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七十八章 冰寒死寂之地(下)
    从沙暴中冲出的敌人看不清面目。

    厚重的褐色全身甲将他全身罩了起来,整个头颅都被牛角盔完全遮挡,连性别都看不出。

    不过看那接近两米的高大体型,以及如同战车般冲锋时带着的隆隆声响——莫说是女性,就算里面的人究竟是不是人类也值得怀疑。

    “那人”的右手握着一把巨大到夸张的钉头锤,左手则是比自己的头盔都要大上几圈的乌黑色铁拳套。

    只要被一拳砸中身体便必死无疑——光是看那拳套上的锋利尖刺,就没有任何人会怀疑这一点。

    “我还以为是什么呢……”

    罗兰不禁嗤笑出声:“区区一个破盔甲,弄得威势这么大。”

    没错,这只是一个盔甲而已。硬要说的话,就是塞了一大团肉馅的盔甲。

    再没有哪家的骑士能比它更像一个肉罐头。

    这是暴力之主的神使,学名叫做碎颅者。

    简单来形容,就是一个盔甲里面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纠缠在一起的骨骼和肌肉。

    没有皮肤,也没有大脑,连鲜血都没有,更不用说内脏和五官。

    它的行动模式类似一个被录入了百种攻击架势、并能针对对方的反应做出最佳策略的机器人。不同之处就在于,这玩意可比机器人的弱点少多了。

    因为它全身上下都是肌肉,盔甲和盔甲之间接合的缝隙上还浇筑了铁汁,内部也不存在什么中枢或是什么核心。给它供能和录入行动模式的都是暴力之主的神力。

    唯一的弱点就是它一旦脱离暴力之主的神力笼罩,战斗时长最多也不过只有三分钟。

    但反过来说,只要它身处暴力之主的神力之内,能源便等同于无穷无尽——

    这就是为什么暴力之主不需要圣殿骑士镇守神殿的原因。

    那些没脑子的无生之拳哪有自动索敌自动偷袭的碎颅者好用——

    事实上,碎颅者正是那些生前最强大的无生之拳转化的。

    从体型上来说。这些碎颅者平均身高在两米到两米四之间,体重都在半吨以上,在任何方向上来说都具有充足的震慑力。

    虽然不具有任何施法能力,也不像其他神明的神使能够自行施展神术,但光是它们迅捷的动作、和超过二十点的力量就足以将大多数敌人碾碎。

    没错,迅捷的动作——

    这玩意的敏捷早已超过十点!

    罗兰甚至看不清它行动的轨迹。

    一开始还是一个模模糊糊的小点。但一转眼就已经能看见他身体的细节。

    但罗兰却没有丝毫畏惧。

    ——归根到底,这东西对于非战系职业来说,平均挑战难度只有青铜阶不是没有道理的。

    如果罗兰只是一个纯粹的近战职业,那么他还要担心如何才能破防。

    而如果在碎颅者身后还有暴力之主的牧师,罗兰是断然不敢如此托大的。

    但是单独面对神术防御远远低于物理防御的碎颅者,罗兰表示这东西并不比一个木桩难打多少……

    罗兰甚至连杖剑都没有抽出。

    狂乱的银白色圣火完全将罗兰笼罩。

    罗兰向碎颅者张开双臂,高声祷告:“她日日降雪如羊毛,撒霜如炉灰——”

