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七十九章 旧日之城
    罗兰轻声咏唱着圣诗。

    声音空灵,优雅动听。

    如果听不懂星界语,光从旋律和罗兰庄严肃穆的表情来判断,任谁都会以为他所咏唱着的是对生命的赞歌。

    然而实际上,这咏唱中却满是对衰亡的赞美——

    “——我的日子比梭更快,都消耗在无指望之中。”

    和克劳迪娅曾经试探性的施展过的那次衰亡咏唱不同。

    罗兰的衰亡咏唱没有伴随植物的衰败和动物的腐臭,仅仅是他脚下的黑冰地面腾起了浓浓的黑雾。

    就像是放置在空气中的干冰散发的烟雾一般——只是那雾是极浓的黑色。

    “求你想念,我的生命不过是一口气,我的眼睛必不再见福乐——”

    在罗兰唱到第二句的时候,被染黑的冰层就已经将碎颅者直接包围。

    而在罗兰唱到第三句的时候,那本来不断发出震动的冰层便安静了下来。

    到这时,罗兰脚下如镜般的冰面已然全部变成了漆黑的颜色。

    那是如同哑光的金属一般的颜色,也可以说是无比细腻的黑土地。

    事实上,那也正是普普通通的黑土——

    不同的是,那是长眠导师所住着地方的黑土。

    在法恩斯诞生之初——也就是圣者们协助唯一神奥姆刚刚创造出这个世界的时候,法恩斯世界还并没有任何的生命。

    没有生,自然就没有死。

    没有生前的安乐,自不会有死后长眠。

    因此。在那时,长眠导师的称号还是冰寒死寂之主。

    而罗兰此刻用低级神术组合出的劣化版神术的原版。那个俗称“冥土”的神术,正式的名字便叫做冰寒死寂之地!

    哪怕是现在的伪神。只要胆敢踏足长眠导师曾经居住过的那片黑土地,也会立刻失去所有的希望和活下去的动力,带着对永恒长眠无比的向往和憧憬独自一个人静静的死去。

    那并非是幻术、或是扭曲心智的术法。硬要形容的话,这属于豁免难度相当高的位面特性。

    只有实实在在的死过一次的人才能拥有这种情绪的抗性。

    而死过一次,说起来简单,但真正要做到又谈何容易?

    虽然碎颅者的前身便是无生之拳,但很可惜,这种死后灵魂升上神国得来的永生并不被认可。

    死了便是死了。死了就是死了。

    那些伪神的神国中的“神使”——也就是死后的牧师和圣殿骑士也仅仅只能以灵魂的状态存在于神国中。

    毕竟他们的神国处在星界中,而星界里不存在任何物质。

    像是碎颅者。还有其他的一些降临于世的神使都是以灵魂的状态存在于神国之中。在他们被召唤而来的时候,要么是灵魂形态降临于世,要么就干脆是英灵附身。

    这种残缺不全的形态,怎敢说自己是“死过”一次的人?

    它们明明一直都是死去的状态。从未复活。

    用夸张一点的说法,就算是那些神使平日里生活的“神国”,也只是神祇的幻想而已。

    区区幻想,怎能抵挡冥土之威?

    “眷视我的人,他的眼已不再见我,”罗兰紧紧盯着被裹在黑冰中的碎颅者。咏唱衰亡圣诗,“导师的眼目看向我,我便已然不在人间。”

    没有光影,也没有爆炸。

    突兀的。包括着碎颅者的黑冰顿时裂开,如同放在烙铁上的碎冰一般,滋滋的融化开来。

    但罗兰却没有丝毫紧张。

    在黑冰散去之后。两米高的巨人便沉默的屹立在原地。

    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它身边原本裹挟着的金黄色沙粒已经变成了普通的沙子。

    它已经就这样站立着。失去了所有的生机。

    而这时罗兰已经接到了系统提示——

    【你杀死了一名白银阶碎颅者,抽取本源力量……你得到经验1921】

    【特性:悼亡咏唱生效。碎颅者的灵魂将不会回归到神国】

    罗兰眼尖的发现,一个浊黄色的透明灵魂挣扎着,从碎颅者完全密封的牛角盔中努力的挤了出来。

    运气好一点的话,它大约还能逃出去,做个孤魂野鬼。

    但很不幸的是,金属并不是灵魂的良好导体。

    光是从钢铁的头盔中挣扎出来,这个灵魂就已经变得残缺不全。

    相比较这些冰冷的钢铁,它们会更喜欢木石作为自己的容身之处。

    然而,它已经没有机会了——

    “杀……主……碎……肉块……”

