的那只右臂在白塔中心自爆以后,这些缠在了神性力量的尘埃都变得超凡了起来。

    在冲击波的裹挟之下,这些尘埃会化作无坚不摧的利剑,将途径的一切全部吞没成渣。

    ……大约里面的巫师们都已经变成渣了吧。

    罗伯特看着越来越近的沙尘暴,这样绝望的想着。

    但就在此刻,他的身后却传来平淡而悦耳的祷告声:

    “人们在庭上发出言语,从民之间传出知识。”

    “而今日,我在民中赞美导师,述说她的荣光,传扬她的伟力。”

    “人们只得应和,高声称是,直至长眠。”

    随着那身后那清冷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念道,银白色的巨大领域顿时从地面上浮现出来,将罗伯特几人全部笼罩在内。

    “——于是世界再无言语,也无声音可听。”(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