    霜白色的极寒气息从罗兰身边浮现,硬生生砸入地面。

    一层层坚固的冰霜从地上浮现。将罗兰周围的冰面进一步的加固。

    在罗兰的控制之下,这次冰面上并没有刺出冰刃,只是将冰面冻的比镜面还要光滑。

    碎颅者大约是想直接将半寸厚的冰面踏碎——看到罗兰构建阵地的举动,它不仅没有减速,反而更加暴烈的冲锋而至——

    半吨多重的人形战车碾向了向它张开双臂的罗兰。

    ——但结果完全与它的判断完全不符。

    这地上的冰如同来自地狱一般,拥有着和常识不符的坚硬度。

    好在他的敏捷并不算低。在发现冰面出乎意料的坚硬之后,它立刻采取了理论上最正确的做法。

    它摆动着钉头锤,努力将自己的重心后移。减缓自己在冰面上滑行的速度。

    这是为了避免自己失去重心摔在地上。

    以它的重量,一旦在这种无比光滑的冰面上滑倒。基本上就是站不起来了。

    但罗兰却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

    如果它不管不顾的继续冲过来,哪怕是摔倒了罗兰也会感到十分头疼。

    凭他的速度,就算因为罗兰的霜覆祷言造出的冰面而滑到了,也会像一个保龄球一般势不可挡的砸向罗兰。

    虽然理论上罗兰完全可以轻松跃起,避开这种攻击然后暴打木桩——但事实上他却做不到这一点。

    因为罗兰的身后便是需要他守护的三人。

    两个没有魔力的巫师,一个只有正式阶的悼亡者。

    毫无疑问。他们没有任何对抗这个已经开始冲锋的重装战车。

    而且三人因为之前轰鸣声带来的眩晕感,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

    就算碎颅者滑到了,只要他不减速的滑过来,罗兰只能正面迎击或转身将三人抛到一边去。

    无论是哪一种都会给罗兰带来巨大的困扰。

    但是,既然你自己想要减速……

    那我也来帮你一把!

    “她的寒气自死地而来。有血气者皆不可当!”

    罗兰身前的空气顿时扭曲开来。

    来自霜覆地狱的寒风呼啸涌出。

    一个呼吸的功夫,碎颅者的身上便覆上了一层薄而坚硬的霜迹。

    同样是具有神性的风,但在罗兰满出力的霜覆祷言的推动下,来自霜覆地狱的凛风轻松的将已经开始减缓下来的沙暴吹了出去。

    在狂暴的寒风吹拂下,罗兰身边数百米的沙粒顿时被清空。

    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身后面色已经冻得苍白的三人。

    就算罗兰刻意控制凛风不要吹到他们身上,但光是地面上自然散发出的寒气,就足以让体质没有破十的人身体僵硬行动迟缓。

    在感知的提升之下,罗兰这次打开的裂缝不再是小孩的拳头大小,而是一个有少女一臂长的巨大裂口。

    就算奥姆的法则无时无刻的对这些来自异界的风进行修正,但因为这次它相对略宽,有外层的凛风对抗世界的修正,再加上风速极快、罗兰与碎颅者也只有十米左右的距离,当凛风吹到碎颅者身上的时候,甚至还有一小缕的凛风是纯纯粹粹的来自地狱的寒风。

    罗兰无时无刻都维持着自己最大的出力。

    一个青铜阶的牧师应该有90加上感知乘以五的神恩。

    而罗兰现在的出力,如果用数据描述一下的话,就是每秒钟都燃烧了120点左右的神恩。

    那是能瞬间掏空一个初入白银阶牧师的出力。

    正常情况下,唯有牧师觉醒了起源能够快速补充神恩,才能以这种肆无忌惮的方式施展神术。觉醒起源的牧师中,除了罗兰,唯有开启了神使降临的克洛德能做得到。

    在来自地狱的凛风的正面吹拂下,碎颅者只来得及将左手抬起,整个人就被完全封在了冰壳之中。

    这些冰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加厚,很快就和地上的冰层冻在了一起。

    在全身都被完全封住之后,碎颅者已经完全失去了发力空间。

    罗兰没兴趣管它是不是能够零距离发劲或干脆通过盔甲下肌肉的震动将这些冰壳震碎。

    他在确定碎颅者失去抵抗能力之后,就立刻中断了霜覆祷言,全力唱起了下一个祷言。

    不,那不是祷言,而是咏唱。

    在罗兰将悼亡者的职业提升到青铜阶巅峰之后,导师一共只给了他三个神术。

    一个是罗兰在病村被施展过一次的窒息术,一个是死亡领域的牧师共有的衰亡之触——疲乏之触的升级版。

    这两个都是大路货,没有什么好说的。

    但是,大约是知道罗兰在想什么。长眠导师赐下的第三个神术便是罗兰现在最想要的衰亡咏唱——

    “我的**以虫子和尘土为衣,我的皮肤才收了口又重新破裂!”

    咏唱远远比祷言要强大。

    虽然霜覆祷言已经关闭,但罗兰脚下制造出的冰面却不会立即消失。

    就算是在奥姆的法则修复之下,这些能够冻结灵魂的冰霜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慢慢变回物质界的冰,随后慢慢融化成水。

    而在罗兰的第一句咏唱刚刚出口的同时,他脚下的冰层便瞬间被染黑。(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