    这团浑浊不清的灵魂奋力挣扎着,发出尖利、颤抖却模糊不清的声音。

    罗兰没有丝毫兴趣等它把自己凝固下来然后骂自己一顿。

    “安息吧——”

    罗兰伸出右手,用力握向那团浑浊不清的灵魂,直接将其碾碎。

    银白色的光芒从罗兰的手中流出,将其思想连同意志一同被净化。把这个在扭曲的血肉里被污染了的灵魂重新变成无知无觉的透明灵魂,升上了天空,重新沿着奥姆之墙前往地狱。

    随着那团灵魂在罗兰手中渐渐化为无形,周围似乎无止无尽的沙暴也慢慢停息了下来。

    但就在这时,罗兰却看到白塔的各处,都有浊黄色的光柱轰然升起,直达天际。

    就连天空也被一同照亮。

    罗兰抬起头来,不禁眯起了双眼。

    ——这是伪神的神使被遣返时的光柱。

    换言之,便是它们以凡人之身作为祭品,以灵魂的方式附着上来。而在虚假的躯壳被摧毁之后,其中的灵魂自然就会脱离亡者身躯的束缚,重新回到神国。

    从众神战争时期开始,神使们就凭借着这个能力不断的回到战场中。

    无论怎么杀都杀不干净。

    有时候一个觉醒了起源的武器大师甚至可以在一场小规模饿战斗中连续杀死一个神使三次。

    也正是为了抵抗这种无赖的兵力恢复能力,亡灵才应运而生。

    这种光柱的存在是正为了防止自家神使的灵魂被伤害到。法恩斯世界上伤害灵魂的技能说不多,但说少也不算少。

    神明们也不傻,他们既然敢把自己的神使派到地上,便意味着他们肯定已经想好了退路。

    现在这几十年姑且不提。

    在他们一开始篡夺圣者权柄的时候,可是每天都寝食难安的来着。

    唯有哪天圣者突然回来,然后发现自己这群人干出来的糟心事……

    不过这种心虚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变成了一种掺杂着淡然的狂妄。

    到了如今这一百来年,就是颠倒生死、篡改奥姆法则,甚至与黄昏串通一气这种事他们也开始一个个的毫无顾忌的做出来了。

    “一群肮脏的蠢蛋……”

    罗兰看着这些交替升起的一道道昏黄色光柱,眼神冰冷。

    他数了数,一共是19道光柱。

    算上自己这边已经失去不死性、被送去投胎的这只,暴力之主一共派下来了20个神使。

    为了摧毁白塔,这位爷还真是大手笔啊。

    “唉……”

    随着自己心底突然响起的一声沉重的叹息,罗兰一惊,双眼顿时瞪大,不禁毛骨悚然。

    他猛然回过头去,看向罗伯特三人:“你们听见了吗?”

    “听见了……”

    “嗯……”

    “听见了,”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安若思的表情却舒缓下来,“不用紧张,赫尔兰。这是梅林大师的声音。”

    “嗯?”

    罗兰这次是真的愣住了。

    可还不等他意识到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巨大的结界便从白塔的正中心蔓延了过来。周围的景象渐渐崩解开来,周围的一切都融化着,渗入了更外层的某种东西中。

    罗兰茫然立在来来往往的人群当中,察觉到一股无比熟悉的感觉。

    “这是……旧日之城?”

    罗兰终于意识到了真相,喃喃念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唔,为了孩子的奶粉钱,求一下订阅可好?

    你们就当真的听(捂脸)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